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51章 黄粱一梦
    宋渺渺本想说不,但转而又想起来他们来这里的目的,为的就是那事儿。她现在说不,就显得矫情。

    她将他推开,抱着被子爬上了床,乖乖的躺好。

    傅竞舟是瞥了她一眼,就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今个是真的不太舒服,她在床上躺了几分钟,就开始迷糊起来,等傅竞舟洗完澡出来,她趴在床上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到床边,只见她眉头微微蹙着,额头有细细的汗珠,脸颊微红,明明一副很热的样子,却紧紧裹着被子,似乎很冷。

    他伸手,手指贴在她的额头上,比刚才要烫了许多。

    还说体质好,结果就淋了那么点雨,就扛不了。他嘁了一声,关掉了电视,过去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这时,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他余光扫了一眼,屏幕上跳动着傅沅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走到梳妆台前,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触了一下,电视接通。他便拿起手机,放在耳侧。

    “吃过晚饭了吗?”傅沅的声音温柔。

    傅竞舟挑了一下眉梢,笑说:“吃过了,小叔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电话那头便安静了下来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是隐约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窗户前,等了一会,笑说:“小婶已经累的睡着了,你可以明天早上给她打电话。不,早上还是不要了,她起的比较晚,还喜欢赖床,不如中午吃饭的时候打,那会她肯定不在床上了。”

    傅沅笑了一下,“那好,那我明天中午再给她打电话,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正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,傅沅突然开口,“多注意周边的人,可千万不要被人拍到,这样不但印象你自己的声誉,也会印象企业的形象。你爷爷可是最不喜欢品行不行的子孙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微的勾了一下嘴角,“谢谢小叔提醒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放回了原位,回头,床上的人已经换了个姿势,面向里面。他进卫生间吹干头发,出来把电视机的声音调轻了一些,然后坐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他拿过了床头柜上的香烟,在手里把玩了一阵之后,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转而上了床,掀开了被子,躺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背对着他躺着,一动不动的,睡的很安稳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了一会,伸手轻轻圈住了她的要,手指触到她的皮肤,连身体都开始发烫,看样子真是应了老板娘那句话,病来如山倒,要么不生病,生起病来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带着点点凉气,她大概是感受到这一丝凉意,身体不自觉的往他身上靠,背脊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他低眸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紧闭着眼睛,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片刻,她转过身,将脸颊贴在了他的小臂上。

    傅竞舟垂着眼帘,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就那样安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她好像每次生病,都爱这样缠着人睡觉,不像平那样,规规矩矩的躺着,绝对不会越位。

    她的教养很好,睡觉不会乱动,晚上躺下去什么姿势,早上起来,不会超出范围。

    所以,若是他不动,她绝对不会主动凑过去,她说这是矜持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那样矜持,可如今呢?主动的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年,她可能在很多男人面前这样主动,他便一点都不想碰她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蹙,直接将她从身前推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她嘤宁了一声,没一会,便又缠了上去,这回是双手双脚都用上了,脸颊贴在他裸露在外的胸膛上,并轻轻的蹭了蹭。

    傅竞舟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,他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想要将她拉开。

    她呢喃了一句,他便停下了手,低头,嘴唇在她的额头碰了一下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却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他等了一会,见她没有出声,便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但她依旧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他的身上,一动不动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只能听到她沈一下浅一下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了耐心,伸手揪住了她的头发,直接将她从身上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头发传来的疼痛,让宋渺渺有片刻的清醒,当即睁开了眼睛,一双眼睛水润润的,看了她一眼,呢喃着呼痛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但头皮的刺痛感,让她有些清醒过来,拧着眉头,问: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抬了一下手,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,软软的说:“你松手,很痛啊。”

    她难受的五官都皱在了一块,说话的声音,像是在撒娇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去沙发上睡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便吻住了她的唇,她的唇很热,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息炙热,让他不自觉的心烦起燥,心里有股子火,在身体里窜来窜去的。

    她呜咽了一声,半睁着眼睛,看着他。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,变得湿漉漉的,双手软软的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的唇轻轻咬住她的唇,她垂了眼帘,脸颊红扑扑的,眉头微微的皱了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一只手圈住她的腰,猛的一转身,两人便换了位置,宋渺渺被他压在了身上,毫无反抗的力气。

    雕花大床,只要稍稍一动就会发出不小的动静,若是动作再大一点,发出的声音就会像床上的两个人一样,同样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在拆床。

    所幸,这间客栈只有他们两个客人,其他房间没别人,自然也就不会影响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宋渺渺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,还是不可描述的梦。

    好像回到那天,傅竞舟喝醉酒的那个晚上,那么热烈,那么契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宋渺渺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,窗户紧闭,只漏几道光线进来,床边的帘子放下,床内光线昏暗,倒是给了一个特别好的睡觉环境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一眼,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身子骨疼的厉害,双酸软,身体传来的感觉,让她慢慢回忆起来,昨晚发生了什么,也让她响起,昨晚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她伸手撩开帘子,下了床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,她伸手,还是温的,看样子是傅竞舟出去之前给她倒上的。

    她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,喝了一口,才觉得舒服很多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坐了一会,正准备去梳洗的时候,房门被人敲响。她走过去开了门,只见老板娘笑颜盈盈的站在门口,“醒啦,醒了就下来一起吃午餐啊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啊,不过我要先梳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你哈。”老板娘说完,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,她动作很快,并没有仔细观察房间里的异常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她发现餐桌上,并没有傅竞舟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坐了下来,往四周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老板娘端着菜出来,笑说:“找谁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板娘说:“傅先生早上的时候就回去了,他说让你在这里再住几天,等感冒好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宋渺渺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拿着行李回去了,他没跟你说啊?也是,你看起来明显是刚醒来的样子,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问问,他早上是这个跟我说的。还多付了一个星期的房费。”老板娘放下菜,又转去拿饭。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表情僵了好一会,才恢复了常色,拿出手机,翻了一下通讯录,停在傅竞舟的名字上,却久久没有动。

    片刻,还是将手机放回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老爷子过来,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笑呵呵的说:“怎么打个电话还要犹豫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愣了一下,干笑了一声,说:“我怕他在忙,打过去会打扰他,所以还是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只是关心一下。打个电话浪费不了多少时间。你们两个,若是谁都不愿往前走一步,要怎么继续下去?做夫妻,要相互扶持,相互沟通了解,别什么事儿都放在心里,都已经是夫妻了,不用那么矜持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一下,突然想起他们以前真的是夫妻的时候,也是这样,想打个电话,总是犹豫,犹豫到最后,就作罢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主动做什么,她也不会,两人便永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想走近,却很难。

    可他们明明就是这世上最亲密的夫妻,明明他们都彼此相信,他们之间,与其说是夫妻,不如说是合作伙伴,更加贴切。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帘,微微的笑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没再多话。

    之后,宋渺渺安静的吃完午餐,只在楼下坐了一会,她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打开窗户,这才发现傅竞舟的东西都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她弯身坐在床上,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,心里突然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鼻子,打了个喷嚏,在抬头,她便笑了,笑自己来到这里之后,总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昨晚的一切,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