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58章 出差?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拿起手机,只回复了四个个字,我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发完短信,就把手机放回了桌子上,盯着手机屏幕愣了好一会,手机一直没什么动静。她起身去倒了杯水,喝完,又回头看了一眼,便走到床边,弯身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打算睡觉的时候,手机叮的一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稍稍动了一下,最终还是克制住自己要过去看一眼的举动,坐在床边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床板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起身走了过去,点开看了一眼,短信是傅竞舟发过来的。

    ‘睡着了,还能发短信?’

    她没有回,只是拿了手机,关了灯,躺下了。她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,刚闭上眼睛,枕头下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皱了一下眉,一只手伸进了枕头下面,手指摸了摸手机屏幕。好一会,她还是将手机拿了出来,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简短的三个字,‘接电话’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,这一次,她没有等电话自然挂断,而且直接挂断,继续发了个短信过去,说:‘你到底想说什么?’

    很快,短信又回了过来,依旧是简短的三个字,‘接电话’,然后一个电话。她掐断,他继续打。

    反反复复好多次,宋渺渺终于忍无可忍,接了起来,压低声音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为什么突然挂断电话?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哦,不对,是伯母突然进来,她不喜欢我跟你联系,免得误会,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车子停在路边,车窗降下,一只手搭在车窗上,指间夹着一根烟,缓缓冒着青白的烟雾。他抽了一口,嘴角微的扬了一下,说;“你这样反倒是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下次你还是管好自己的手机,不要让别人用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,这样能免去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我倒是觉得你应付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翻了个身,发出的动静不小,全数传入傅竞舟的耳朵里,他又吸了口烟,说:“我记得青山寺的床板很硬,睡的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兀自翻了个白眼,嘁了一声,说:“习惯啊,这六年来,我睡过比这个还硬的床,连地砖都睡过,有什么不习惯的。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千金大小姐了,什么都还能挑剔,还能选择。”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有些深藏在心里的话,会忍不住说出来,开了话匣之后,还真是停都停不住。

    她说:“跟你说一件开心的事儿,这六年来,唯一觉得开心的事儿。”她闭着眼睛,嘴角微微的往上扬,心里是真的开心。

    傅竞舟靠着椅背,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烟雾,说:“什么事?不会是你跟小叔结婚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不是。我告诉你,我怀孕了!”最后那四个字,她说的很小声,就好像说悄悄话一样。

    那声音细细软软的,透过手机,传入他的耳朵里,真的很像她附在他耳边说悄悄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他倒是很平静,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宋渺渺却格外开心,即便是闭着眼睛,也能感觉到眼眶发热,她的心里,又酸又甜,“是啊,真的,我去医院做了检查,医生已经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抽完手里的烟,指间松开,烟头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只手拿手机,说:“既然怀孕了,就早点休息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,但他的态度,像是一盆冷水,泼在她的脸上,一下让她清醒了过来,这才知道,她说多了。

    说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立刻挂掉电话,而是等着他挂。

    可她等了好一会,傅竞舟还没有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睁开眼睛,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,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,将手机放回了耳边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倦意阵阵袭来,没一会,宋渺渺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电话里的呼吸声趋于平静,傅竞舟才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下时间,启动车子,慢慢的驶入正道。高速路上停车,其实挺危险的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车子驶入机场,他的视线在机场大门口扫了一眼,看到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,穿着长裙的女儿站在一号航站楼门口,便打了转向灯,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降下车窗,“抱歉,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见着他,立刻摘下了墨镜,弯下身子,对着他笑,然后指了指身边的行李。

    傅竞舟下车,帮她把行李放在后备箱,顺手给她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两人上车,女人才摘下了帽子,长发一下散落下来,她晃了晃脑袋,将头发往后撩。

    “难得,你亲自来接我,怎么那么好心?”

    傅竞舟认真的开车,说:“有时间就过来接你了。游学结束,准备什么时候复出?”

    “经纪人已经给我接了一部电影了,十一月低进组,算算时间,我还有半个月的休息时间。”她说着,整个人凑了过去,“怎么?你准备约我一块来一场短途旅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时间。”他浅浅的笑了笑,说:“你可以找朋友跟你一块出去,我可以出钱。”

    她收敛了笑容,坐了回去,说:“是哦,我都忘记了,前阵子你又结婚了,哪儿还有时间跟我一块短途旅行。我还以为经过之前的事儿,你不会再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说话,只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车子停在景山苑门口,“我把车子停在这里,你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戴上帽子,推开车门的瞬间,突然转头凑了过去,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说:“谢谢你那么晚来接我,这是给你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迅速的下了车,往后退了几步,戴上墨镜,对着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傅竞舟抬手擦了一下脸颊,看了她一眼,就迅速的离开了,他没有回家,而是去了自己在公司附近的公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宋渺渺很早就起来了,左边脸颊有点疼,这一个晚上,她压着手机睡觉,导致脸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在外面洗漱的时候,正好碰到钟秀君。

    “起的还挺早。”钟秀君见她那么早起来,还真是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说:“昨晚出去散步的时候,听到寺庙里会有早课,我想听听寺庙里的早课,就设了个闹钟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心。”她微笑着看了她一眼,就没再说什么,自顾自的去洗手池洗漱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在另一个水槽洗漱,她的动作很快,又去厢房换了一件素衣,就去了正殿。

    寺庙的僧人不多,但那种仪式感,真的挺让人肃然。

    她站在外面,不由双手合十,看着那尊佛,不由闭上了眼睛,诚心诚意的祈求,希望她肚子里的宝宝,可以健康出生,并快乐的长大,希望小恬的病可以彻底康复,以后再也不要复发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她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在求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那样耳熟,宋渺渺有些反应不过来,可以说是很难相信,这个声音,会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她顿了好一会,才缓缓转头。

    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洒下来,落在他的身上,像是一道佛光,笼罩在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光线有些刺目,让她有些睁不开眼,不由抬手挡了一下,过了一会,再睁开眼睛时,光线已经没那么刺眼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脸,就这样展现在她的眼前,这一切看起来,就像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暗暗的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臂,她不由倒吸了一口气,还真是疼,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傅竞舟笑了一下,说:“不是做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迅速的转回了头,怎么可能呢?怎么会这样呢?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钟秀君都说了,他要陪三叔他们嘛,而且他回来了,小恬怎么办?

    “竞舟?”钟秀君看到傅竞舟也是满眼惊讶,“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我出差,顺道路过这里,就上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出差?老爷子不是让你陪着三叔么?怎么又让你出差了?”

    “公司事儿那么多,三叔是自家人不需要刻意陪着,再说家里不是还有悦桐吗?她之前做公关的,这么简单的事儿,她应该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深深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站在他后侧的宋渺渺,笑了笑,说:“既然是出差,那就不要耽误了,赶快去做正经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既然来了,我就留两天,修身养性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眸色沉了沉,那么多人面前,她自是不会说什么,脸色变了变,轻点了一下头,说:“那一会,就让老方丈给你安排个厢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依旧站在原地,她已经看出来钟秀君的脸色不太好看了,见他们走过来,她便低垂了眼帘。

    这时,佛堂内的早课已经结束了,老方丈从里面出来,见着她站在门口,笑了笑,说:“可以进去了,你这样诚心,相信佛祖会看到你的祈愿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淡淡的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老方丈见着傅竞舟,眼里露出了一抹喜色,“你很久没来了。”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余光往宋渺渺的方向瞥了一眼,笑了笑,说:“也是,烦心事没了,也就不用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一圈,问:“老三以前常来这里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