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60章 雨夜
    宋渺渺拿了房间里的经书,坐在院子里看书。

    看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,见着小和尚拿着文房四宝从她身边经过,她看了一眼,犹豫了一下,还是合上书,跟了过去。她的步子很轻,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个小和尚,过了长廊,又拐了个弯,小和尚进了另一处更深的院子,不过里头只有三个房间,前面的院子也不是很大,种着花草,院子的中间设着石桌石椅。

    宋渺渺掩在墙根后面,看了一会,那小和尚出来的时候,便径直的走到了她的面前,她躲都躲不及,只得尴尬一笑,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方丈叫您进去。”小和尚说。

    宋渺渺点了点头,进去的时候,暗暗的吐了下舌头。

    她进了老方丈的房间,目光一转,便看到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傅竞舟。他不是在睡觉吗?

    他低头喝着茶,对于她的到来,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老方丈笑着问:“是什么让你跟着过来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视线在他书桌上的文房四宝上扫了一眼,老方丈便也了然,说:“你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“有个小癖好,喜欢收藏这些东西,看到好的,就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声极其轻微的讥笑声,宋渺渺仅用余光往傅竞舟的方向扫了一眼,他仍低垂着眼帘,神色淡淡的,在那儿喝茶。

    老方丈说:“刚才跟傅先生下了盘起,我输了,这不就把这套藏了许久的文房四宝输给了他。现在,这个东西,已经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方丈走过去,将那盒文房四宝放在了傅竞舟的眼前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也不看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老方丈说;“我还有些事,要出去一会,你们自便,若是离开,请帮我关上门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方丈就先一步离开了厢房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原地,略微有些尴尬,怎么都觉得自己像一条上了勾的鱼儿。

    等老方丈的脚步声远去,宋渺渺想了想,转身,一步跨出了厢房的门槛。

    半个身子才出去,只听啪嗒一声,傅竞舟将手里的茶盏放在了桌子上,她顿了一下,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傅竞舟说:“来都来了,不看一眼,就这么走了?老方丈收藏的东西,可都是上等货色,你不看一看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下唇,转而一想,又走了回去,站在了他的面前,伸手就要去拿那盒子。她的手才刚放在盒子上,傅竞舟的手便覆了上去,她条件反射,想要抽出手,却被他一下握住。

    她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,抬眸看了他一眼,低声说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吧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是故意的?”他抬起眼帘,眸色微深,似笑而非。

    宋渺渺挣扎了一下,他稍一用力,便将她给扯了过来,膝盖撞到了桌腿,发出了不小的动静,茶盏内的茶水,也差一点溢出来。宋渺渺深深看了他一眼,另一只手抵住了桌子,压低声音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僵持了数秒,弯身坐了下来,“现在可以松手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手指在她的骨节上轻轻摩挲了两下,然后松开了手,“孩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才一个多月,还只是个小豆子。”她低垂着眼帘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搭在桌子上,手指轻叩着桌面,沉吟片刻,说:“有单子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验了血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又是一阵沉默过后,问:“我上次跟你说的事儿,你的答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心口不由一滞,她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儿,是在梅花镇的时候,在电话里说的那事儿,关于金屋藏娇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其实那件事的答案,在她回到傅家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给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他现在来要答案,算是第二次询问了吧?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寺庙里不适合养胎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抬起眼帘,目光冷冽,宋渺渺没有抬头去看,也能感觉到他的不快。

    她突地笑了一下,说:“以我现在的身份,其实不适合再玩这种玩意儿,看了也是徒增烦恼和伤感,还是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起身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宋渺渺走的很快,免得再次被他叫住。她一路快走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并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的喜好,傅竞舟都知道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结婚两周年纪念的时候,傅竞舟带着她去参加了一场慈善拍卖会。

    场面颇大,室内室外,蹲着不少记者,他们一出场,就成了焦点。那应该是她第二次,跟他一起,在媒体面前露面,第一次自然是他们结婚的时候。

    傅家低调,可该高调的时候,也绝不会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宋渺渺虽学习了各种场合下的仪态,但她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,说是做慈善,但其实做慈善是次要的,主要是为了给自己的企业打广告,然后树立良好的形象。

    她坐下之后,就一直端正坐着,偶尔跟身边的人说上两句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则比她随意许多,慈善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傅竞舟拿了一块糕点,放在她的面前,说:“花钱进来的,你不吃,我的钱就白花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高不低,堪堪叫宋渺渺听见,她斜了他一眼,那天她的衣服穿的特别紧,一直端着特别不舒服,也特别累。东西最好是不吃,吃了涨肚,小腹凸出,就难看了。

    这衣服,还是傅竞舟给她挑的,码子偏小,但她也能挤进去。傅竞舟问她要不要换,她也是客气了一句,说不用,结果这人还真不给她换了,就让她这么穿着,遭罪。

    大动作都不敢做,就怕听到嘶啦一声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这慈善宴上有摄像,她若是不吃,被拍到,难免落人话柄。她吃掉一块,第二块便又递了过来,结果就是吃撑了。

    在他还要给她拿的时候,她暗暗伸手,桌子下,狠狠掐了一下他的大腿,他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慈善宴到了中场,就上了一套文房四宝,宋渺渺喜欢这些古玩意儿,只一眼,就喜欢上了,只是表面依旧装的若无其事,可眼神却瞒不了人。

    傅竞舟花了几百万拍下了那套文房四宝的时候,她脸上扬起了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结果高兴不过三秒,两人一道起身拍照的时候,宋渺渺听到了特别清脆的布料破裂的声音。那天,后半场,她正是笑都笑不出来了,后来的报纸出来的照片,她笑的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傅竞舟虽不动声色,可宋渺渺知道,他心里肯定笑开花了。

    那天,她披着傅竞舟的衣服出了会场,在车上,傅竞舟把那盒文房四宝放在了她的手上,说:“送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撇嘴,说:“这不叫送,这叫补偿!”

    她记得在他们的房间里,专门有个柜子,是用来存放她收藏的小玩意儿的。她走的匆忙,放在傅家的东西,她一样也没拿。想必现在都被丢掉了吧。

    她双手捧着下巴,突然觉得很可惜,她淘到那些东西,可费了不少功夫和银子。

    晚上,宋渺渺跟那些小和尚一块先吃了晚餐,就回了房间,坐在桌子前看书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,外头忽然下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。她推开门,往外看了一眼,雨势不小,地面都湿透了。这时,漆黑的夜色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,宋渺渺不由眯了眼睛,缩了缩脖子,迅速的关上了门,紧接着,便传来了轰轰雷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怕的东西不多,由着高中的时候,亲眼看到一个学生被闪电劈到,当即死亡,那日之后她就一直做恶梦,梦到雨天,那个被雷劈死的学生,突然就醒过来了,样子特别可怕。

    再后来,一个雷雨天,她夜里上厕所,不知是眼花还是什么,看到了个影子,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就特别害怕打雷下雨的天气。只要下雨,便坚决不出门,夜里也绝不关灯。这大概就是心理阴影,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好转,就是害怕。

    夜里这雨一直不停,闪电雷声也不停,风雨声很大,宋渺渺躺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闪电划过,照亮夜空,也照亮了整个厢房。宋渺渺迅速捂住了耳朵,将被子盖过了头顶,这一声雷特别响,宋渺渺整个人不自觉的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她一动不动,保持着这个姿势,不知道过了多久,宋渺渺觉得埋在被子里闷,便拉下了一半的被子,眯起眼睛,便看到墙上倒影出了人影。她当即吓了一跳,猛地坐了下来,正要尖叫的时候,就被人一下捂住了嘴巴,摁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,又一道闪电划过,她便看清了来人,竟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在雷声来的时候,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闭眼的瞬间,只觉耳朵上捂住了一双手,雷声瞬间就变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好一会才缓缓睁开,却没有去看他,只是第垂着眼帘,心怦怦直跳,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,说:“你这样来我的房间,要是被伯母看到了,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了手,直接就在她的身侧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的一惊,整个人不得不往边上挪了挪,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,“你……你这是……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他侧过身,面对着她,闭着眼睛,说: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倏地睁开眼,让宋渺渺一下闭了嘴,只讷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是为了照顾我的小豆子,不受到惊吓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顿了顿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傅竞舟并没有等她想明白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终于明白过来,这小豆子是谁,不就是她肚子里的小豆子么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