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61章 不要干混蛋事儿
    半晌,宋渺渺才终于明白过来,这小豆子是谁,不就是她肚子里的小豆子么?

    她抿了唇,强忍住了一丝笑意,不动声色的将半张脸缩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他明明闭着眼睛,可好像在脑袋上还长了一只眼睛似得,说:“闭眼,睡觉。”

    她闻言,迅速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雷声再起时,她便不似刚才一个人时那样害怕,不知不觉,竟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里雷声不断,她却睡的出奇安稳,一次都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反倒没了半点睡意,在第三个雷声过后,便缓缓睁开眼睛,将盖住她半张脸的被子,轻轻的往下拉,露出整张脸。她睡的很安稳,呼吸均匀。

    他原本抱着手臂的手,缓慢松开,旋即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的在她的鼻尖上触了一下。她没有丝毫反应,连睫毛都没有颤动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慢慢往下,手指点在她的唇上停住。

    她突然抿了一下唇,伸出舌头,舔了舔唇,她的舌头很软,划过他的指尖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动,宋渺渺缩了一下脖子,脑袋垂的更低了一些,他的手指便从她的唇上移开。

    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,收回了手,转了个身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他刚闭上眼睛,便感觉到背上一热,他微的蹙了一下眉,却没有动。她的额头抵在他的背上,整个人靠的极近。他保持这个姿势好一会,便慢慢的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宋渺渺动了动,却没有换姿势,额头抵在了他的胸膛上。他一只手搭在腿上,没动。

    她身上有一个淡淡的青草味,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她的身上是一种很清新的水果香。她喜欢水果香的香水,用的久了,衣服上就一直沾了这种味道,洗都洗不掉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她身上独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过了六年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宋渺渺睡到自然醒,睁开眼睛,身边早就没人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,身侧的位置没有一丝褶皱,仿佛她的身边从来就没有人,昨天晚上的一切,是她做梦而已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躺了一会,才起来。

    她洗漱过后,去菩萨殿里上了一炷香,然后在外面的水池前喂鲤鱼。雨过之后,山里的空气特别好,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却一直沉浸在昨晚那个梦里,梦里傅竞舟的脸那样清晰,清晰到像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在寺庙的日子总归如此,除了看书念经,就没别的事儿。这天,宋渺渺在寺庙里转悠了好几圈,却没有看到傅竞舟的影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没找到,反而引起了钟秀君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宋渺渺。”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寺庙里本就清净,这一声不算响亮,但很清楚的传入了宋渺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闻声,转头看了过去,就看到钟秀君一脸严肃的站在亭子里。宋渺渺吸了口气,走了过去,“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坐。”钟秀君扬了扬下巴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宋渺渺也没有推拒,弯身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都转悠了三四圈了,是在找人吧?”她拿起茶壶倒了杯水,移到了她的面前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宋渺渺低垂着眼帘,心里虚了一下,不可否认,她确实在找人,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,就算让她找到了,难不成还要上去问,昨天晚上他是不是来了她的房间吗?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走走,一直待在房间里,也很无聊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喝了口水,低低一笑,说:“是吗?随便走走,会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说:“那不然我在找谁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,你在找谁。”她的神色冷了几分,看了她一眼,说:“我以为我跟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我也以为你是个明白人,说到做到,可现在看来,是我看错你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抬起眼帘,对上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在佛祖脚下,做一些缺德事,你就真不怕报应?”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,捏着杯子的手紧了紧,“我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没说话,只低低的哼笑了一声,说:“既然在房间里无聊,就坐在这里陪我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傍晚吃饭的时候,宋渺渺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傅沅在电话那头,严肃的说:“渺渺,你听到这个消息,一定要先冷静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停下了筷子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恬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猛地站了起来,一张拍在了桌面上,“我现在就回来!”

    不等傅沅说什么,她立刻就挂断了电话,冲出了斋堂,径直的去了傅竞舟的房间,也来不及敲门,直接就闯了进去,“小恬不见了,我现在就要回去!”

    傅竞舟正在换衣服,对比她的焦急,傅竞舟显得十分冷静,淡淡的说:“关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小恬不见了!小恬丢了!”她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,强调,“我说关门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吞了口口水,转身关上门,几步走到了他的面前,仰头看着他,一字一句,的说:“小恬不见了!她不见了!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他点头,依旧慢悠悠的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会,见他没有任何其他反应,终是忍不住,用力的敲了敲桌面,说:“小恬也是你的女儿!你……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瞥了她一眼,穿上裤子,冷声说:“你觉得着急有用吗?你越着急,小恬就会自己回来?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心里有口气,却发不出来。他说的对,着急没有用,一点儿用都没有。可看着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,便忍不住生气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僵持的时候,身后的门被推开,钟秀君的声音随即传了进来,“老三,吃饭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是一下子停住的,下一秒,就听到重重的关门上,和她带着怒意,刻意压低的声音,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此时的宋渺渺虽然衣着整齐,但傅竞舟却不是,他的裤子松散,皮带都掉在地上,床铺是乱的,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。她几步过来,一把将傅竞舟拉了过来,与宋渺渺保持距离,低声说:“你有没有搞错?早上的时候我才跟你说过,你现在就干出这种事儿?你们两个,有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身份?有没有想过这里是什么地方!你!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扬起手,就要打过去,被站在身后的傅竞舟一下扣住了手腕,“妈,你先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用力挣扎,傅竞舟却抓的很紧。

    宋渺渺往后退了一步,吸了口气,说:“傅沅给我打电话,说小恬不见了,我过来只是想让傅竞舟送我回去,我们什么都没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原本还在挣扎的钟秀君,一下停住,回过头看向宋渺渺,一脸不可置信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沈悦桐弄丢了我的女儿!”她忍不住吼了出来,眼眶微微发红,带着一丝怒意,“别人对我的孩子是真心的好还是假意,我最清楚!你以为沈悦桐是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!人家悦桐可是真心实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真心实意的对待小恬,可她却把小恬弄丢了!这就是疼爱咯!”她说完,不等钟秀君说什么,就冲出了房间。她突然想起来安叔是跟她们一起上来的。

    她都的很快,像个眉头的苍蝇一样,一间厢房一间厢房的寻找着安叔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拉住了她的手,将她拽了回来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猛地甩开他的手,“你不在乎小恬,可她是我的全部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是想弄掉肚子里的小豆子吗?”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,倒是让宋渺渺一下就冷静了下来,只深一下浅一下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他说:“傅家那么多人,一定都在找小恬,别着急。去收拾东西,我们这就下山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轻轻的点了点头,转而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抬手抹掉了脸上的眼泪,吞了口口水,在心里安慰自己,一定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,就去了傅竞舟的房间门口,就站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钟秀君这会也过来了,只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等傅竞舟收拾好,几个人就连夜下了山。

    由着山路湿滑,天也黑了,这下山的路很难走。傅竞舟走在宋渺渺的前面,回头看了她一眼,说;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帘,轻轻点了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钟秀君瞥了他们一眼,可这种时候,纵是心里不快,但也生生压下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之后,下面的台阶有些破旧,傅竞舟所幸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宋渺渺有些条件反射的想要挣开,并停下了脚步,说: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但3握着她手的手,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钟秀君的余光又瞥了他们一眼,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见他坚持,又想到肚子里的小宝宝,安全起见,便由着他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一行人下山,花了比平时两倍的时间。

    到了山脚,钟秀君说:“宋渺渺坐安叔的车,我坐老三的车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松开了手,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车子,宋渺渺将右手在身上蹭了蹭,就走到了安叔的身边,跟着他上了车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车子在前面,安叔的车则紧跟在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钟秀君透过车前镜,看了傅竞舟一眼,他的神情专注,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路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我相信,悦桐肯定不是故意的,你可不要被宋渺渺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分得清是非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淡淡的叹了口气,沉吟了片刻,说:“老三,你可不要干混蛋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傅竞舟没有说话,像是没听到似得,只是专注的开着车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