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63章 风尘味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擦了一下嘴巴,深深看了她一眼,便迅速的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乱哄哄的,完全猜不明白这傅竞舟究竟想要做什么,在傅家,竟也干的出这种事儿,要是被人看见了,就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了。说不定,他这就是故意的,到时候被人看到,定会说一句,是她主动的。就这样一句话,傅家的人一定会群起而攻之,等那时候,傅沅都护不了她!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就这样被他牵着鼻子走!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,心事重重的往房间的方向走去,连傅沅从小恬的房间里出来也没看见,傅沅叫了她一声,也没个反应,直到一头撞在他的身上,她才猛地反应过来,看到傅沅,当即吓了一跳,“傅沅!”

    那模样,脸上就写着做贼心虚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怎么从三楼下来,还冒冒失失的?是大嫂骂你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才回了心思,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,小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睡着了,估计吓的不轻,眼角还挂着眼泪呢。这孩子也是太懂事了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真的什么也没做过!更别说是教唆她做这种事!我绝对不会教唆孩子做这种事的!”她当即敛了笑容,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略有些焦急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先回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看看小恬。”

    傅沅当即挡在她的身前,“大嫂在里面,小恬也已经睡着了,有什么事儿,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拧着眉,只觉得心里憋屈的很,可现在说再多也没用,谁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。她吸了口气,点了点头,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两人就一道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他们进门,傅竞舟才从楼上下来,推门进了房间,沈悦桐刚刚洗完澡出来,头发还是湿的,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真丝睡衣,还是半透明的。

    他挑了一下眉,说:“这衣服新买的?”

    “噢,楼笑笑给我买的。我的睡衣刚刚洗了,也没别的衣服,我就拿来穿了。好像有点不太合适,是不是?”她低头看了看,笑的有些腼腆,自顾自的说;“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,搞的我好像要勾引谁似得,这该死的楼笑笑,就知道整我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点风尘味。”傅竞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悦桐闻言,当即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,好一会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脱了外套,坐了下来,沈悦桐立刻过去,拿了他的衣服,整理好,搭在了沙发背上。

    走近了,才发现他的嘴唇是肿的,还有一个浅浅的牙印,这痕迹很明显是刚刚才留下的,之前他带着她上来的时候,并没有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下楼吃东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因为着急,一路过来中间没停,连晚饭也没吃,就下去找了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,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他的唇,说:“吃了也不知道擦嘴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应了一声,便抬手摸了摸嘴巴。

    沈悦桐笑着走到梳妆台前,坐了下来,说:“一路赶回来你肯定也累了,洗个澡,早点休息吧。我吹干头发之后,去看看小恬,这孩子真是把我给吓死了,这人要是找不到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。真的是很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说了很多遍对不起了,之小恬不是完好无损的找回来了?你就不要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梳着头发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说;“我到底还是有些害怕嘛,心有余悸。我也怕妈以后不让我带小恬,以为我不疼她,故意想把她弄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你这么大度,就算真的做错了事儿,我妈也会原谅你,不用多想。”傅竞舟说着,走到她的身后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透过镜子,对她浅浅一笑,“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儿,就可以了,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沈悦桐听到关门声,脸上的笑容才落了下来,捏着梳子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让宋渺渺抢走她现在拥有的一切!她一定会让她后悔的!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竟然还敢在傅家做这种事!

    她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夜里,宋渺渺躺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,肚子咕噜噜的叫个不停。终于,她受不了,为了肚子里的小豆子,必须下楼去找点吃的。

    她轻手轻脚的起来,傅沅就睡在外间的沙发上,她猫着腰,一步步的走到房间门口,用最缓慢的速度的打开了门,轻轻推开,一闪身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开灯,抹黑下了楼。幸好客厅里开着一盏地灯,不算特别黑,她熟门熟路的走进厨房,拉开冰箱看了两眼,家里不放素食的东西,食材也是佣人每天出去买回来,现买现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冰箱里除了几个鸡蛋,还真是没别的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渺渺找遍了所有的柜子,愣是找到能吃的食物,正当她失望之际,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咳嗽声。她吓了一跳,猛地转头,便看到傅竞舟倚靠在门框上,双手抱臂,似笑而非的看着她,说:“找东西吃?”

    宋渺渺舔了舔唇,想了想,便扬起了下巴,一脸理所当然,说;“小豆子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他笑了一下,冲着她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宋渺渺跟着他出了厨房,见他往大门的方向走去,不由停下了步子,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家里没东西吃,就去外面找东西吃,不然你准备饿到天亮?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,而且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是带你吃了?”不等她说完,傅竞舟便打断了她,回头,往她的肚子上扫了一眼,说:“我是带小豆子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傅竞舟便回身,走到了她的跟前,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,不由分说将她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车子飞快的驶出了傅宅。

    夜里路上没什么车,傅竞舟把车开的飞快,宋渺渺倒是淡定,瞥他一眼,说:“傅三哥,你这是准备起飞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一只手抵在车窗上,余光瞥了她一眼,低笑了一声,没有理会她的嘲弄,反而加深了油门,车子更快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终是忍不住,握住了把手,即便路上没车,这样的速度,也让她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这时,一辆橙黄色的跑车嗖的一声,从他们的身侧飞驰而过,一下开到了他们的前面。

    靠,这是碰到飙车党了!

    傅竞舟眯了眼,当即挂了档,就跟那辆车比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的车子堪堪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,宋渺渺一颗心都要飞出来了,她皱眉,说:“你疯了!人家飙车关你什么事儿!我们只是出来找东西吃的,你现在都开到哪儿去了!”

    这是,往海城最为曲折的盘山公路而去,深夜里,飙车一族最喜欢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傅竞舟却像是来了兴致,完全就没有理会他的话,跟那辆橙黄色的跑车,你来我往的斗法。

    明明车子开的那么激烈,可傅竞舟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淡定,好像只是在开游戏赛车似得。

    宋渺渺觉得自己真实愚蠢到家了,怎么就跟着了魔似得,就这么跟着他出来了!她想她也是疯了!

    宋渺渺侧头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彩,很显然,他现在有些兴奋。她知道,现在不管她说什么,他都不会停。她便不再说话,侧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然,当车子快要驶入盘山公路的时候,车子骤然停止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人往前扑了一下,安全带勒到脖子,猛地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那辆橙黄色的跑车渐远的尾灯。

    他倒车,然后调转车头,往市区的方向而去,淡淡的问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前倒是没看出来,你开车的技术那么好,怎么不上去跟人家好好比试一场?”她哼哼了两声,显然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他说着,当即减缓了车速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腕,“你还真想去啊!要去你自己去,先把我送回去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他拍了拍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宋渺渺顿了数秒,便迅速的收回了手,手掌在大腿上用力的搓了搓,嘁了一声,“真不知道你还藏着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之后,一整段路,傅竞舟不急不缓的开着,一直没有超过六十码。

    他把车子停在上次来过的路边摊,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笑说:“你不是不喜欢吃这些东西,嫌弃脏么?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只笑着下了车,宋渺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傅竞舟向老婆婆要了两碗馄饨,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拿纸巾擦了擦桌子,目光往附近的烧烤摊扫了一眼,正准备过去的时候,傅竞舟淡淡开口,“你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当即停住,双手捧住下巴,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卡通的睡衣,长发扎起,绑了个马尾。那模样,像是他带出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的睡衣有点薄,一阵风吹过来,她就不自觉的搓了搓手臂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