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68章 离家出走(1)
    小恬抱着布娃娃,站在原地没动,眼巴巴的看着车子往后退,然后调了个头,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往周围扫了一圈,附近一个人也没有,不远处是一些看起来很旧的房子。她从来也没有来过这里,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海城的贫民区,是海城最穷最落魄的人居住的地方。这里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,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,更别说是一个半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车子消失的方向,一个人在这里,她还是有些害怕的,但是一想到妈妈,她又振作了起来。然后按照司机说的往前走,心里想着很快就能见到妈妈,慢慢的倒也变得开心起来,连步子都变得欢快起来,然后一路小跑,跑到第一个路口,她想了想,刚才司机叔叔说往这边,然后便奔奔跳跳的继续往前走,叔叔说一直走,她便一直走。

    可是一直到她走到头,也没有看到妈妈,她停了下来,皱起了眉头,将怀里的娃娃抱的更紧,看着眼前这堵高高的墙,又往四周围张望了一圈,喃喃的说:“妈妈,妈妈你在哪儿啊?小恬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东绕西绕的,一个人在这些破旧的老房子中间穿行,这大白天,这里大多数人都出去打工赚钱去了,白天这里跟着死区似得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也没什么人,一路过去,地上有不少的垃圾,还有一股股的酸臭味道,难闻的厉害。

    小恬捏着鼻子,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恶心的垃圾,一边走一边轻声唤着妈妈,行至一扇木门前的时候,她不由停下了脚步,门是虚掩着的,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,听起来跟妈妈的很像。

    她脸上一喜,快步的走了过去,一只手扒拉着门框,轻轻的推开门,小脑袋探了进去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屋子很小,只见一个女人站在中间,双手叉腰,墙角蹲着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,正瑟瑟发抖,一脸恐惧。女人听到声音,转过头,那两个孩子,也张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那个男孩子稍大一些,立刻大叫道:“你快跑!”

    小恬吓了一跳,听那孩子说一声跑,她便条件反射的迅速的跑了。

    可她始终是个孩子,就算跑的再快,也快不过一个正值壮年的女人。小恬还没跑几步,就被那女人一下子逮住。

    “呦,哪儿来那么漂亮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这会,小恬才看清楚眼前的女人,哪儿是她妈妈。她吓的一下子哭了出来,双手不停的搓着求饶,说:“我是来找妈妈的,我是来找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妈妈?我不就是你妈妈吗?你刚才不就是那么叫我的吗?”

    她呜呜的哭着,“漂亮阿姨,我求求你,求求你放开我,让我去找妈妈吧。妈妈看不到我会很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嘴巴倒是很甜,但怎么能这般翻脸不认人呢,我就是你妈妈压,你还要去找哪个妈妈?”她说着,就强行将小恬抱了起来,这女人很壮实,不管小恬怎么挣扎,她都稳稳当当的将她抱在怀里,然后进了屋子,随手拿了一块毛巾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,拿了跟身子,绑住了她的手,将她同另外两个孩子一块吊在了角落的水管子上。

    她拉过椅子坐了下来,喝了口水,嘭的一声,拍了一下桌面,“刚才是哪个喊的快点跑啊?”

    她只是拍了一下桌子,三个孩子,几乎同时耸了一下肩膀,显然是很害怕。

    小恬还在呜呜的哭,虽然被堵着嘴巴,可哭声还是隐隐约约的从她的嘴里传出来。这时,那女人突然拿起了桌子上的藤条,啪的一下,狠狠打在了小恬的身上,“哭什么!要是让我再听到你的哭声,我就抽的你皮开肉绽!”

    那一下打的极重,小恬跟着宋渺渺一块生活,苦是苦了一些,但宋渺渺从来也不会这样打她,而她向来乖巧,很少让宋渺渺操心。有时候真的做错了,她会自己那个戒尺,让宋渺渺打她的手心,顶多三下。宋渺渺也不会忍心打的太重,打完了,大多数时候她自己难受。

    这样重的一下,小恬自然是受不了,叫了一声之后,还是哭,到底是个孩子,哪会那么容易忍住。

    “好啊!不听话是吧!”那女人见她哭的越发的凶,当即站了起来,藤条重重的在桌子上敲了一下之后,就过来,把小恬单独领了出来,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坐在大厅里,拿了个梨子正在削皮,一个不小心便割到了手指,她不由低呼了一声,一下将刀子和梨子丢在了桌子上。这一下,割的不轻,眼看着肉都被削掉了。

    恰好常姨经过见着,连忙过来,仔细瞧了一下,手上血流不止,她啧啧了两声,说:“这得上医院看看,伤口不浅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说不用麻烦,可这刀口确实疼的厉害,而且这血是止都止不住的样子。所幸,傅沅还没走远,常姨立刻跑出去,把人叫了回来,立刻送去了最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缝了三针。

    宋渺渺倒是十分隐忍,缝针的时候,一声都没喊,只紧紧的揪着傅沅的衣服。

    由着她现在怀孕了,有些药不能用,所以这伤估摸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好。

    医生嘱咐了几句之后,拿了点药,两人就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宋渺渺握着手指,有些心不在焉的跟在傅沅的身后,由着医院里人多,经过大厅的时候,跟错了人,她都没有察觉。一直到傅沅从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她才猛地反应过来,一转头,见着傅沅,还惊讶了一下,这人是什么时候绕到他身后的?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想的那么入神,要不是我留意了一下,你这会估摸着要上别人的车了。怪不得好端端的会割到手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削皮的时候很小心,可不知为什么还是割到了。”宋渺渺解释,她确实很认真的削皮,因为那把水果刀看起来很锋利,用那个削皮,得有些技术,她也是发了神经了,旁边的刨刀明明很方便,偏偏选了水果刀。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,想了想,说:“傅沅,不知道为什么,我现在心里特别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得,而且还是跟小恬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,你一定是没看到她,才会觉得不安。可是她在傅家好好的待着,大嫂看着她,肯定不会出什么事。大嫂那疼爱她,也不会让她出什么事儿啊。再说,家里还有我呢,我也会照顾小恬,不让任何人伤害她。你别多想了,再忍一忍,很快就能见到小恬的。不要担心,尽量保持心情愉悦,这样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,你在担心小恬的时候,也该想想肚子里那个,不要厚此薄彼哦。”傅沅笑着,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算是一种安抚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,也是,有钟秀君照看着,小恬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。沈悦桐不就是怕她跟傅竞舟勾搭么?现在她都已经搬出去了,应该就不会对小恬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她也就稍稍松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,对着他笑了一下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回去吧,别让常姨他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了点头,就跟着他回了祖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钟秀君接到保姆电话,说小恬不见了,她立刻就从慈善协会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家里的佣人都乱做了一团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找了个遍,就是没找到小恬的影子。专门照顾小恬的保姆,这会都哭上了。

    偏偏今个家里一个主人家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你们那么多人,连个小孩子都看不住吗!”钟秀君说着,一下把手里的包包狠狠的丢在了茶几上,发出嘭的一声。

    保姆整个人一抖,就差跪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我请你来是专门照顾孩子的!你应该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!现在你跟我说孩子不见了?她那么点儿大的孩子,能上哪儿去?”钟秀君指着她的鼻子,声音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保姆抖着身子,低着头,颤颤巍巍的说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早上她很早就起来,跟我说想吃南瓜饼,还说她自己会穿衣服,让我下去做南瓜饼。她闹的厉害,而且我想这是在家里,这家里又那么多人,我就下楼跟佣人一块去外面买做南瓜饼的材料。等我做完上楼,这孩子就不在房间里了,我找了一圈,问了好几个佣人,他们都说没看见,一直到现在,大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找了,我才发现,原来是孩子丢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就哭了出来,抹了一把眼泪,“我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,我就想是在家里,小恬又是那么乖的孩子,怎么也不会丢啊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的脸色铁青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保姆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说:“对了,我刚才上楼去看了看,发现她还拿走了零食和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拧起来眉头,反问:“你这话的意思是,她这是离家出走了?”

    保姆默了声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,钟秀君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拿出了手机,给宋渺渺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刚接起电话,她就吼了一声,说:“宋渺渺,你就是不能安分守己,老老实实的待着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刚回到房间休息,钟秀君的这一声质问,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不等她说什么,钟秀君继续道:“你教唆孩子陷害悦桐,现在又教唆孩子离家出走!你以为这样,你就能留重新回到傅家了?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