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2章 你试试看
    “有些事,我不想在孩子面前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目光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扫了一圈之后,低头看着小恬,双手捧住她的脸颊,神色秒变温柔,劝道:“妈妈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谎话?什么时候害过你?我说安全,就一定安全,你不相信妈妈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我相信你,我以后就只相信妈妈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稍稍用力拧了一下她的耳朵,柔声责备,“我以前就跟你说过,不要随随便便相信别人的话,现在吃了亏,长记性了吗?”

    小恬瘪嘴,无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话,听在旁人耳朵里都不是滋味,沈悦桐更甚,也是做贼心虚,宋渺渺这么一说,她就觉得这是故意说给她听的。脸色不受控制的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小恬是真的很听宋渺渺的话,她劝说了几句,她便乖乖的爬下了床,走到护士身边,乖乖的拉住了她的手,对宋渺渺说:“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经过沈悦桐身边的时候,小恬停下了步子,仰头看着她,说:“阿姨,我那么听话,你为什么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干笑了一声,蹲了下来,一脸茫然,“小恬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小恬没再多说什么,只一脸委屈的看了她一会之后,就拽了拽护士的手,说:“姐姐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从沈悦桐的眼前走过,出了病房的门。

    房门轻声关上,房内的气氛变得有几分紧张,沈悦桐保持蹲着的姿势,脸上的表情僵硬在那儿。片刻,才收回了手,站了起来,说:“小恬这是怎么了,说些奇奇怪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已经变了脸,冷笑了一声,说:“奇怪吗?她只是很伤心,她那么相信的阿姨,却欺骗了她。小孩子没什么心眼,她喜欢一个人就会毫无保留的相信这个人。她总在我面前说,悦桐阿姨特别好,而且长得很漂亮,她很喜欢这个阿姨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缓缓转头,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悦桐笑了笑,神情淡然,说:“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。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我倒是觉得,她其实谁也不喜欢,谁也不在乎,她的心里只在乎你一个人,也只听你一个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妈妈,是我辛苦把她养那么大,她在乎我,听我的话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对,可她就是太在乎你了,做任何事都想着你,包括跟其他人相处的时候,都在替你着想,就算她不喜欢,但为了不让你丢脸,不让你担心,她还是会做出很喜欢的样子,她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。你这个当母亲的,有没有真正的考虑过孩子的心里感受?是,她现在是很听话,可她才多大?就有那么多的心思,少了孩子该有的童真,这样的孩子,是不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可能会觉得你把小恬教育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目光一冷,攥紧了被子一角,心口沉了沉。不可否认,沈悦桐这一番话说的不无道理,可她又有什么办法,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给小恬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。

    沈悦桐侧开了头,一脸委屈的样子,说:“我知道以我的立场不应该说这些,可我实在忍不了,我也是为了小恬好。我不希望她小小年纪,就满腹心思,这样的孩子,多可怕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心里止不住的冷笑,可她现在没有证据,不能太过冲动,到时候又会被曲解成是她故意去陷害沈悦桐的。她深吸一口气,将升起的怒火,生生的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再与她纠缠,转而看向了傅竞舟,将话题引到正题上,说:“我的手机被人动了手脚,所有的记录都被删除了,但你这里应该还保存着,你给伯母看看。替我证明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先这样,你现在最该做的事儿就是好好休息,好好养胎。小恬今个就留在这里,估摸着我就算是想带她回去,她也是不肯的。”不等傅竞舟说什么,钟秀君上前一步,制止了他的举动,拧着眉头,说:“咱们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件事一定要查到低,查清楚!我就算再恶毒,我也不会利用自己的孩子,更何况小恬还生着病,我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低低一笑,说:“是,六年前我也不会相信你会做那种事,可你还是做了,不是吗?你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,恐怕只有你自己最清楚。我以前从来不知道,一个人原来能有一千张脸孔,是你让我大开眼界。亏得我以前那么相信你,把慈善捐款的事儿交给你,结果你还给我的是什么?你几乎让我名誉扫地!还差一点被抓进警察局!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若是连慈善捐款的钱都要私吞,那便根本不能算作是人。所以,你到底会不会利用你自己的孩子来达到目的,我还真是不知道。在你的身上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张了张嘴,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她垂了眼帘,低声说:“总而言之,我绝对不会利用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你所言。”钟秀君背对着她,没有转头,轻轻推了傅竞舟一下。

    傅竞舟转而扣住了她的手腕,笑说:“妈,我还有话要跟她说,你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只看了他一眼,倒也没说什么,走到了沈悦桐的跟前,说:“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的视线落在傅竞舟的身上,想开口说点什么,最终还是生生忍住,咬了咬牙,点了点头,便跟着钟秀君先一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,房间内便只剩下宋渺渺和傅竞舟两人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人软软的靠在了床背上,抬手揉了揉额头,闭着眼睛,说:“我希望你能公平一点,小恬也是你的孩子。这事儿,若是真的跟她有关系,你不觉得应该给她一点教训才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我该给你点什么教训?”

    宋渺渺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已经站在了她的跟前,就那么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她。她微的蹙了一下眉,“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   “没做吗?卷走公司的钱,我的钱,连家里的钱你都没有放过,还骗我签了那种担保协议,丢了一堆烂摊子给我,拍拍屁股就走了,一走就是六年,杳无音讯。回来之后,连一点儿愧疚的意思都没有。明知道我的身边已经有人了,还想尽办法的来勾引我,给我下药,引我出轨。你说你什么都没做?”

    好嘛,这是为了包庇自己老婆,跟她算旧账呢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侧开了头,低低的说:“这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?而且这六年,我也过的不好,算是赎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了,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?你过的不好就可以当做是赎罪了,谁答应你的?”他咄咄逼人,明明说的是沈悦桐,怎么就扯到她的身上来了,要替她开脱就直说,非得要挖她的脚底板,翻这些个陈年旧账么?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你直接说就是了!用不着绕那么大一个圈子。”她低着头,语气有些愤然,“但不管怎么样,接下去的每一天,我都要跟小恬在一起,谁也不能把我跟我的孩子分开!你们不想在大宅里看到我,我带着小恬去祖宅住,你们若是想她,可以过来看她。或者每周末我带着她回去一趟,但是要把我们分开,绝对不行。除非你跟沈悦桐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,可宋渺渺的心却跳的跟拨浪鼓似得,不由暗暗抬眸看了他一眼,吞了口口水,底气不足的说:“我说,你可以跟沈悦桐搬出去住,你们是新婚,两个人单独住在外面,感情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病房内变得极其难进,宋渺渺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须臾间,傅竞舟讥笑一声,摇了摇头,“我说你第一时间截图给我,怎么不找小叔,闹了半天,你的目的在这儿。你压根就没打算要对付沈悦桐,你要对付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是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,我就只想让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健康的落地,希望这根脐带血可以救小恬,让她彻底好起来,日后不会再复发。我不想对付沈悦桐,更没想要对付你。我就是觉得,既然沈悦桐那么介意你跟我接触,你就不能带着她去你公司附近的套房住吗?这样一来,她会高兴,你也会少了很多麻烦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小恬永远叫小叔爸爸,你想在这十个月里,坐稳小婶的位置。宋渺渺,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回来,只是为了小恬的病吗?”他说着,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稍稍一用力,迫使她抬起头,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神色冷漠,嘴角斜斜往上,沉声说;“这件事查出来,若是真的跟沈悦桐有关系,我自会给她教训。想让我搬出去,你有这能耐,就试试看。”他说话的声音很轻,却格外渗人。

    他突然弯身,一只手覆在了她的小腹上,轻轻摸了摸,笑说:“好好养胎,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走了。拉开病房的门,护士正好就带着小恬回来,手里拿着不少吃的。

    见着傅竞舟,小恬还是礼貌的叫了一声傅三叔叔。

    傅竞舟只淡淡一笑,摸了摸她的头,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宋渺渺心里一直打鼓,心里总有一种感觉,只要有他在,她怀孕这十个月,怎么都不会好过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