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3章 天使中的魔鬼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沈悦桐和钟秀君一同坐在后座,一路无言。

    钟秀君这样的沉默,让沈悦桐有些不安。她时不时的用余光看她一眼,钟秀君始终看着前方,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对不起,刚才在医院里,我不该说那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悦桐,我今天有点累,这件事我现在不想多说。”钟秀君闭了一下眼睛,沉沉的说。

    沈悦桐干笑了一声,没再说话,只侧头看向了窗外,微微拧起了眉头,这事儿不能拖,越拖越容易暴露,必须要快刀斩乱麻,想个法子,一鼓作气,把这事儿给了结了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抵着下巴,另一只手拨弄着衣服上的花穗,余光瞥见正在开车的小安,轻轻咬住了下唇,忍了笑意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由着钟秀君心情不太好,就直接上楼休息了。

    沈悦桐在客厅等傅竞舟回来。

    方雅康瞥了她一眼,察觉出了点儿什么猫腻,眼珠子转了一圈,便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身侧,往上指了指,问:“大嫂怎么了?昨个不是说带小恬出去旅游了么?怎么今个就回来了,脸色还那么难看,小恬呢?”

    “二婶,您就不要多问了。”沈悦桐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雅康是全职太太,前两年生了个小儿子,傅海峰欢喜的不得了,一开心不但给她买钻石,还给她买了套房子。原本是在广告公司上班,虽说是上班,本也就是挂着职位,一天天的基本没什么事儿做。

    儿子一出生,傅海峰就让她歇下来,只带孩子就行。

    前两年孩子小,她又是母乳,算是全心全意的围着孩子转,现在孩子已经两岁了,奶早就断了,身边又有两个保姆照看着,她也就没像之前那样看的那么细致,一周有三四天要出去做脸做SAP,有时候晚上还要出去游泳健身,跟其他豪门太太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是真真儿阔太太的生活。

    日子一闲,就容易多管闲事,还特别八卦。家里有个风吹草动的,她必然是第一时间知道,还是个大嘴巴,没脑子的,有时候被人一套话,就什么事儿都一股脑说出去了,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钟秀君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但碍于她的孩子,再者傅家老二又那么冲着她,老爷子也没发话,她也就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想要把事儿闹大,只要往她这边捅一捅,不出三天就会彻底传开。

    沈悦桐眼眶微微红了起来,方雅康见着,愣了一下,说:“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帘,猛地站了起来,说:“二婶,你就不要多问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出了客厅,去了外面的院子。

    方雅康本就是个爱多管闲事的,沈悦桐都这样了,她自然不会不管,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沈悦桐站在水池边上,听到声音的动静,立刻抹了一下眼泪,吸了吸鼻子,往池子里看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被大嫂说了?”方雅康猜测。

    沈悦桐绕着池子走,摇摇头,说:“没有,妈怎么会说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哭什么?是不是小三的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她停下了步子,皱了皱眉,说:“二婶你就不要多问了,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里也没别人,你不跟我说跟谁说去?对付男人,我是过来人,你婆婆看着干练,但是对男人这方面可不行。你看你二叔,现在对我多好?还不是跟宝贝似得宠着。你说出来,让我这个过来人跟你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一脸为难,犹豫着看了她一眼,说:“这事儿,你可不能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是宋渺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在医院住了三天,小恬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寸步不离,每天都要趴在她的肚子上,听到一点动静,便兴奋的说:“妈妈,弟弟在动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捏捏她的脸颊,笑说:“那是妈妈的肚子在叫。”

    傅沅这两天一直没有露面,这天给她打电话,才知道,就在她出事那天,他出差去了,给她打电话却打不通,但事情比较急,所以也就搁置了,一直到今天,能喘口气了,这才给她打电话报平安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才短短几天的功夫,竟然在她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今个就回来了,晚上就能到,我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你现在有孕在身,又出了这样的事儿,凡事要小心为上,以后再不能一个人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说:“那好吧,那我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,这天下午,钟秀君却亲自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她在医院的这三天,钟秀君一直没有出现过,只让家里的保姆,每天给她送饭,送补品。

    钟秀君走到门口,是小恬亲自过去开的开,对着钟秀君甜甜的叫了一声奶奶,笑的特别甜,但她的笑容里,总免不了有一种讨好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钟秀君不免响起了沈悦桐说的话,小恬的笑容越是灿烂,钟秀君便觉得越是心疼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她的头,淡淡一笑,说:“乖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想到她会过来,而傅沅要晚上才到,所以她现在还没收拾东西,身上还是医院的病号服。

    她站在床边,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伯母。

    钟秀君轻点了一下头,说:“收拾收拾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好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把一只袋子递给了她,里面是一套衣服。宋渺渺去卫生间换好衣服,稍微收拾了一下,她进来的匆忙,只住了三天,也没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宋渺渺旁敲侧击的问了问,关于小恬无端出走的事儿。

    钟秀君却转开了话题,说了些关于怀孕要注意的事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是听出来了,钟秀君似乎不打算处理深究这件事了,可她却不想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仔细的问过小恬了,都是沈悦桐教她这样做的,司机叔叔亲自把她送到那边。小恬是不会在她面前说谎的,而且她也相信,若不是有人教小恬这样做,她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!

    这事儿,若是就这样算了,沈悦桐就会越发猖狂,以后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事儿来。她是绝对不会把小恬当成是自己孩子那么看待的,这件事必须要弄清楚,起码要让钟秀君知道这一切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傅宅,宋渺渺先让小恬下车,由保姆带进去,她则继续坐在车上,阻住了将要下车的钟秀君,说:“伯母,我有两句话,想要跟你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她一眼,安叔还是有点眼力劲的,立刻下了车,站在车边,并没有走太远。钟秀君坐了回来,关上车门,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冷冷淡淡的说:“有什么事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,关于小恬这件事真的很有必要弄清楚,若是不弄清楚,我想我跟小恬还是先住在外面比较好。我知道,您以后还会有很多孙子孙女,可能不在乎小恬这一个孩子,可小恬是我的唯一,我不希望这种事儿再发生。我真的不敢想,如果谁也不管小恬,她真的落在那种人手里,最后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。小恬跟我说,她被那个女人抓进屋子的时候,里面还有两个小孩,被绑在角落里,不听话就要挨打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小哥哥特别好,还会护着她们,可第二天,那个小男孩就被人带走了。是一个男人,在他们三个里面挑选了那个小男孩,我都不敢想,那个小男孩最后的下场会是什么,我只庆幸,小恬没有被人选走。否则的话,我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她了。”宋渺渺说得十分真诚,那双眼睛里全是对孩子的心疼和关切。

    看着就像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可钟秀君并没有动容,依旧冷冷淡淡的问:“你想说什么?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把小恬弄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那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我不能再冒这样的险。小恬生着病,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说:“这件事我不打算深究,你也不要再提了,我会让人更加注意,好好照看小恬,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可不要得寸进尺。”不等宋渺渺说什么,钟秀君就猛地转头,对上了她的视线,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在包庇沈悦桐吗?”

    “嗬,果然啊。”钟秀君嘴角斜斜一扬,皮笑肉不笑的,“你还真把这件事扯到悦桐的身上,从小恬第一次躲在高尔夫球庄的衣橱里开始,你就一直在针对悦桐。这一次又是,宋渺渺,不管你做什么,就算你把悦桐赶出这个家,你以为你就能跟以前一样吗?你以为你还能跟竞舟破镜重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真的忘记了六年前你做的那些个好事儿!真以为我们傅家那么好糊弄,一个孩子,就能让你重新回来做傅家少奶奶?你说的对,我以后还会有很多孙子孙女,确实不差小恬这一个孩子。我也是看她可怜,到底是竞舟的女儿,秉着日行一善的心思,我才执意把她接回家,甚至让你再受孕,用脐带血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换而言之,就算这事真是悦桐在背后搞鬼,你又想怎样?想让他们离婚,让悦桐永远不能进傅家的门?就为了你和你的女儿?你当自己是什么?”她哼哼的笑了起来,神色越发的冷漠,“看来,还是我太仁慈!是小恬的病,让我失了分寸。这才导致,好好的儿媳妇,被我逼成包子,有苦不敢言,新婚本该是最高兴的,结果被我搞的人人都不开心。我想再这样下去,我儿子这段婚姻是非要被你逼的离婚不可。真真是天使中的魔鬼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。

    钟秀君已经转开了视线,微微扬起下巴,冷声说:“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一个孩子吗?你要真是忍不下去,就带着小恬走吧。我记得你以前说过,你来就是为了竞舟的一颗种子,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。若真的那般清白,你是不是就会带着小恬离开?”

    她看了她一眼,没有等宋渺渺的回答,就直接推开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门嘭的一声关上,宋渺渺整个人从头顶凉到了脚趾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