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    宋渺渺在车上坐了很久,站在车子边上的安叔,时不时的透过车窗看看一眼,车内的人。眉头微微的蹙着,眼眸微动,像是有什么事儿,在心里不停的挣扎着。

    片刻,安叔轻轻敲了敲车窗,宋渺渺这才回过神来,转过头,看到站在车边的安叔,这才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擦了一下眼睛,推开了车门,对着他笑了笑,说:“抱歉,让您久等了,您早该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安叔见着她惨白的一张脸,微微张了张嘴,可等到宋渺渺转身走开,他也没说出一句话。只看着她进了门,这才上车,把车子停进了车库。

    刚一下车,小安就走了上来,一脸警惕的看着他,说:“你没说什么吧?”

    安叔见着他,脸色就沉了下来,一把将他推开,走了几步之后,又回头,压低声音,指着他的鼻子,压低声音说:“你他妈给我少干点混账事儿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你有本事再大声一点,让所有人都知道!这样,我们一家子都不用在这里做事了!以后就喝西北风去吧!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被人砍死好了!”小安反倒叫嚣的比安叔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安叔脸色当即一变,可也只是气的直跺脚,狠狠的指了指他的鼻子,最后甩下了手,低声道:“作孽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小安往四周看了一眼,幸好没人,也就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,他没有看到的是躲在外面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她的包包忘在车子里了,刚进门才发现,一回头就发现安叔已经把车开去了车库,这才过来,谁知道,会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。很显然,小安是做了什么,说不定,就是跟小恬有关的事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躲在外面,等小安走远了,从匆匆忙忙进去拿了包包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小恬被保姆带上楼洗澡去了,钟秀君一进来也不见了人影,家里头只有佣人来来去去的忙活着自己手头上的事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也没有多做停留,上楼去洗了个澡,也就一直待在房间里没出去。顺道给傅沅打了个电话,通知他,她已经回到家了,免得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洗完澡有些口渴,房间里是一滴水都没有,宋渺渺拿了茶壶下楼,刚走到厨房门口,便听到里面有两个佣人在窃窃私语。她当即放慢了脚步,轻轻走到厨房边上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佣人A,“那女人脸皮还真是厚哎,竟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进来,刚才她进来时候的神态,你看见了没?那模样,好嚣张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心想,她进来的时候很嚣张吗?她干什么了,这就嚣张了?

    佣人B,“对啊,那目中无人的样子,太恶心了!真心搞不懂大太太为什么还要把她带会来!她这一回来,三少奶奶又该憋屈死了,一个女人加上一个孩子,谁对付的了啊!而且明明就是她自己的女儿有问题,偏偏什么事儿都赖在三少奶奶的头上,换了我是三少奶奶,我就不给她好脸色看!”

    佣人A嗤笑一声,打趣道:“你还三少奶奶呢,你就别做梦了!不过说的也是,小安都把事儿说出来了,大太太怎么还把她们母女接回来了,真是想不通哦。这种女人也是可怕,利用自己的女儿达成目的,这种事儿都做的出来,还有什么事儿走不出来的?想想都可怕。”

    佣人B,“就是说!说真的,我觉得三少奶奶的脾气真是太好了,怎么说也是千金小姐,怎么受得了这种委屈。而且你知道么,上次我可是亲眼看到三少爷拉着那个女人出门的!真真儿是狐狸精!大的小的都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佣人A,“哇塞,你竟然还看到少爷拉着她出去!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啊!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嘭的一声,两人当即闭上了嘴巴,回头一看,只见,傅竞舟站在门口,而身侧站着被他狠狠吓一跳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而她脚边,则是已经砸碎的玻璃水壶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侧目狠狠瞪视了傅竞舟一眼,然后蹲下来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这两佣人见着她蹲下,立刻走了过来,笑说:“五太太您可别动手,我来就可以了。”这态度可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不过傅竞舟站在这里,她们也不敢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宋渺渺直接推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您怀孕了,大太太吩咐过了,要我们好好照顾您,什么也不让您干,您就不要让我们为难了。”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可说话的语气,那叫一个心虚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她一眼,想了想,就把手里的玻璃碎片往地上一放,就站了起来,说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说完,她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只扫视了她们两个一眼,到也没说什么,跟着转身离开。两人都要上楼,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宋渺渺回头看了他一眼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,只这样一个微小的表情,恰好傅竞舟看在眼里,他双手擦在裤子口袋里,不紧不慢的,缓步上楼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自觉的加快脚步,迅速的走到小恬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正要开门,傅竞舟一只手抵在了房门上,靠了过去,宋渺渺当即往前一步,整个人堪堪贴在了房门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微恼怒,斜了他一眼,压低声音说:“你是故意的!就是因为你这样,才一次又一次的逼着就沈悦桐做那种事!你这样做,就不怕有一天,小恬真的出事吗?你就一点也不在乎你这个女儿?”

    “那天的事儿,你不要深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也准备包庇沈悦桐?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宋渺渺瞬间伸长了脖子,侧开头,想与他保持距离。刚往边上挪了一步,他的另一只手就抵在了另一侧,让她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很近,她几乎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上,有些热,有些痒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猛地一抬手,却被他及时制止,“我是在好心提醒你,就算你证明了这件事就是沈悦桐做的,我妈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所以我就要背下这个最毒妇人心的骂名?甚至让我的小恬,也背负这种不堪的骂名,她才多大,她能有什么心机?我想现在整个傅家,包括傅家所有的佣人,都觉得小恬是个心机很深的小孩。”她用力挣扎,然后猛地转身,一下将他从身前推开,“你们怎么说我都没有关系!我不在乎,我不会反驳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!毕竟我是个有前科的人,你们不相信我很正常。但小恬只是个孩子,她没有那么复杂!也不像沈悦桐说的那样,是个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孩子。她顶多是太在乎我这个妈妈,容易被有心人利用而已!她那么小,我不愿意让她背负骂名,被人说三道四!”

    宋渺渺深吸了一口气,微微扬起下巴,目光坚定,道:“所以,这件事,不能就这么算了!嗬,我也真是想不到,你傅竞舟眼光那么差,就然会看上这种女人,没有自信,连孩子都要利用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低笑,点点头,“是啊。我眼光确实不好,所以以前才会答应跟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下被噎住。

    “就算会被赶出去,你也要追究到底?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手指狠狠地掐了一下指关节,她也很犹豫,如果不追究,那么就算他们待在这里,日后不好听的言论只会越来越多。可她要是追究起来,她真的被赶出去,顾青岩一定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真的离开了傅家,她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好好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,甚至给小恬做手术,给她最好的医疗团队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不如先忍气吞声,总有机会让沈悦桐自己露出马脚,即便要追究,也不能明面上追究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他眼底闪现了一丝讥笑,“原来你还想留在傅家?”

    靠,他这是在试探她!

    话音刚落,身后的门,发出一丝轻微的响动,宋渺渺吓了一跳,一转头,便看到保姆从里面出来。见着他两站在门口,先是愣了愣,然后略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,说:“小恬说饿了,我下去给她做个点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低下头,匆匆的走开了,下楼的时候,还不忘多看他们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宋渺渺暗自叹了一口气,想来这狐狸精的名号,已经牢牢的贴在她的脑门上,撕都撕不下来了。看样子,她是洗不白了,只会越洗越黑,黑出翔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再与他多言,转身就进了房间,并将门重重的关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晚上,宋渺渺没有下楼吃饭,是傅沅亲自端上来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难不成你以后就在房间里吃饭,等孩子出生之前,就一直待在这房间里?”

    宋渺渺跪坐在地上,趴在茶几上,一边吃一边懒懒的说:“先避开一阵子再说,我不想跟沈悦桐照面,免得一两句下来,矛头又指向我,到时候一群人围攻我一个,我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准备这么忍气吞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办?连钟秀君都说了,要不然就带着小恬离开傅家。我……我哪儿有那么多钱,给小恬治病的花费就不少,还要养胎。”她啧啧了两声,摇了摇头,“仔细盘算一下,我还是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“听过一句话吗?”傅沅也跟着坐在了地上,将行李放在了一侧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抬头,只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。从头到尾,你就没有去招惹过任何人,一直都是他们在招惹你。你以为忍一忍,闭门不见,他们就会放过你吗?别说你不可能十个月都待在房间里不出去,不见人。就算让你待在这里,他们也会主动上门来找你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宋渺渺相信,太相信了,可又有什么办法?现在她是草,沈悦桐是宝。

    她做错事,每个人都要踩一脚,可沈悦桐做错事,人人都帮她找理由,找借口,这怎么搞?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一定要主动出击,这样你才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傅家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不由捧着下巴,眯起眼睛,看着他,说:“你为什么这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不是啊?”他也学着她的样子,捧着下巴,笑眼盈盈的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