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6章 失去才显珍贵
    傅沅刚抱着小恬在饭桌前坐下,傅竞舟便放下了筷子,说:“我吃饱了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一下压住了他的手,嘟了嘟嘴,小声的说:“昨晚不是说今天送我上班的么,我还没吃完呢,你再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闻言,也顺嘴说了一句,“就是啊,急什么,时间还早,等悦桐吃完,你送她上班,还有下班的时候,可别忘了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傅竞舟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沅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,只向老爷子说了声早安,随后让佣人留一份早餐,一会他要亲自送上去。

    小恬还是非常有礼貌,吃饭之前,跟在座的人都说了声早安,声音甜甜的,充满了朝气。

    老爷子惯常严肃的脸上,也出现了点点笑容,冲着她招了招手,说:“小恬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恬看了一眼傅沅,他点了一下头,她才从椅子上爬了下去,走到了老爷子的跟前,脆生生的叫了声,“太爷爷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让佣人拿了小孩的专用椅子过来,便让小恬坐在他的身边吃早餐。

    钟秀君仅用余光扫了一眼,唇边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,到底还是觉得欣慰,老爷子这样主动叫小恬过去坐在他的身边吃早餐,这说明老爷子是真的接纳她了,日后她就是傅家的一份子了。

    她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,只是想到之前的事儿,想到小安说的那番话,她心里又觉得膈应的很。

    小恬那么听宋渺渺的话,还那么维护宋渺渺,不知道日后还会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她不由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沈悦桐,那一日,她哭的那么厉害,一遍遍的问她,“我到底该怎么做,他们才能满意,是不是要我跟傅竞舟离婚,他们才会觉得痛快?是不是我保证以后绝对不生孩子,她才能放心?她真的会放心吗?”

    钟秀君想着,忍不住低低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傅竞舟突然站了起来,说:“我上楼拿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看了他一眼,满眼疑问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傅沅抬手看了一下手表,说:“小三,既然你要上去,要不然你帮我把早餐拿上去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挑了一下眉,深深看了他一眼,笑问:“小叔,你没叫错人吧?”

    傅沅觉得奇怪,“咱们家还有第二个小三吗?”

    钟秀君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,不免剜了傅沅一眼,老爷子倒是没有出声,依旧不动声色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不方便吗?若是不方便的话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勾了下唇,说:“小叔,您要是觉得方便的话,我倒是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,当然方便,有什么不方便的。顺便帮我解释一下,谢谢。”说着,傅沅就让佣人把早餐拿过来,给了傅竞舟。

    他伸手接过,视线在餐桌上几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最后看了老爷子一眼,兀自笑了笑,没再多说什么,就端着早餐,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悦桐低垂着眼帘,握着刀叉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,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,只一会,便恢复了常色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到楼上,站在傅沅的房间门口,轻轻的叩了三下门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他才听到急促的脚步声,匆匆忙忙的走到房门前,几秒之后,才拉开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笑容在看到傅竞舟的瞬间,就僵住了,有些条件反射的想要关上门,所幸傅竞舟的动作快了一步,一只脚迅速抵住了门,他冷冷淡淡的说:“是小叔让我给你送早餐,他说他吃完早餐,时间有点紧,我上来拿点东西,就让我顺道给你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抓了抓头发,视线在他手上的早餐扫了一眼,伸手接过,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没再说话,手里拿着早餐,停顿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,又说了一声谢谢,就往后退了一步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这一次,傅竞舟倒是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,仅仅只是站在房间门口,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,直到房间门关上,他才收回视线,转而走向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杯子里的牛奶还是温热的,握在掌心里暖暖的,她的心砰砰跳的有些快,这杯子上,仿佛还有傅竞舟余留下来的体温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突地便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想她这一辈子,可能都找不到合适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这样的男人,这世上谁能比得过,谁都比不上,就算是傅沅,也比不过。

    她低眸看了一眼手里的牛奶,想起以前,有一次来大姨妈,肚子疼的不行,她便不想下去吃早餐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,只是过了大概过二十分钟,就有佣人敲开了她的门,不但给她准备了早餐,还给她弄了一杯生姜红糖茶上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也知道,是傅竞舟让她做的。作为丈夫,他虽然话不多,态度也是冷冷淡淡,不似其他人那样热络,但他却心细如尘,她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他都会注意观察,然后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任何时候,他都会尽量避开那些她不喜欢的,恐惧的,讨厌的。譬如,节日买礼物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时候,他给她买礼物,是让秘书安排的,但每一样,都能戳中她的心思,她心里也算是安慰了。

    他是个优秀的老公,无可挑剔的老公。以前拥有的时候,总觉得少了感情,什么都干巴巴,假惺惺,现在反倒是怀念起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坐在沙发上,双手捧着牛奶,微微出神。然而,那样相敬如宾的日子,是她亲手葬送的,连后悔都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她用力晃了晃脑袋,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彻底从脑子里晃出去,一口气喝掉了半杯牛奶,然后开始吃早餐。

    宋渺渺这两日尽可能待在房间里没出去,要见也只见傅沅和小恬,其他人谁都不打照面。

    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日。

    傅竞舟也没再来故意找茬,同一屋檐下,几乎一整天都不会打一个照面。

    宋渺渺就如自我禁闭一样关着自己,傅沅劝她不必这样,但她却不想多事。

    她现在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毕竟肚子里的孩子还没过三个月,前三个月是危险期,要真是出个什么意外,她自己倒是没什么,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,就该后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冉是在宋渺渺闭门一个星期之后,来找她。

    佣人将她带上了楼,傅冉觉得好笑,站在门前,敲了敲门,宋渺渺并没有立刻过来开门,只喊了一声,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她报上了自己的名字,过了好一会,宋渺渺才过来开门,身上穿着一件睡衣,头发倒是梳的整整齐齐,不算邋遢。一张素脸,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,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傅冉感叹,“好难得,你竟然愿意见我,刚才佣人还说,你最近什么人也不见。我还想,你会不会也不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整理了一下沙发上的书本,和一些画稿,整理好就放在一侧的柜子上,顺便给她倒了杯水,笑说:“我听说三叔他们已经回北京了,你怎么还在?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回帝都,准备在这儿扎根。我爸也同意我留下来陪爷爷,倒是我妈有点舍不得,最近天天给我打电话,想让我回去。我才不回去呢,回去就让我考公务员,我对这个可没什么兴趣。”趁着宋渺渺倒水的空档,她从柜子里抽出了一张宋渺渺夹在书里的画稿。

    看到画纸上的卡通人物,啧啧了两声,说:“好可爱,这衣服也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傅冉还想再抽一张看的时候,宋渺渺快步过去,一下摁住,然后将她手里的画纸抢了回来,一下揉成了一团,丢进了垃圾桶,然后将那些画稿和书本,塞进了抽屉里,说:“我临描的,在家里也没事,就拿了小恬的动画书,画了两笔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怎么记得你以前是读金融的,怎么还会画画?”

    “业余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业余爱好也真是广泛。”她说着,走回沙发前坐了下来,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说:“比上次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刚想谦虚一句,就听她说:“很多天没见太阳了吧?你现在是怕光呢,还是怕人?”

    宋渺渺低低一笑,自是知道她这是在挖苦她,“怕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你都敢嫁给小叔了,你还会怕三哥?你压根从来就不怕三哥,你记得不,你以前还敢调戏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。”宋渺渺笑容淡淡。

    傅冉自是知道不该提这事儿,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,说:“陪我出去逛逛呗,我的新家需要买家具,在这里我又没有朋友圈,就跟你熟悉点,你陪我去咯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孕妇也是需要适当运动的,不能天天待在家里,还不晒太阳,这样不好。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傅冉直接奔向了她的衣柜,哗啦一下打开,给她挑了一件色彩明媚的衣服,催促她换上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个份上,宋渺渺再拒绝,就实在太不给她面子了,接过她手里的衣服,妥协道:“好好好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,顺便上了淡淡的妆,她的脸色有点过于白了,上点妆,掩盖一下,免得出去吓人。

    她只随意打扮了一下,傅冉见她出来,不由啧啧了两声,“果真是个美人,小叔捡了个大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出了门,傅冉没有车,安叔将她们送到市中心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刚一下车,傅冉就说自己饿了,还没吃午餐。

    幸好这里附近不缺吃的,两人找了家蛮有格调特色的西餐厅,宋渺渺吃过了,只点了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傅冉点了牛排和一大堆小吃,两人说着闲话,宋渺渺大多时候是听,六年的时间,已经让她跟这个层次有些脱节了,她现在的脑子里,太多都是很现实的东西,再也不敢乱七八糟的去幻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傅冉的一些烦恼,在她看来,根本算不上烦恼,只能说是有钱了矫情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,他们的后桌似乎正在‘打仗’,女人的声音又尖又细,虽然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还是有点吵。

    就在宋渺渺打算稍作提醒的时候,刚刚一侧头,一杯热乎乎的咖啡,就直接扑在了她的脸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