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7章 缘分?
    宋渺渺刚一侧头,一杯热乎乎的咖啡,就直接泼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原本坐在她后面的那个男人,动作还真是快,堪堪躲过,结果就连累到了她。她闭着眼睛,长那么大,还真是没有这样被人泼过咖啡。

    啊,不对,有过。不过那一次,还差点被人打了。记得她生完孩子,开始出去上班,在一家橱柜店里当导购。那家店的老板人很不错,非常照顾她。

    开始她是感激,可后来,有一次私下无人的时候,那老板突然抓住她的手,说了一番,不堪入耳的话之后,她才知道,这老板对她好是有所企图的。她几乎没待满一个月,就直接辞职了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只要辞职了就没那么多麻烦,可谁知道,那老板,竟然直接找到她家里来,说是给她补上这一个月的薪水。

    那红包很厚,他不停的往她胸口塞,然后说:“你就不要再装了,你在店里三番四次对我抛媚眼,我知道你的意思,以后每个月四千生活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只觉得可悲又可恨,她就那么廉价,廉价到一个月就只有四千块钱?

    她冷然一笑,直接把红包拿下了,说:“起码六千,一分都不能少。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直接关山了门,不再跟他多说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就找了老板娘,一方面是把红包还给她,另一方面,是想告诉她,她老公有多么荒唐离谱,算是一种提醒。

    可让她想不到的时候,这老板娘不由分说,直接就把小三这个名头按在了她的头上,并泼了她一脸的咖啡。那天星巴克的客人特别多,老板娘的声音向来尖细,一句句难听的话全部落在她的耳朵里,让她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她一句都没有说她老公不好,只说她老公以前老老实实的,就是她宋渺渺去了店里之后,不停的勾引他,这才让他有了偏差。

    宋渺渺觉得可笑,她拿纸巾,擦掉了脸上的咖啡,抬起头,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,笑了一下,说:“跟你老公好好过日子吧,祝你们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里充斥了讽刺,那老板娘来的时候,有所准备,一个电话之后,宋渺渺刚走出星巴克的门口,就被两个男人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老板娘快步跟了出来,对着其中一个男人说:“大哥,就是这个女人!就是她勾引的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那天,要不是宋渺渺跑的快,她很有可能会被当街扒光,甚至被打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还真是一段可笑的经历,可笑又可怕,并且特别的荒唐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脸的咖啡,闭着眼睛,却扬起嘴角,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男人看到她在笑,不由愣住,连道歉都忘了说。

    傅冉看宋渺渺傻呆呆的样子,一时气愤,当即就跳了起来,拿了毛巾过去,直接盖住了她的脸,然后矛头直指那个男人,说;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

    那男人当即反应过来,倒是挺有礼貌,连声说了对不起。

    但傅冉就是不依不挠,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顿说,即便一个脏字没有,但还是把对方说的无地自容,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又把矛头指向了站在一侧,双手抱臂,一副看好戏的女人,说:“你也是,你要泼咖啡,能不能泼准一点。要像这样。”

    傅冉说着,正准备拿起桌子上的咖啡,泼向那个男人的时候,宋渺渺立刻扣住了她的手腕,摇摇头,说:“好了,人家也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余光瞥了那男人一眼,光看衣着,应该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,而且这人长得颇为清秀,怎么也不像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。当然,这个世界,人不可貌相,就像她以前碰到的那个老板,看着很老实,可其实就是个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傅冉一直是个硬脾气,受不得半点委屈,拧着眉头,气势汹汹的样子,说:“这怎么能算了?这一杯咖啡,你身上这衣服算是报废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还未落下,那男人便说:“我愿意赔偿所有费用,确实是我不好,我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宋渺渺的身上,视线往四下一扫,拿了一张餐厅的广告纸,递给了她,说:“方便给我一个电话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连连摆手,说:“不用,真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,那个泼咖啡的女人,突然又炸毛,“顾瓒!你现在这是当着我的面泡妞吗!咱们可还没有分手呢!有你这样的男人么!真是混蛋!”

    这个叫做顾瓒的男人,微微蹙了一下眉,沉了声音,说:“一定要这样纠缠下去?你若是不想好聚好散,就不要怪我说一些不好听的话,让你连最后一点颜面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一跺脚,拿起了另一杯咖啡,直接泼在了顾瓒的胸口,这一次,他倒是没有躲开,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。那女人摔了杯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傅冉拍手叫好,宋渺渺递了一张纸巾过去,忍着笑意,说:“擦擦吧。”

    顾瓒侧头,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伸手接过,说了声谢谢,“刚才不该躲的,只是有点条件反射。很抱歉,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一下,当做是给我报仇了。”她说着,指了指他胸口那一大片的咖啡渍,“以后跟女人说话的时候,留点余地,就不至于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这种人说那么多做什么?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。”傅冉坐回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对他笑了一下,也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留个电话吧,该赔的还是要赔的,你的衣服是因为我弄脏的,还扫了你一天的兴致,我感到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这会子,傅冉倒是不说话了,身子往前倾,一只手捧着下巴,笑嘻嘻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宋渺渺再三推拒,可这个顾瓒却异常的坚持。

    宋渺渺恨自己没有戒指,她往桌子上扫了一圈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直接把绑着头发的黑色皮筋拿了下来,在无名指上缠了几圈,对着他扬了扬手,说:“我老公很小气的,不喜欢我跟其他男人多说一句话,更别说是留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顾瓒看着她一副避洪水猛兽的样子,不由笑了笑,他还从未遇过那个女人,这样避讳他的。他索性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了上面,放在了她的面前,说:“我并没有其他想法,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你道歉。那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收起了钢笔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傅冉看着他出了餐厅,才收回了视线眯起了眼睛,笑嘻嘻的说:“不错啊,还是很有市场嘛,不说人品,刚才那个男人看起来还是不错的。可惜啊可惜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直接把写着手机号码的广告纸递了过去,说:“你要是感兴趣,给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了,这种男人也不是我的菜,而且但凡是被女人泼咖啡的男人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姑奶奶我看不上。”她说着,一下将她手里的广告纸夺了过来,当即撕了个粉碎,“当然,也要帮小叔好好看着他的女人,不能让你有别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着斜了她一眼,不过被咖啡泼过,身上还真是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等傅冉吃完,她们就先去了一趟商场,宋渺渺买了一套衣服换上,又去附近的理发店洗了个头,彻底的将身上的那股子咖啡味给洗没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们才去了家具市场,傅冉首先需要的是一张床,还有一张舒服的床垫。

    傅冉一个人在国外生活那么多年,其实是个极有主见的人,她是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。她把她拉出来,只是想让她出来见见人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当然,整个过程中,她还是会问问宋渺渺的意见,然后很认真的考虑。

    她其实早就看中了一张床垫,但还想看看其他的,就没有定下来,结果等回去准备买下来的时候,店员告诉她,已经给人先一步买走了。这会正好要去付钱,傅冉一听人家还没付钱,立刻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对方刚好抽出信用卡的时候,她一下拉住了人家的手,一把扯了回来,说:“先生,咱们先聊聊啊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转头,傅冉一惊,不由瞪大了眼睛,“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眼前这人不就是之前在餐厅里遇见的那个被女人泼咖啡的渣男么?

    顾瓒见到她也略有些惊讶,笑了笑,说:“好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转头往旁边看了一圈,便发现站在店内,坐在他准备买的那张床垫上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见不过一次的人,就不算陌生人了,而且他不是还欠着宋渺渺一件衣服么,正好能派上用处。傅冉二话不说,拽着顾瓒就走到了宋渺渺的面前,说:“她想买这张床垫,你让不让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一抬头,看到顾瓒,也是惊了一下,同一个人,同一天,遇到两次,算不算是一种缘分?

    她迅速站了起来,视线在眼前两人身上转了一圈,只见傅冉跟她眨了一下眼睛,立刻会意,点点头,说:“是啊,我想买这张床垫,能让给我吗?”

    顾瓒不是傻子,当然看的出来,要买这张床垫的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他笑着耸了一下肩,说:“恐怕是不行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。”他微笑的看着宋渺渺,不像是开玩笑,“我妹妹下周回来,指定了也要这张床垫,我刚才过问店家了,现货只有一张,从厂家发货过来,起码要两个星期,我妹妹性子倔强,我没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礼貌的笑了一下,暗自伸手扯了扯傅冉的衣服,想让她退一步。

    顾瓒的目光一直落在宋渺渺的身上,突然眯了眼睛,问:“我们是不是以前有见过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