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79章 车祸(2)
    “安叔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当宋渺渺看到安叔额头有嫣红的鲜血流下来的时候,一颗心沉到了肚子里,她顾不得压在她身上的傅冉伤势如何,用力的将她从身前推开,凑了进去,更仔细的看清楚了安叔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额头的血还在不断的往外冒,滴在了白色的气囊上,触目惊心。她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是她,是她说的那番话,才导致安叔这样不小心,才会出这样的车祸。

    安叔开车,从来就没出过事,甚至跟人剐蹭都非常少。若不是她跟他说那样的话,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是她的错!都是她的错!她是故意的,她太了解安叔的为人了,老实又正直,这辈子大概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儿。她就是拿捏了他的心理,才说出那样的话,想用这种方式,逼迫他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可她万万也没有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一时慌了心神,傅冉看到她愣在那里,抱着手,用肩膀顶了她一下,说:“快打120啊,你发什么愣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打120!”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抖着手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,就是没有找到手机,她着急的红了眼睛,像个眉头苍蝇一样,“手机呢!手机到哪儿去!我的手机呢!”

    “包里,包里,你别着急,不会有事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手袋!在手袋里。”她直接把手袋里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,手机落地,她立刻扑过去捡了起来,她输了一串号码,然后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好一会,才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开口,她就急着说:“是医院吗?这里出车祸了,对!对,出车祸了,很严重的车祸。这是哪儿?这是在哪儿?”

    傅冉从没见她这样惊慌过,直接从她手里夺过了手机,看了一眼手机号码,才发现,这压根就不是什么急救电话。没有备注,只是一串号码,可看最后几个数字,她倒是想到了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放在耳侧,沉稳的说:“三哥,我们这边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接到她电话的时候,正在开会,这些年,他手里一共拿着两部私人手机,都是私人号码,只是其中一个在六年前,已经对外停用。但他还是一直让秘书给这个号码冲话费,保证能够打通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少会带着这部手机,大部分时间都是被他压在抽屉的最底部,不见天日,今天算是个意外,还有一部手机出了问题,拿去检修,他就挖出这只手机来用。

    当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的时候,他几乎是第一时间,抬起了眼帘,看到屏幕上跳动的数字,停顿了大概有五秒的时候,他才拿着手机,直接出了会议室。这部手机被他弃用了那么多年,会打电话的人只有一个!

    一群高管,直接被他抛在了脑后,其中一个正在发言的,非常尴尬的站在那儿,不知道该继续说下去,还是等傅竞舟回来再继续。

    宋渺渺很少会慌张成这个样子,只通过电话,他就能感受到她的慌乱就,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与她结为夫妻的那三年,她从来没有这样过,就算曾经带着她出席宴会,碰到让她非常难堪的事儿,心里气到死,脸上还是会保持微笑;就算家里已经败落的一塌糊涂,可她表面上,依旧是风平浪静,叫人一点儿也看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于,就在她离开傅家的前一天,她都还能跟他谈笑风生,笑说这未来。

    她背着他做了那么多事,对着他说了那么多谎话,都能那样镇定自若,只一个车祸,就让她慌张成这个样子了?

    傅竞舟接个电话,便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只给助理方斯淼打了个电话,说了句会议延后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,容不得他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方斯淼正准备回会议室宣布散会,傅沅刚好从这边路过,往会议室看了一眼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斯淼低了一下头,说:“副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傅总有急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会议要延后。”

    “没记错的话,今天是要商议,老城区那块地皮的事儿,这事儿不是挺着急的么?”

    方斯淼微的蹙了一下眉头,心说这不才开的紧急会议么,那块地皮拍下来也有几年了,一直没动,最近不知怎么,董事会有人提了出来,这就上了行程表。

    可老城区那一块地方,很难动。

    傅竞舟当初为什么会出面拍下这么难搞的一块地皮,谁也不知道,就连他们自家人都不清楚。老爷子也由着他,现在有人来施加了压力,不得不动,事情就变得十分棘手。

    这都还没真的开始动呢,老城区里一批老学究已经开始鼓动人心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难以动工的地皮,很少有人愿意去接受,当时反对的声音不少,可傅竞舟就当没有听见,硬是拔得头筹,把地给拍了回来。拍回来了也不利用,可他就是有别的本事让人闭嘴,拍地的钱,他在另一项投资中,双倍赚了回来,也就没人说了。

    傅沅沉吟了数秒,皱了皱眉,说:“这事儿,可是老爷子直接下达了命令,近日一定要处理好,要不然这样,我来主持这个会议,到时候什么意见,我直接给傅总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斯淼看了他一眼,他自然知道这位傅副总是他们傅总的小叔,辈分是比傅竞舟高,可在公司的分量,可不是按照家里的辈分来分配。

    傅竞舟都说了会议延期,他只是个助理,怎么可能拂了上司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为难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傅总吩咐了会议延后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小三那边,我会交代。肯定不会连累了你。”说着,不管方斯淼是否同意,他就直接走进了会议室,对在座的人说:“傅总有急事要出去处理,这个会议暂时由我代替,刚才说到哪里,请继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救护车来的很及时,是就近的医院派过来的,安叔的伤势看起来较为严重,从车子挪出来都费了好大的劲。冲击最大的恰好是在驾驶室,整个门被撞的凹陷的很深。

    所幸没有发生更严重的车祸,这路口上的车子多,就算有红绿灯,也曾发生过好几次重大车祸。这一次,只发生两车相撞,并且没有发生更大的车祸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   宋渺渺和傅冉由于坐在后座,倒是没什么大碍,只是傅冉在车子被撞出去的时候,没有系安全带,撞出去的时候,她用手顶了一下,导致了手骨骨折。

    宋渺渺算是最为幸运,只撞了两下脑袋,其他并没有明显的伤势。

    只是她下车之后,头就一直晕乎乎的,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转,不知是惊吓过度,还是因为撞了脑袋的缘故。

    坐在救护车上,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安叔的身上,双手紧紧交握,脸色苍白,看着十分吓人。傅冉有些担心,便跟医生提了一句,“她是个孕妇,一会你们给她仔细做个检查,万万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然而,到了医院,有护士要带她去一趟妇产科,她却拒绝了,一直站在急救室门口,哪儿也不肯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赶到医院的时候,就看到她直挺挺的站在急救室门口,身边有个护士一直在劝说,她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走到她的身后,护士见着他,不由噤了声,然后识趣的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的心思全部都在安叔的身上,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,可能是站的有些久,她又感觉到一阵晕眩,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竞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,然而,他的手还没碰到她的身体,她就已经稳稳站住,一只手扶住了旁边的墙壁,另一只手摁住了额头,用力的晃了晃脑袋,想要把这种晕眩感晃走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手悬在半空,数秒时候,收回了手,背在了身后,冷哼一声,说:“头晕还晃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声,一下顿住,抵在墙壁上的手,微微用了点力气,指尖泛白。他怎么来了?是谁通知他的?傅冉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通知他呢!她紧拧了眉头,脑袋更晕了,还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她紧抿了一下唇,好一会才回过头,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脸那么白,还说没事?”他拧了一下眉,冰冷的语气里,多了一丝怒意,似乎是在生气,“先跟着护士去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张了张嘴,想要拒绝,可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,傅竞舟就打断了她,沉声说:“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里的担心,他看的清清楚楚,他冷然一笑,讥讽道;“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安叔了?还是说,他知道了你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你要一直留在这里,看他到底死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,你没有证据,就不要这样污蔑我!”

    他像是触到了她的要害,让她一下子炸了毛,她看着他的眼睛,说:“我只是关心他,纯粹的关心他而已!在你的心里,我已经坏到可以杀人灭口的地步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有些激动,脑袋又是一阵晕眩,这一次差一点摔倒。

    傅竞舟却一动不动,双手在身后,面无表情,垂眸看着她。那种神情冷漠的,好像她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宋渺渺索性靠在墙上,闭了眼睛,咯咯的笑了起来,低声说:“我们曾经的关系那么亲密,三年,同床共枕了三年,你却不知道我究竟是个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自嘲的笑着,医院安静的走廊里,全是她的笑声,听起来有些悲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