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0章 你是不是习惯了不说一声就离开?
    宋渺渺收住了笑容,深深看了他一眼,余光瞥见站在远处的傅冉,浅浅一笑,侧头招呼了站在不远处的护士,说:“带我去做个检查吧。”

    护士快步过来,便扶着她从傅竞舟的眼前走开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动,甚至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宋渺渺走了几步,就挣脱开了护士的手,示意她自己能走。护士也没有强求,只跟在她的后侧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傅冉的跟前,宋渺渺停下了脚步,微微拧眉看了她一眼,问:“你为什么要把傅竞舟叫来?”

    傅冉原本想要辩解,可看她现在的情况,还是不说为妙,便打了个哈哈,说:“我以前就跟三哥关系好,出了这样的事儿,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三哥,我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,我也是吓死了!没了主意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握住了她的手,宋渺渺的手凉的厉害,“赶快赶快先去检查一下,你的手那么凉。你别忘记了,你现在怀着孕,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才让宋渺渺回过神来。是啊,她现在怀着孕,不管怎么样,肚子里这个孩子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都有的。

    她轻抚了一下小腹,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,点了点头,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快点去,我在这儿看着。你放心好了,安叔福大命大,肯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一下头,就跟着护士走了。

    等宋渺渺走远,傅冉才快步的走了过去,伸手就是一拳怼在了傅竞舟的背上。

    他是稍微动了一下身子,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,拧了眉头,斜了她一眼,说:“皮痒?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都这样了,你也不知道关心一句?一句话而已,就那么难说出口?你人都到这里了!说句话还能让你死了不成?”

    傅竞舟蹙了一下眉,“就你话多,在这儿待着,我去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去了外面的露台。

    傅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嘁了一声,明明就是很关心,很紧张,第一时间就过来了,可说出来的话,却跟冰渣子似得,非要人难过不可。都说女人口是心非,男人还不是这样?

    傅竞舟走到露台,才发现身上只有打火机,没有烟。可,这个时候,他的烟瘾上来,怎么也忍不了。想了想,就去车里拿了烟,靠在车身上,抽了一根又一根。

    直到傅冉拿宋渺渺的手机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告知安叔刚从急救室出来,让他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他丢了手里的烟头,迅速的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正在跟傅冉说明情况,幸好车子的安全系数较高,没什么大碍,就是腿上的伤比较严重,可能影响以后走路,脑子的情况还要具体观察,以防脑子里会有积液的情况,身上肋骨也断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患者没那快会醒,你们家属先去给他办理住院手续吧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点了一下头,就跟着护士去了。

    半道上遇上检查完回来的宋渺渺,她的脸色依旧难看,低着头,快步的从电梯里出来,两人明明是迎面碰上,可她硬是没有看到他,就这样从他身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只脚已经跨进电梯内,却还是退了出去,回头,“宋渺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大概是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,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,见着他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就冷了一点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傅竞舟手里的单子,被他捏成了一团,同她对视数秒之后,才沉沉的说:“我想提醒你,安叔已经从急救室出来了,现在已经送去病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叔从急救室出来,她的眼睛才亮了亮,上前一步,问:“怎么样?安叔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的眼里满是期许,傅竞舟转开了视线,冷声说:“医生说暂时为什么大碍,还有继续观察,你跟我一起下去给他办住院手续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他带着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也不想就拒绝了,“我去病房看安叔。”

    “缴完费用,我跟你一起上去。”他黑深的眼睛,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后,就转身走进了电梯,一只手摁着开门键,就等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里除了他还有其他病人,她站在原地不动,跟他僵持,就是浪费了别人的时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想耽误别人,也不想被人骂,便立刻走了进去,站在了他的身侧,低着头。

    傅竞舟这会才觉得舒心了一点。

    出了电梯,他腿长步子跨的很大,走的也很快,宋渺渺跟的非常吃力,而且急症室大厅人又多,撞来撞去的,一下子两个人就隔开好远。

    这时,宋渺渺刚好被一个推进来的烧伤患者给拦住,她已经尽量不乱看,但余光还是扫到,那人被烧的很严重,几乎是面目全非。宋渺渺当即就一阵反胃,然后冲出了大门,找了个角落,一阵阵的呕。

    急症这边,进进出出的人都显得很忙乱,谁也不顾上躲在角落的她。

    傅竞舟交完费,一转头,身后便空空如也,只有来来去去的病人家属和护士,还有医生,哪里还有宋渺渺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拧了眉头,往前走了一步,视线迅速的在整个大厅里扫了一圈,角角落落哪儿都没有放过。他走到大厅的中间,终于还是忍不住拉了一个护士,问:“你看到宋渺渺了吗?”

    问的这样直白,可是谁认识你的宋渺渺啊!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穿着粉蓝色衣服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护士摆摆手,“没看到,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吐得差不多,回到急症大厅大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傅竞舟着一个护士,不知道在干什么,只见人家护士一脸惊慌,似是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问:“你在做什么?手续都办完了?”

    傅竞舟是背对着她的,但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,他的嘴角动了一下,被他吓到的护士,往后瞥了一眼,然后伸出手指,指了指,怯怯的说:“你要找的人,是不是她?”

    他站直了身子,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转过头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宋渺渺同他对视了两秒,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,说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气味,让我有点反胃,出去吐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,目光深邃的可怕,步步逼近,“你是不是习惯了不说一声就离开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自觉的想要往后退一步,她才刚刚往后走了一步,傅竞舟突然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臂,用力一扯,她整个人便撞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等她逃开,傅竞舟就在她耳侧说:“不要妨碍医生救人。”

    她刚要侧头,他就突然一抬手,将她的头摁进了怀里,不让她瞎看。

    确实不能瞎看,她看到那些个被送进来的伤者,估计又该去吐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急症好像特别特别的忙,刚才她在外面,听到开救护车的人说了一句,说什么又是车祸,又是大火,还有黑道打架斗殴,那司机还打趣,今个真是有趣的一天啊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额头抵在他的胸口,低垂着眼帘,耳边是那些患者哀嚎的声音,还有急匆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小声的说:“我没离开,我只是去外面吐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如此混乱的急症大厅,他们的周身像是围着透明的屏障,屏蔽了所有的嘈杂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心在这一刻,算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动,似乎都不愿意打破这样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抱歉,打扰一下二位,能不能不妨碍我们工作?要恩爱的话,请去外面的空地上,谢谢配合。”一位资历颇深的护士,看到这种现象,走了过来,还算客气的提醒了他们一句。

    宋渺渺闻声,迅速的回过神来,一下从傅竞舟的怀里退了出来,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结果还是撞到了被推进来的伤患身上,结果蹭了一手的血,衣服上都是。

    不等宋渺渺作何反应,傅竞舟立刻将她拉到身后,对那位脸色很臭的护士长,说了声抱歉,就拽着她迅速的离开了急症大厅。

    傅竞舟将她拽到一出没什么人的卫生间,想都不想就直接拉着她进了男厕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惊,动作飞快,另一只手迅速的扒住了门框,“这是男厕所!你要羞辱我,也别用这种方式啊!”

    他低声一声,“你还怕进男厕所?你不记得之前在魅色,你是怎么跟着我进男厕所的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怎么也不撒手,这是医院,来来去去的人多,怎么能跟娱乐会所相提并论,这里可是医院啊!他这是要做什么啊!

    “你不怕被人看见?”他语气里带着笑,看着她一脸慌张的样子,心情倒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将脸转向墙壁,压低声音,急道:“我就是怕被人看见,我才不能进去!傅竞舟,你到底要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再废话,走到她的跟前,狠狠拽过了她另一只手,低头看了她一眼,嘴角勾了一下,笑说:“跟我进来不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?”语落,他就直接把她抱了进去。

    卫生间的门关上,过了几秒,大门开了一下,紧接着一个正在维修的牌子,就挂在了门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