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2章 轻重缓急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是嫌她现在还不够倒霉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,怒气被他隐藏的很深,让人难以察觉。这句话说的,仿佛是在说一件公事,理所当然,让人牙痒痒。

    傅冉顿住,话到了这里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往外瞥了一眼,宋渺渺她们已经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傅冉,你也在啊。”钟秀君对傅冉的态度还算不错,起码不会正面给脸色看,虽然傅海平是傅家老三,可地位却妥妥的摆在那儿,叫人不敬也不行。所以对老三家的人,钟秀君一向客客气气,绝对不会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傅冉一转身,见着她手上打着石膏,钟秀君便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,看了宋渺渺一眼,问:“你们是一块的?”

    不等宋渺渺开口,傅冉就上前一步,一下将她挤开,站在了钟秀君的身边,笑道:“大伯母,是我找小婶出去的,家里的佣人没有告诉你吗?今天也是我麻烦安叔过来接我的,本来是高高兴兴的打算回家住,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儿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倒霉了,然后害了安叔。我最近是真的特别倒霉。”

    她又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安婶,一脸歉疚,一只手搭在了她的手背上,“对不起啊,安婶,要不是我的话,安叔就不会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将所有的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,钟秀君他们自然也没有道理再去责怪宋渺渺的不是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的出来傅冉的用意,她心里也很清楚,傅冉的父亲傅海平在傅家的地位,大概就仅次于老爷子了。就算是一家人,也不敢随随便便得罪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个当大哥大嫂的,有时候还得笑眼盈盈的听他打官腔呢。

    傅冉大概也是吃准了这一点,有时候在家里,就显得肆意妄为一些,特别是父母都不在身边的时候。

    傅冉挽着钟秀君的手往病房内走,推开房门的时候,她顺嘴说了一句,“三哥可关心我了,听到我受伤,立刻就过来了。好在他来的及时,不然就我跟小婶两个人,哪儿搞的定那么多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们刚一进去,傅竞舟就站起了身,“妈,安婶。”

    傅冉虽然已经提前打了预防针,可钟秀君的脸色还是变了变,深深看了傅竞舟一眼,笑了一下,这才侧头看向傅冉,拍了拍她的手背,说:“你三哥向来照顾弟弟妹妹,你们呀,闯了什么祸都爱找他。就吃准了,他不会发火。”

    傅冉咧嘴一笑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点到即止,说多了反倒不好。

    钟秀君走到床边,沉声问:“医生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安叔的腿上的伤最为严重,就算痊愈了也会落下后遗症,不过我想以后开车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肋骨断了一根,脑部的情况还需要观察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她一下拧起了眉头,“车祸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“警察看了监控,也了解了现场的情况,虽然另一辆奥迪是突然冲出来的,但是安叔闯红灯,所以可能要全责。奥迪车主也受了伤,我还没去看,不知道伤势如何。”傅竞舟站在一侧,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钟秀君皱眉,不由提高了音量,“这叫不严重?那我倒要问问,怎么样的车祸,才算是严重!是不是要等人死了,才叫严重啊?”

    她这话,是说给宋渺渺听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楼下,是她说了一句没事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病房门口,低着头,手里还领着吃的东西,这会这一袋子吃的,显得她多么冷血无情,好像在说,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吃东西!

    她暗暗的背过了双手,将那袋子小吃掩藏在了身后,垂着眼帘,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一下手表,斜了傅竞舟一眼,低声责备,“现在还不是下班时间,公司最近没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听你爸说了,老城区的那块地皮你要是搞不定,你这总经理的位置,可是难保。你还有时间,管其他事儿?让方斯淼或者你小叔过来处理,不就好了?我们他们在没用,这点小事还是能处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。”傅竞舟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分寸?你有什么分寸,我真是搞不明白,你当初干嘛去搞那块地,弄回来了,也不作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这里是医院。”他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钟秀君横了他一眼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其实这话,她也是间接给傅冉说的,想让她知道,傅竞舟不是没有正事儿的人,平日里忙得很,别什么小事儿琐事都找他。

    一方面隔山打牛说给傅冉听,一方面还是提醒傅竞舟做什么事儿都要讲究一个轻重缓急。

    傅冉虽然把事儿都揽到自己身上,可钟秀君那般精明,傅竞舟为什么那么及时到这里,自己的儿子,又经过这么些事儿,她心里自然有个数。

    钟秀君到底是长辈,一番话之后,病房里格外安静,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钟秀君才稍稍缓和了神色,往傅冉的方向看了过去,说:“冉冉,你也受伤了,这几日就好好养着,我让厨房多给你炖点骨头汤。其他事儿,你就不需要多操心了,安叔车祸的事儿,记得不要跟老爷子说,叫他担心。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傅冉连连点头,“麻烦你了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摇了摇头,紧接着,目光一转,落在了宋渺渺的身上,神色也冷了几分,“还有你,怀着孕就不要到处乱走,好好在家里养胎。但凡是出了半点意外,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?才安分多久,就坐不住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依旧垂着眼帘,就算不看,也知道钟秀君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脸色,她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先回去吧。反正留在这里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走了,回头见,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傅冉二话不说,就拉着宋渺渺走了,一刻也没有停留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刚一出门,钟秀君就哼了一声,然后睨了傅竞舟一眼,说:“我警告你,你以后少掺和这种事儿,特别是跟宋渺渺有关系的!以前吃的亏还不够吗?别以为冉冉那么说,我就真的相信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压低声音,“安槐是个什么样的性子,我心里清楚,是万万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儿的。你也知道一周之前,小安良心发现在我们面前说了些什么。她心机那么深,回家那么些日子了,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个傅沅,他肯定什么事儿都会跟她说。要说今天安槐出事儿,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我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说话,只是想到了宋渺渺那种过于关心和紧张的神态,也许,安叔出这场车祸,真的跟她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但肯定不会是钟秀君想的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钟秀君见他沉默,忍不住拧了下眉,将他叫了出去,行至走廊尽头的窗户前,停住脚步,转身面向他,低声说:“你好好管管公司的事儿吧,你知不知道上次你从北京回来,北京的事儿最后是给接受的?”

    傅竞舟自然知道,“小叔。”

    “傅沅这人平日里看起来与世无争,一副心态平和的样子,说起来是帮你,什么都是帮你。可老爷子是看在眼里的,你也知道爷爷的心思,他只看人做,不听人说。你要是再这么不知轻重,你跟傅沅的位置,恐怕是要对调了!我现在可算是看出来了,宋渺渺是想帮着傅沅占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少跟她扯上关系,最好是不要有任何关系。你可别忘记,你爷爷还最讨厌一点,就是做人没有道德伦常!不管老爷子现在有没有再次接受宋渺渺,她现在名义上都是你的小婶,你要是再跟她过多解除,再被你爷爷知道,有你受的!”钟秀君眉头紧拧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没有丝毫变化,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,仿佛这些事跟他没有关系,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他一会,然后长长的吐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你现在那么大了,不是我想要说你,是我跟你爸爸,对你的期望比较大。难不成,你是想被你大哥二哥比下去?让他们骑到你头上来?我可不依,你爸爸现在最看重你,你也被让他失望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眉头终于动了动,“妈,我跟大哥二哥的关系很好,他们也帮我,不存在谁骑着谁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再说下去,傅竞舟便打断了她,“我今天跟悦桐约了人在外面吃饭,不回家了。时间差不多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傅竞舟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钟秀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,因为一些不知所谓的人,而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她的儿子,一直以来就很优秀,也该是最优秀的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