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4章 陌路人
    “对了,三哥最近去哪儿了,一天到晚也见不着他人。”

    傅冉说着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一下坐了起来,怀里抱着抱枕,揣测道:“不会是大伯母私下对他说了什么,故意避开我的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有片刻的走神,并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,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,三哥去哪儿了,我回来之后,还没在家里见过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噢,这个啊。这个你就问错人了,轮也轮不到我来管他,你都不知道,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。”宋渺渺对着杯子里浮起的茶叶,轻轻吹了吹,然后浅浅的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傅冉拖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她盯得难受,终是耐不住,瞥了她一眼,说:“你想说什么,你就说呗,你这么看着我,我也猜不出你心里在想什么,更猜不出来你想问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冉几步挪到她的跟前,小声的问:“你真的到现在还没想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渺渺一脸茫然,她也没失忆,需要想起点什么吗?

    “就是出车祸那天,我让你打120,结果你打错电话的事儿啊。你不会到现在为止,还认为三哥是我叫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一下,车祸一出,她脑子里一团浆糊,她只记得安叔伤的很重,她很害怕,还有,她说真的打了120啊,不然那个救护车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说,傅竞舟是我叫来的吧?”

    傅冉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,“确实就是你叫来的啊,你那天根本就没有打120,你把电话打到三哥手机上了,而且还是一口气把手机号码背下来那种。你竟然忘的一干二净,看来那场车祸,你真的是被吓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渺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傅竞舟的号码她也不会背啊,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拿起了手机,翻了一下通讯录,果然在上面看到了一串熟悉又陌生的号码。那是傅竞舟曾经的手机号,六年前的。

    她当即吸了口凉气,懊恼不已。她竟然会在那种时候,下意识的打了这个号码,最不可思议的是,竟然打通了!

    傅冉见她愣神的样子,凑近了她的脸,小声的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回神,目光一转,便看到她近在咫尺的脸,伸手一下将她推开,神色恢复了正常,将手机放在了一侧,说:“没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在最危险最害怕的时候,想到的第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宋渺渺剜了她一眼,傅冉便笑着停住话头,顿了数秒,用最快的速度,说:“这个人一定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!”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伸手打了她一下,傅冉像是猜到她要动手,已经先一步跳开了,笑的尤为灿烂,“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我等着你们的回响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胡说八道。”宋渺渺拧了眉头,即便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,这样的话,还是让她觉得心惊肉跳,“我们已经各自结婚了,就算我的婚姻是假的,可他们不是。他现在是有妇之夫,你不要瞎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紧张什么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说说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异常严肃,“这种话,说都不要说,就算是我们两个人,也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她这模样看着是要生气,傅冉便收起了调皮的性子,说;“好好好,我不说,我以后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你也别跟任何人说,谁都不要说,你就把它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失忆,我失忆好不好?”

    见她如此认真的说出这句话,宋渺渺才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默了一会,傅冉又开始嬉皮笑脸,“对了,明天陪我一起去机场接个人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对于上次的事儿,她还心有余悸,最近是一步都不愿意出去,更不想坐车。

    车祸发生的时候,她还没觉得有什么,事后,才慢慢感觉到了害怕。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,她应该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孩子身上,她不可以出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次我自己开车,一定稳稳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傅冉,不是我不愿意,是我现在的情况,不适合外出。我肚子里的孩子三个月都没到,我真的很怕出一点儿意外。他可以救小恬的命,我必须要安安稳稳的度过这十个月孕期。抱歉。”

    傅冉一拍脑门,“你看我这脑子,把这事儿给忘记了,你确实不好跑来跑去,那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待着。你不知道,我那个朋友,是在国外认识的,之前就一个劲的给我说她哥哥如何如何好,到现在还是单身,非要介绍给我认识。昨天她特意打越洋电话回来,说一定让我去机场接她,顺便介绍她哥哥给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是想找个人陪我去壮壮胆子,活跃气氛,不然多尴尬啊。这就是变相相亲啊,我从来没干过这事儿!”

    傅冉长长叹了口气,重重的靠在了沙发背上。

    不过宋渺渺看的出来,她心里还是有一丝期待的,如果真的没有半点期许,她傅冉才不会管对方是谁,铁定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晚饭之前,宋渺渺被老爷子叫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傅冉还真是猜对了,安叔车祸的事儿,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,连带着之前小恬突然失踪被人贩子带走的事儿,也一块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洪是个古板又严肃的老头子,但凡是他认定了的事儿,不管谁劝,都说不通。但他在傅家的威严,是谁都无法撼动的,就连傅海平,官位那么高,见着老爷子,还是存着几分惧意。

    谁也不敢在老爷子的面前瞎说话,乱说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深知老爷子的威严,这么直接找她谈话,说明事情已经开始严重化。

    老爷子坐在红木沙发上,双手搭在手杖上,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他的正前方,中间隔着一张红木茶几,房间内安静的落针可闻,气氛有些紧张。宋渺渺感觉自己像个犯了重大错误的学生,被叫到了校长室,等待着校长的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?”老爷子缓缓开口,中气十足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一下唇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说:“我不知道您想要听哪一件事,我怕说错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哼笑一声,点了点头,说:“也是,就你犯下的错误,想要说清楚,怕是很难。对于你的事儿,我一直不出面,是因为秀君说的不错,小恬毕竟是我们傅家的血脉,就算不是我们傅家的血脉,这样一个孩子,我们岂能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“让你再进这个门,也是希望以后孩子有个好名声,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我们傅家的一份子。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我们的宽容以待,换来的是你的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,没有半分情绪,仿佛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情况。可这看似轻巧的话,落在宋渺渺的心里却是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,收起那些个小伎俩,放弃你的小心思。安安稳稳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,治好小恬的病,并且在这段时间将功补过。说不定,以后你还有机会见到你的孩子。如果你再兴风作浪,搅和的家里不得安宁的话,我可以选择放弃小恬和你,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怔了怔,她想要开口辩解,一抬头,对上老爷子的视线,还不等她开口,老爷子便问:“你还有什么话想说?”

    她同他对视,张了张嘴,终了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轻轻点了点头,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了点头,“我会看你的表现,没话想说,就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下唇,点了点头,挪步到书房门口,便停住,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,犹豫了好一会,还是忍不住开口,“如果这些事里头有误会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,到了今时今日,你要认清楚你的现状,你在这个家里是怎样的一个存在。你觉得所有的事情,追究清楚了,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吗?”

    她垂了眼帘,轻点了一下头,轻扯了嘴角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是真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出了书房,在楼梯口遇到了傅冉嘴里说的好几天没见着的傅竞舟,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倦,领带扯开,领子有些乱。宋渺渺看到他,立刻停下了脚步,两人之间隔着四五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傅竞舟起初没看见她,走了两步之后,像是有多察觉,缓慢的停下了脚步,并没有转过头,就只是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突然想到白天傅冉跟她说的话,她说傅竞舟是她叫来的,是她打错了电话。所以那天,她才会在医院看到他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站着,谁也没往前走一步,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宋渺渺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,她立刻收回视线,低头往前走。这时,老爷子从书房里出来,精锐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,道:“竞舟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他转过身,宋渺渺正好走到他的跟前,两人就这样擦身而过,谁都没有看谁一眼。

    犹如陌路人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