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5章 孰轻孰重,孰好孰坏
    宋渺渺刚走到房间门口,身后就传来了轻微的关门声。她顿了一下,喉头微动,稍稍扬起头,深吸了一口气,露出一抹浅笑,便若无其事的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书桌前,老爷子将手杖放在一侧,弯身坐在了大班椅上,“小舟,你这人一向循规蹈矩,懂事之后就很少做错事,让人操心。你应该知道,我对你的期许很高。前几年,沈家老大沈建成,也就是你的岳父,经过调配,荣升S省的省长之后,一切就都不同了,你明白吗?你我心知肚明,这个S省的省长只是过渡,再过几年,很有可能,他的位置会比你三叔还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现在心里是什么想法,总而言之,你跟沈悦桐,无论如何,都不能离婚。沈家三个儿子,大大小小都有个头衔,他们家老爷子也是离休干部,当年在政界可是个风云人物,就是站错了队,架空了之后,沈家的风头一下子就被打了下去。但他们三兄弟这几年的势头,一年比一年好,日后一定不容小觑。就说你最近在处理的老城区的事儿,你可曾打听过?那位陈老先生最得意的学生,就是你岳父,说不定你岳父能说动他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垂着眼帘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从抽屉里拿出了烟斗,轻轻敲了敲桌面,指了指就近的火柴盒,“给我点个烟。”

    他依言,走到老爷子的跟前,亲自给他点上。

    老爷子吸了两口,白色的烟雾缓缓的从他的口鼻间喷了出来,全数扑在了傅竞舟的脸上,烟斗又一次在桌面上轻叩了两下,说:“这种时候,你该分清孰轻孰重,孰好孰坏。别犯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脸上的神态依旧不变,轻点了一下头,低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眯着眼睛,站了起来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老生在在的说:“公司交给你,我放心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去吧,准备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正好是周末,下午傅冉打扮了一番,就开着车出去了,今晚会不会回来还是个问题。宋渺渺站在窗边,看到她开着一辆黑色的宾利出门。

    钟秀君带着小恬去医院做定期检查了,整个下午,这大屋里应该没什么人。她在房间里待了一周也是闷坏了,想出去散散步,走一走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这方雅康将近四点半才带着儿子出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直坐在窗台前的榻榻米上,从早上开始一直盘算着人头,这是最后一个。现在这大宅里,除了佣人,就真的一个傅家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犹豫,她换了一身衣服,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楼下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,格外安静,她就像个小偷一样,一边往下走,一边探头探脑的往大厅里看,确定了一个人都没有,脚步才快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去傅家后面的院子里转了一圈,她记得傅家还有一个玻璃花房,有专门的园丁打理,一年四季里面的花草都不一样。每逢春天,宋渺渺就喜欢去花房里赏赏花草,喝喝茶。

    春困最厉害的时候,她就趴在那边睡觉。

    后来,园丁的花房里安置一把藤椅,她睡觉就更舒服了。她记得那个园丁是个女的,姓林,四十多岁,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有气质。花房的中间,放着一架钢琴,有一次,宋渺渺去的时候,就见她穿着一件雪纺的长裙,坐在钢琴前弹奏,音乐声流畅优美,她的身边开满了鲜花,画面更是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宋渺渺当时就觉得,这个中年妇人应该不是普通的园艺工人。不过宋渺渺并没有去深究她的身份,平日里,也只是向她讨教关于种植花卉的技巧,还跟她学了几日插花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么多年过去,她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宋渺渺沿着石子路往前,走过游泳池,便看到了玻璃花房。远远看着,外面的一些花草,已经凋谢,看起来有些荒废的样子。

    走近了才算是看清楚,这花房确实废了,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人没有打理过,里面的那架钢琴还在,只是周围的花草都烂了。再不似曾经那般,花团锦簇,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她曾经躺过的藤椅也不见了,只剩下树根形状的桌椅。

    六年时间,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但也足以让一块土地变迁,让一个人改变。

    她在周围逛了一圈就回去了,刚走到正门前的喷水池,一辆车子就停在了她的跟前,她明明避开了,可这车子却硬是停在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了下眉,往后退了一步,紧接着,沈悦桐就从车上走了下来。随后,就有佣人出来,帮她把车开去车库。

    沈悦桐衣着光鲜,妆容精致,那饱满的神态,一点儿也不像是刚刚下班的人,反倒像是正要去上班的人,元气满满,精神奕奕,她整个人看起来神采飞扬,穿着驼色的妮子大衣,臂弯上挂着一只黑色的漆皮包包,高跟鞋踩着地面,叩叩响。

    她径直的走到宋渺渺的跟前,今时今日,沈悦桐的气势,完全压过了她。她再不是当年的沈悦桐,她也不再是曾经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水味,“终于肯从房间里出来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张素着一张脸,眉眼淡淡,许是五官娟秀的缘故,这样的她反倒让人觉得更舒服一些。她的脸上从来都不会有一丝的自卑感,即便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说:“正准备回去,刚好,你回来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转身,沈悦桐就伸手,一下将她拽了回来,“我话都没有说完,你走什么走?谁允许你走了?你要认清楚,今时今日,在这里,你的身份,比佣人还不如。想少受点苦,在我面前听话点,说不定我心情好,让你多痛快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你以为你躲在房间里,就可以相安无事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神色不变,昨天老爷子说的话,都在脑子里,她只有忍,也只能忍,“那你想说什么,你说我听,你让我走,我再走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般冷静,沈悦桐倒是没有想到,她双手抱臂,往前走了一步,凑到她的眼前,低声说:“这么能忍?你之前不是还趾高气昂的跟我说,小恬要是有什么事,你就不会放过我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语,目光落在前方。

    “你就真的那么想留在傅家?为了留在这里,就算让你的女儿受尽委屈,也在所不惜?”

    见她的神态没有太好变化,沈悦桐已经有几分不耐,她冷哼一声,凑到她的耳侧,笑道:“我告诉你,不管你怎么隐忍,我绝对不会让你的孩子,留在傅家,甚至留在这个世界上。你就等着吧,我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垂在身侧的手不由紧握成拳,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,“你到底要干什么!你就不怕被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猜猜看,就算知道,竞舟会站在你这边还是我这边,傅家会站在你这边,还是我这边呢?”沈悦桐的模样十分张狂,眼里戏谑的意味很浓。

    宋渺渺明知道她是故意激怒她,可她还是忍不住,稍稍侧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她说什么,她突然伸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双手,然后鬼叫了起来,整个人便直勾勾的摔进了旁边的喷泉池里,溅起了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她也被带的差一点跟着栽倒进去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,溅起的水花,打湿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喷泉池里,放置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石头摆设,类似于石林。沈悦桐这么倒下去,不偏不倚就撞到了那些石头,由着冲击力大,有一块差一点被撞倒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那儿,一时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已经有佣人看到情况,纷纷冲了过来,一下子就聚起了三四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远处前后驶来两辆黑色的奔驰,只一会停在了她的身边,钟秀君先一步从车上下来,看到被佣人从水里捞出来的沈悦桐,一愣,“怎么回事?发生什么事了这是?”

    沈悦桐这会似乎是晕了过去,额头上有个极大的伤口,正呼呼往外冒血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佣人过来,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听到动静的时候,三少奶奶已经掉进去了。在场……在场就只有五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变得极轻,像是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宋渺渺仍然有些木讷,摇了摇头,却一句话也没说。她知道,说了也没用,说了也白说,不会有人相信,沈悦桐是自己摔下去的。

    真如傅沅所说,树欲静而风不止,她已经很小心了,这样小心翼翼,沈悦桐还是要找她的麻烦,她能怎样?

    多么凑巧,前些日子,傅竞舟一直都很晚才回来,今天却格外早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的时候,钟秀君正好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,格外响亮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抬了一下眼帘,视线飞快的在傅竞舟的身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将现场的情况扫视了一圈之后,走到沈悦桐的身侧,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一边往屋内走,一边让佣人叫家庭医生过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沈悦桐,从她的身侧走过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背脊挺得笔直,苍白的脸上,钟秀君留下的五指影特别的明显。等他们的脚步声远去,她才低下头,扬了嘴角,笑的十分无奈,还夹杂着几分憋屈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闹,冲过去跟他们说,她根本就什么也没做,是沈悦桐自己摔倒的!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真的!

    然而没用的,就算闹翻了天,就算她的身上长一百张嘴巴,都没用的。他们不会相信她说的话,谁也不会,就算相信,他们也会选择站在沈悦桐那边。

    沈悦桐有一句话说的很对,到了今时今日,她宋渺渺在宋家的地位,恐怕是连佣人都不如。她如今仅仅只是工具,甚至还是一个可以抛弃的工具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胸口闷的厉害。

    偏生就是今天,傅沅晚上有应酬不回来,傅冉也去接朋友了不回来,这个家里唯一能够帮助她说两句话的人都不在。孤立无援,还是回房间,或者该去道个歉,让沈悦桐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步,她又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停在她边上的车子摁了一下喇叭,她吓了一跳,立刻往后退了几步,车子从她眼前开过。后面那辆车子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降下了车床,映入眼帘的是安叔满目的愁容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坐在边上的安婶,便立刻拽了她一下,小声的说:“别管闲事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可宋渺渺却听的清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