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6章 道歉!
    宋渺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,家庭医生到的时候,她本想做点什么,但佣人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医生一到,她都来不及说一句话,佣人就快她一步,拉着医生匆匆忙忙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会就像个千古罪人一样,连弥补的机会都不给她一个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吹在脸上,凉凉的,还挺舒服。刚才钟秀君那一巴掌,她到现在脸颊还火辣辣的呢。

    暮色将至,宋渺渺才转身进去,回到楼上,她站在傅竞舟和沈悦桐的房间门口,犹豫了好一会,最终还是没有敲门。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,眼前的门却开了。

    钟秀君从里面出来,见着她,当即皱起了眉头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吸了口气,又缓缓的吐出来,说:“我来看看沈悦桐,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装什么好心?我以为你最近安分了,是终于想明白了,看样子你还是执迷不悟啊!要不是看在你肚子里已经有了的份上,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!”她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,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“你给我滚远一点,别在我眼前晃的我心烦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下将宋渺渺从眼前推开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怀着孩子,钟秀君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记挂着小恬,一时便不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一下,还是回房间待着比较好,这种时候,就不往枪口上撞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她不想,钟秀君不想把事闹大,沈悦桐也不可能就此罢休。到了晚饭时间,老爷子就知道这事儿了。

    佣人的嘴,利用的好,那就是一把利器。

    吃晚餐的时候,沈悦桐带着伤还是要下楼,傅竞舟让她在房间里休息,她偏偏不,美其名曰,“不想让大家误会了渺渺,她得解释解释,她是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多加阻挠,由着她去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一顿饭,还没开始吃,气氛就严肃到让人有点吃不下。

    沈悦桐的脸色白了跟纸片一样,可她还是努力扬着笑容,一脸没事的样子,大家看着都别扭的很。

    方雅康见着,不由啧啧两声,“悦桐,你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照镜子?你看你这小脸白的,不舒服就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嘛,女人的身体很重要的,你怎么好这么糟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脑袋上的伤口,还在流血么?要说,楼上那位也是太凶悍了,她这是想害得你破相啊,你以后离她远点。这种人,说不准,还会干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立刻辩解,“不是,不是的!二婶不是你说的那样,我是自己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都听佣人说,他们都亲眼看见,是宋渺渺亲手把你推下去的。你还要替她瞒着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今个,钟秀君特意让保姆带着小恬在楼上吃饭,没让她下来,就是防着会遇上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沈悦桐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袖,说:“二婶,你别说了,我没什么事儿,医生说就是皮外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再这么容忍下去,她就要无法无天了。你说说,她来傅家之后,往你的身上泼了多少脏水了?你还忍,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退一步海阔天空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人家这是得寸进尺啊。”

    话刚到了这里,安叔的声音,才后侧响起,他拄着拐杖,同安婶一块过来。是老爷子叫他们过来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会正憋着气,并没有任何回应。安叔就跟安婶一块站在一侧,没再多说一句话,见着氛围有些凝重,便知道,没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老爷子对身侧的老管家,说:“去楼上把宋渺渺叫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来敲门的时候,宋渺渺正准备洗澡,一开门看到他,就知道事情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,沈悦桐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进屋把头发整理了一下,就跟着老管家下了楼。

    今个家里吃饭的人还算齐全,连老四傅洵都在,他一直是个安静的主,不多话,也不多事,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部队里,甚少回来。也就傅冉和傅沅不在,愿意帮她的都不在,真正是个好时机,一个能把她彻底踩在脚底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她走到餐厅,都不知道自己该站在那里,略有些无措。最后就站在了安叔他们的前面,看了老爷子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叫你下来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看到沈悦桐虚弱的坐在那儿,就明白是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,您想让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:“我当然不会让你自己跳进水池里,撞的一头是血。事情的经过,你也不用说了,我已经了解清楚。其他也不让你做什么,你现在的身体,也不适合做什么,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给悦桐道个歉,并做个口头保证。”

    方雅康闻言,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“做了那么多缺德事儿,就一句话对不起完事儿了?这也太便宜她了!”

    她眼珠子一转,笑着说:“爸,你就让她说个对不起,多简单啊。这种不知悔改的人,你让她说一百次对不起,她都不会犹豫半分。要不然,你让她在悦桐面前跪下来,磕三个响头,一定要响亮的那种,然后说三声对不起。这样才有点效果嘛,不然也太没有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!”沈悦桐轻扯了一下她的衣服,给了她一个眼神,示意她不要乱说,“不用不用,对不起都不用说,真的不用,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。渺渺现在怀着孕,还是上楼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怀孕怎么了?怀孕又不是要死,哪有那么矜贵,孩子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脆弱,跪一跪,磕个头,还能没了不成?她现在不就是仗着肚子里有个小的,才那么猖狂的吗?你们越是容忍,她就越是有恃无恐,就等着吧。过了今天,以后等她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,就更是无法无天了。”方雅康一边说,一边翻了个白眼,然后又苦口婆心的对钟秀君说;“大嫂,悦桐才是你的儿媳妇,之前的事儿,你不追究,今天悦桐头都破了,你还不追究,你这当婆婆的,是对前媳妇儿偏心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还有小三,你也不说句话,这是还留恋旧情,就不顾你现在老婆的死活了?你让悦桐受这般委屈,你心不痛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吸了口气,余光瞥了老爷子一眼,恰好就对上了老爷子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不笨,看的出来老爷子的意思,他是在等着她自己做决定,要怎么做。她咬了咬唇,视线在在座的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看着这些人,包括傅竞舟不为多动的样子,鼻子莫名的发酸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往前走了一步,说:“我愿意跪下来跟你道歉,并且磕三个响头,说三声对不起。我希望,你可以原谅我,原谅我今天做的一切!”

   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几乎是喊出来的,带着满腹的委屈,强忍着眼泪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六年里,她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和委屈,她的身份再低微,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底线,做错了她认,没有错,她怎么也不会认的!

    沈悦桐没有说话,倒是方雅康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“那你赶紧啊,我们还要吃饭呢,谁陪你在这儿玩啊!”

    宋渺渺低着头,垂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握成了拳,指甲嵌进肉里,一阵阵的发疼。她舔了舔唇,抬起头,看向在座的所有人,说:“我希望,这件事不要告诉小恬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眶微微泛红,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又一圈,到底还是忍住了。哭是没有用的,在这些人面前哭,一点儿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傅竞舟从始至终就没有看她一眼,他只是端坐在那里,风轻云淡的样子,仿佛眼前这一切,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是了,难不成,她还指望他能够站出来,挡在她的面前,将她护在身后吗?就像之前,他们一起去吃老婆婆的小馄饨,遇上流氓时,他站在她的面前,保护她,那般英勇。

    还指望,他能像曾经一样,听到有人在背后说她的不是,会不动声色的对那人说:“我的老婆不需要你来评价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宋渺渺的脑袋里莫名的想起了好多事儿,可到了这一刻,那些事儿,就跟冰渣子似得,扎在她的心里,难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下跪,就算她不是男人,下跪这种方式,也足够侮辱人了。

    她吸了口气,松开了拳头,慢慢屈膝,膝盖一下抵在了冰凉的地砖上,有点疼。她垂着眼帘,说了一声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然后磕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哦,这样不行哦。”方雅康突然叫起来,“我都没听到声音哎。”

    一直低垂着眼帘的傅竞舟,一只手紧握着筷子,突然抬起眼帘,看了站在前方的安叔一眼。

    方雅康敲敲桌子,“重新来,这次不算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忍气吞声,“好,我重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卯足了劲头,要拿脑袋撞地的时候,站在一侧的安叔,突然上前,本想拽住她的手,可安婶用力一拽,他便扑了个空,宋渺渺的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,这一次是真的有了响声,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下去之后,也一直没有上来,可能是太重了,她有点晕。

    “别给这种人磕头!老爷,所有的事儿,根本就不是渺渺的问题!也不是她在背后搞的鬼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