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89章 揭露(3)
    傅洵会在这个时候开口,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都有些诧异,抬起眼帘,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沈悦桐一下止住了眼泪,双目微瞠,愣愣的看着他,脸色发青,垂在身侧的手,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。

    傅洵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,如往常一样,面无表情。这一张脸,充满了阳刚之气,大概是在部队里待的时间久了,长时间风吹日晒的,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,他的五官长得好看,听说他以前长得很奶油小生,自从进了部队,晒黑之后,就多了一份男人味。他常年在部队,就算在家里,也守着部队的纪律。腰杆挺得笔直,浑身散发着军人之姿,“我听佣人说,是宋渺渺把悦桐推下去?”

    他不笑的时候特别严肃,在场的人,包括方雅康在内,都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能看到他笑的机会不多。

    犹记得,他曾经的老婆还在身边的时候,倒是时常看到他动一动嘴角,扯出一个淡淡的笑。这种人,要么不笑,笑起来,则苏死人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,同样满目惊讶,惊诧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是说话。毕竟,她同他没有任何交集,只以前的时候,同他的夫人关系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餐桌旁边站着的其中一个,便是作证宋渺渺把沈悦桐推下去的佣人。

    傅洵目光一转,便直勾勾的射向了她,“就是你说的吧?”

    这佣人低着头,双手放在身前,即便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,也能感觉到她此时的紧张,她的声音略有些发颤,磕磕巴巴的说:“是……是我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,不带一丝情绪的说:“你把当时的情景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佣人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眼珠子转了一圈,“那个,小琴比我看的更清楚,让她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你把你看到的说一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威严摆在那里,她不说也不行,佣人舔了舔唇,看了沈悦桐一眼,那模样就差要跪下来了,“其实……其实我根本没看清楚,我在外面浇水,听到声音,一转头就已经看到三少奶奶栽进水池里了,而五太太就站在那里,也没有主动上前去拉人。他们都在说五太太不喜欢三少奶奶,两人有过节,所以……所以,我就……我就猜测,就以为是五太太把人推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猜测!好一个你以为!”老爷子用力一拍桌子,“你们在这里做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,主人家的事儿,是你们随便私底下可以乱嚼舌根的吗?你们在进来之前,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培训吗!是谁把你们这群爱嚼舌根的给招进来的?”

    那佣人吓的就差要跪下了,颤颤巍巍,低着头,不在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便再没人说话,周遭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片刻,傅竞舟侧目看向坐在身侧的傅洵,“四叔,你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?”

    傅洵闻言,侧头,对上了他的目光,眉梢微微一挑。又往沈悦桐的方向看了一眼,并没有立刻开口。

    钟秀君连忙阻道:“不用说了!悦桐刚才也说是意外了,她从来也没有说过是宋渺渺把她推下去的,都是这些个佣人,在背后作怪,也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垂了眼帘,“妈,你让四叔说吧。不说,还以为又是我主动陷害的渺渺。”

    傅洵点头,“我看到,是悦桐先伸手抓住了渺渺的手,然后拉着她,就往池子里摔了进去。至于到底是谁推的谁,我也不好下定论,毕竟有点距离,我也不知道她们之间究竟说了些什么,不太好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宋渺渺一直站着,并没有太多的动作,也没有说太多的话。”

    傅洵一向都不管这种事儿,也绝对不会多嘴一句,但若是说了,那必然是真的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场面突然就冷了下来。此刻,宋渺渺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,她该庆幸了,该庆幸,还有人愿意出来替她说一句话,不至于让她生吞这所有的屈辱。

    此刻,连最能说的方雅康,都没了话。

    傅洵虽没有直说,但他的一番话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,都听得出来。是沈悦桐故意找的茬。

    钟秀君这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有些事儿,她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了解,但当所有的真相都被扒开的时候,她心里对沈悦桐总归是有些膈应,特别是小恬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这件事,到底还是有愧于她,事到如今,又该怎么说呢?责怪么?哪里有立场。

    更何况沈家的关系层摆在那里,要如何责怪?人家沈家人不来追究他们家这乱七八糟的事儿,能够宽容以待,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该如何处理,应当如何处理,便也只能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时钟滴答响,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和尴尬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,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,似乎都在等着老爷子开口。

    “悦桐,到了现在,你还有什么话想要说?”

    这事儿,看来已经没有还转的余地,就算她再如何叫嚣着说冤枉,都没有用了。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就算老爷子他们想要视而不见,怕是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将目光落在沈悦桐的身上,语气还算和善,不似刚才教训方雅康那般严厉,但也同样严肃。

    沈悦桐转头看了身侧的宋渺渺一眼,想了一下,这种时候,该示弱,要让所有人知道,就算她做了那么多事儿,也是宋渺渺在欺负她。她一下走到了宋渺渺的跟前,毫无预兆之下,就跪在了她的面前,拉住她的手,说:“对不起,我跟你道歉,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,才会做出这种事,我错了,求你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丑陋的嘴脸,觉得可笑,主动示弱。她真是没有想到,沈悦桐这样能屈能伸,她还以为她会高傲的承认一切,并指着她的鼻子把她是狐狸精。

    可是她想错了,沈悦桐惯常用的手段,就是装可怜,博取人的同情。可这种手段用的次数多了,反倒叫人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簌簌而下,像是开闸的水龙头,止都止不住,她哽咽着说:“渺渺,我是真的受不了你跟竞舟靠近那么一点儿,你以前那样优秀,那时候我还跟竞舟在一块。你就那般高高在上的过来,跟我说傅竞舟是你的,你就不要想了。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,我连争取的自信都没有。我是真的害怕,毕竟你们以前有三年的婚姻,你突然回来,又带着孩子,我真的怕!太害怕了!我怕你们又会在一起,我怕你又会像以前那样,轻而易举的把他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才能跟竞舟重新在一起,我特别珍惜这段感情,珍惜这段婚姻。我只是没有自信……”她低了头,努力克制着自己,双肩不停的动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,她可以说不原谅吗?答案很明显,不可以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她的错了,是她让沈悦桐变得患得患失,让她做出这种龌龊的事儿,都是她逼迫的呗。把她这朵没有自信的白莲花,逼成了毒莲花。

    “悦桐,你回家住一段时间。”说话的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但钟秀君皱眉,连老爷子也跟着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沈悦桐顿了一下,回头看了他一眼,泪眼婆娑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傅竞舟脸上没什么表情,神情淡漠,“在这里我怕你会再一次鬼迷心窍。伤了别人没关系,就怕伤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如让渺渺搬出去,之前秀君说了,让她去老宅养胎,就是有点远不方便。”老爷子沉吟数秒,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得,就让她们母女两个搬去沁园,那边里市区不算远,环境也不错,就让她们母女明天就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沁园是以前老爷子送给傅洵母亲的一处别墅,在老城区附近,有点类似于上海老洋房,也有些年头了,如今这一栋房子,可是价值不菲。只是傅洵的母亲去的早,生下傅洵之后,没几年就走了。傅家上下谁都知道,老爷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老婆,所以对傅洵这个儿子,也总是偏爱一些。

    可父子两,总有些隔阂,所以不算亲近。傅洵也不常回家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,看了傅洵一眼,他并没有任何异常,连眼皮子都没好友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有没有什么意见?”老爷子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傅洵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突地站连起来,“其实不用这么麻烦,我外面有一处私人公寓,大概两百平米,她们母女再加一个保姆住都没问题,照顾起来也方便。说到底,这都是我自己的事儿,就由我自己来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他拉开椅子,走到了宋渺渺的跟前,看着她,说:“我现在就把她们母女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跪在他们两个之间,反倒像个第三者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样子,完全没有要拉她起来的意思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