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0章 谁才是最大的麻烦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做任何反应,反倒眼底带着一丝微微的怒意。

    这所有的事儿,还不都是他一手造成的,如果从一开始,他就跟她保持距离,不让沈悦桐有所误解,好好待她,这一切兴许就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她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傅竞舟突地扯过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力道很大,宋渺渺的手一下从沈悦桐的手里被拉了出来,沈悦桐的指甲有些长,宋渺渺的手背上留下了长长一条抓,他这么用力一扯,沈悦桐整个人便往前一倾,差一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钟秀君想要阻拦,傅竞舟已经拽着人,头也不回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路反抗,直到房间门口,傅竞舟才松开了手,她挣扎的太过用力,他松手又那么突然,她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,拧着眉头,“谁要你假好心!”

    傅竞舟只冷眼看着她,没有太多的话,只问:“是你自己收拾,还是我给你收拾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搬出去,但绝不是搬到你那里去!等傅沅回来,我会同他商量好,不用你来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犯贱?”

    “是!我是犯贱!刚才他们逼我下跪的时候,你没有出声,现在也用不着出声!”她揉了揉手腕,睨了他一眼,“你明知道你越是这样做,沈悦桐就越是要找我麻烦,还要把我弄到你的私人公寓去。请问,你的意图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竞舟似乎也是怒了,压低声音,吼道:“你说我的意图是什么?!你真当安叔会那么好心,会站出来给你说话!你真当小安是良心发现,把真相揭露?你以为你长得有多美,四叔要为了你破天荒的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他几步将她逼到了墙角,眼底翻涌着怒火,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然后一下将他推开,一言不发,自顾自的进了房间。她顺手关门,却被傅竞舟一脚踢开,发出了一阵巨响。她从未见过傅竞舟发这样大的火,竟然还踹门。

    她怔怔的站在一侧,心里也有火,冷冷的说;“有本事你就把门拆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。”他沉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得等傅沅回来,我的丈夫是傅沅!”她强调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笑了,笑容不及眼底,目光依旧森冷的可怕,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傅沅的?小恬是不是也是你跟傅沅生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话,现在立刻给我收拾东西。”他的话没有任何还转的余地,那架势,仿佛她再不听话,他就会把她抬出去似得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了数秒,宋渺渺还是乖觉的去收拾了几件衣服,可心里依旧是不愿的,不免小声嘀咕,“我住到你的私人公寓,麻烦只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?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,谁才是最大的麻烦吗?”

    他眼风一扫,宋渺渺便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小恬。”

    她收拾好东西,起身准备去把小恬弄起来,刚行至他的身侧,手腕就被他一把扣住,“小恬今天先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她看到楼下那种场面?你还觉得她不够成熟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渺渺,你再多说一句废话,我就封了你的嘴。”他像是看透了她要说什么,不等她说出来,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识趣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傅竞舟带着她下楼的时候,餐厅内的情景同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改变,傅竞舟过去同老爷子说了一声,就带着宋渺渺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悦桐就这样,看着自己的丈夫,带着他的前妻,从她眼前离开。

    九年前是宋渺渺拉着他从她眼前离开,九年后还是宋渺渺同他一起从她眼前离开。

    唯一的不同,是九年前她是傅竞舟的女朋友,九年后她是傅竞舟的老婆,而九年前宋渺渺是海城第一名媛,人人钦慕,九年后她宋渺渺什么都不是!如同垃圾!

    她不甘心,也不服气,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依旧没法打败她!

    沈悦桐深吸一口气,微微仰头,不愿让眼泪再落下来。

    方雅康适时的哼笑了一声,小声嘀咕,“看样子,咱们小三啊,对宋渺渺还是有感情的哦。这种时候,竟然对自己的老婆不闻不问,还亲自送前妻去自己的私人公寓。这是准备享齐人之福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说话,周遭很安静,由此方雅康虽然说的很小声,但也十分清楚的入了旁人的耳朵。这一次,是钟秀君没有忍住,呵斥了一声,“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!能不能闭嘴?不能就给我滚回房间去!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别狗急跳墙呀,我只是有什么说什么。你不爱听实话,那我就不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方雅康被老爷子瞪的悻悻然,讪笑一声,站了起来,说:“得得得,我这种爱说实话的人,还是回房间躲躲,免得引起公愤。秦妈,一会记得给我端一份晚餐上来哈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扭着腰肢儿,走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侧目看了沈悦桐一眼,眼里带着一丝失望,低低的叹了口气,说:“你也有错,就不该这样做,小恬毕竟是个孩子,还得了那样的病,要真是出了什么事儿,你这心里能过得去?难过了你就跟我说,我给你想办法。再怎么难受,也不能把气撒在孩子的身上。那孩子,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这会心里苦的很,简直恨毒了宋渺渺。若不是她回来,她和傅竞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!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他们现在该多幸福,说不定肚子里也该有宝宝了。

    她笑,努力的忍着眼泪,说:“我知道,我明白。可是爷爷,我受不了,我真的受不了。谁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怨妇?谁又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恶毒的女人?可我才刚结婚,我就要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前妻眉来眼去,甚至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上床,我甚至还要保持微笑!我是个人啊,你们对我的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孩子是无辜的,可我就是有罪的吗?我真的受不了!我是个正常的女人,我对傅竞舟的感情是百分之一百的,那么我也希望,傅竞舟对我也是百分百。可现在不是,宋渺渺回来之后,她不停的缠着竞舟,有意无意的勾引他,我想忍的,我想装作什么都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做不到啊!爷爷,你教教我,我到底要怎么做?回娘家?好,那我明天,不,我现在就回去。我早就该回去了,这里哪儿还有我立足的地方!我做什么都是错,宋渺渺勾引我老公,你们所有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总是一句话,为了孩子!好!现在都是我的错!是我恶毒,是我不顾孩子的生死!为了这个孩子,我就应该离婚,给宋渺渺腾出位置来才对!我错!我错!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猛地转身哭着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悦桐的动作极快,她只拿上了自己的手袋,就冲了下来。钟秀君将她堵在了楼梯口,拉住了她的手袋,说:“悦桐,你冷静一点,我们现在没有人在怪你,宋渺渺的事儿,我们会处理好的。我们心里也不只是孩子,我们也在乎你的感受啊!”

    沈悦桐冷笑,往餐厅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是吗?我并没觉得你们没有怪我,在你们的心里,我现在就是最恶毒的女人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用力一挣,一下将钟秀君的手给挣脱开了。

    “悦桐,我明白你心里的苦楚,我们坐下来慢慢说,先不用这样冲动。”钟秀君一直追在后面劝说,可沈悦桐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做人终究是不能太过软弱,那样只会叫人家踩在头顶上,由着他们一再欺负!

    行至玄关处,沈悦桐穿好鞋子,并没有立刻出去,只站住,面向钟秀君,说:“妈,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,错就错在我太在乎竞舟,太在乎这段婚姻,我这么做,只是想保护这段婚姻,我能明显感觉到宋渺渺所带来的危机。可是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儿,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在乎,一个人努力维系,又有什么用?这么多年,我一直跟在竞舟的身后,事事依着他,但这一次,我不想再妥协!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转身推开门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到了今时今日,以她沈悦桐的地位,她就不信,傅竞舟会不求着她回去!

    钟秀君没再追出去,她看的出来,这一次,沈悦桐的态度很坚定,没有任何还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她长长的吐了口气,心想着,沈悦桐若不是有那样一个爹,自是不会这般嚣张。做了那么多错事,竟也能口口声声的说一句自己没错。

    她回了餐厅,坐了下来,说:“悦桐回去了,她最后话里的意思,大抵是想让竞舟亲自去求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傅海明冷哼一声,把矛头指向了钟秀君,“要说都是你的问题,干嘛一定要把小恬弄回来?你还怕没有孙子抱么?要不是你非要把孩子弄回来,现在就没有这样的事儿!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善良过,怎么?到了这把年纪,突然就开始做起善事来了?”

    钟秀君侧目,神情冷漠,“那毕竟是竞舟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他以后可以有很多孩子,难不成所有孩子你都要弄回来?”

    “傅海明,你哪个孩子不是我养的?”

    “够了!还嫌事儿不够多?”老爷子眉头一拧,扫了眼前的碗筷,站了起来,“不吃了!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那悦桐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先让她冷静冷静再说,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什么时候回来!做了那样的事儿,不但不认错,还这种态度,事情捅到沈建成那儿,也是他自己没脸。”老爷子的态度强硬,老爷子是个极要面子的人,即便知道沈家如今势头好,可人既然出去了,他也不愿意落下面子去求着回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