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1章 好久不见
    傅竞舟带着宋渺渺去的是公司附近的公寓,宋渺渺之前来过一次,不算陌生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一句话也没说,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她能感觉到他怒气未消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他生气的理由是什么,又有什么理由让他这样生气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地下车库,两人下车,一前一后行至电梯前。电梯门恰好关上,傅竞舟快一步摁下按键,电梯门则复又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站着一个女人,穿着卡其色的风衣,面色有些疲惫,听到动静,便抬起头,见着立在门口的人,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微微一笑,眼睛亮晶晶的,说:“真是难得,我搬来这里已经有半年了,这还是第一次遇见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听着声音略有些耳熟,探头看了一眼,原来是郁子欢,她曾经的朋友。曾经还是名媛时的朋友,她们关系非常好,不管是三观,还是兴趣爱好,都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所以,特别投缘,也很谈得来。

    不过郁子欢比她更厉害,不但家境富裕,连她自己都很优秀,她学医的,如今应该已经是个医生了。而她却落魄至此。

    郁子欢见着她,脸上的笑容一顿,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转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笑了笑,说:“上次我哥说有人大闹了傅竞舟的婚礼,他说是你,我还不信。原来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收回了视线,低着头,跟着傅竞舟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准备站在角落的,可傅竞舟先一步占据了她的位置,她便只好站在中间。

    郁子欢身上有淡淡的清香,与曾经一样,六年过去了,她却依旧钟情于这一款香水。

    “渺渺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手掌在衣服上蹭了一下,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也不找我,是忘记我这个老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一直没什么时间。而且那么长时间没有联络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看了傅竞舟一眼,说:“你可以问傅竞舟啊,他知道我的联系方式,也知道我在哪家医院上班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,对着她笑,“你还真的变成大医生了。还记得那时候你还在念书,整天抱怨着有看不完的书,上不完的课,你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说,你可能熬不到毕业了,学医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那段时光,郁子欢还是会觉得非常黑暗,“往事莫提,提起来全是泪。到了今天,我依旧懊悔为什么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,我明明可以靠脸,却非要靠技术,你说我是不是犯贱?”

    她打趣着,宋渺渺顿时觉得轻松起来,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郁子欢与她,没有任何隔阂,多年不见,如今再次相遇,郁子欢心里也高兴。她曾以为,她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宋渺渺了。可如今再看到她,看到她和傅竞舟在一起,心里百感交集,不过喜悦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很快,到了十五层,电梯门打开,郁子欢给了她一张名片,说:“有空一定要联系我,咱们一块出去吃饭,好好的聚一聚。啊,对了,你还记得湘湘吗?”

    袁湘湘,她自然记得,那可是她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同班同学,怎能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她若是知道你回来了,一定会高兴死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,宋渺渺的眉眼之间,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郁子欢没再多耽搁,最后看了傅竞舟一眼,说了声再见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,宋渺渺笑容未褪,只听到傅竞舟冷哼了一声,带着讥讽。

    宋渺渺闻声,脸上的笑容当即落了下去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的环境,与上次来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客厅,将手里简易的行李包放在一侧,同样板起一张脸孔来,问:“我住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傅竞舟将手里的钥匙随意的丢在桌子上,在这样寂静的空间里,金属的钥匙落在玻璃茶几上的声音,显得十分突兀刺耳。

    “你想住在哪个房间?”他转过身,用黑峻峻的眼睛,牢牢的看住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挺直背脊,微的扬起了下巴,“这是你的地方,我怎么好意思随便。我这人向来识趣,也不喜欢做让人不快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,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,刚才在路上,他连着抽了两根烟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一步,与他保持距离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傅竞舟看着她,她则看着别处,并不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傅竞舟哼了一声,“在我这儿倒是傲得很,刚才在大宅的时候,他们冤枉你,让你下跪道歉的时候,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敌人拿着一把加特林,枪口黑洞洞的对着我,你却要我用一支小米加步枪去对抗,我岂不是找死?我倒是想学董存瑞炸碉堡,大家同归于尽,可我连炸药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的比喻,引得傅竞舟嗤笑一声,片刻,又沉了脸。六年,这六年,到底是什么把她磨砺成了这样。六年前的宋渺渺,就算打死她,也不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她的傲气和自尊,不允许她这样做。

    可六年之后,她却说出这样的话,斗不过只好妥协。

    也是,无权无势的人,拿什么去斗?斗到粉身碎骨,又能换来什么?她只是明白了现实的残酷,拔掉了自己身上的刺,磨平了棱角,收起了脾性,捏碎了天真,让自己变得能屈能伸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先睡我的房间。”傅竞舟软了语气,弯身拿起了她放在地上的行李包,走向了主卧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愣了两秒,才快步跟上,说:“为什么?这么大的房子,应该有很多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房间没错,但那些房间都没有床,你想睡地板?”他斜了她一眼,那眼神似是在说,真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并不愿意跟他所有暧昧,睡他睡过的床,她才不要。更何况,谁知道那床上,他跟多少女人睡过,就算没别人,沈悦桐肯定睡过吧。

    她一下拉住行李包,“我睡客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他像是没听清楚,侧过头,询问。

    宋渺渺倒也坚定,“我说我睡客厅,明天我自己会去家具市场买床。不,明天我就给傅沅打电话,他会给我安排好,不会在这里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笑了,是被她给气笑的,一用力,连包带人,一下将她拽到了跟前,并一下掐住了她的下颚,“我不管你跟傅沅结婚的意图是什么,从今天后,你给我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金屋藏娇?”

    “嗬,你这样的货色,算得上什么娇。”他鄙夷的嗤了一声,直接将她拽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空荡荡,只一张硕大的床,放在中间,落地窗的边上是一盏艺术灯,灯下是那种懒人沙发。房间里连电视机都没有,简单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别弄脏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正欲反驳,放在手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立刻过去,掏出手机,来电是傅冉。傅竞舟不动声色的往她的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,站在原地,没有走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宋渺渺瞥了他一眼,侧过身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渺渺,你知道吗!你不会知道的!”傅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,声音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她拉开了一点距离,“你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那个女朋友的哥哥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然,傅冉偏是不说,卖着关子,“不行,我回来当面跟你说,我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现在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傅竞舟一眼,说:“我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,我来接你,我才刚结束饭局。”前面还说快到了,这会到成了刚结束饭局,这关子卖的,宋渺渺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正预备找个说辞搪塞过去,傅竞舟便拿过了她手里的手机,问了一句,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傅冉坐在车内,听到傅竞舟的声音,当即踩下了刹车,顿时车身一震,砰地一声,追尾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?”她不管车子,依旧处于震惊的状态。

    傅冉自认三观很正,见不得小三插足的勾当,可到了宋渺渺这儿,她反倒是乐见其成的。由此听到这两人一块,在外面,便颇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在醉香楼停车场大门口。”

    这时,车窗被人叩响,她侧头看了一眼,车子边上站着一个清纯可人的少女,她立刻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顾皎月一脸担忧的看着她,问:“你怎么了?怎么突然踩急刹,撞鬼了?”

    眼前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在英国念书时认识的好友顾皎月,而她的身后站着的男人,则是之前在西餐厅里遇见的那位被人泼咖啡的渣男,顾瓒。

    事不过三,三次巧遇,这是不是说明,他们之间有缘?

    她将目光锁定在顾瓒的脸上,说:“要赔钱么?”

    顾瓒浅笑,与之前不同,今天的他显得特别绅士友好,并且温柔,笑说;“赔偿是小事,你没事才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真是披着羊皮的狼。

    傅冉在心里对他嗤之以鼻,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,”那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事?”顾皎月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们不让我赔钱,我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就把车子挪开,给顾瓒和顾皎月让道。

    顾皎月坐在车上,一边跟傅冉挥手再见,一边说:“她啊,就是傅竞舟的妹妹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