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3章 我不准备去接她
    傅竞舟用极快的速度开车到了医院,揪着她的领子,像是拎小鸡仔似得,将她拎到急症医生面前,说:“她喉咙里卡了鱼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挣了一下,想把他的手挣开。他却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,叫她动弹不得,冷冰冰的呵斥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他们一眼,抿唇下了一下,走到宋渺渺的身边,让她张嘴照了照,确实卡着一根不小的刺耳,而且喉咙都有些发红发肿了。医生用镊子帮她拿了出来,打趣道:“这么大一根鱼刺,你也咽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脸颊微微发红,只干笑了一声,略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傅竞舟倒是一本正经,脸上一点儿笑都没有,严肃的问:“需要开药吗?喉咙会不会有损伤?要不要做进一步的检查?”话音刚落,他突地像是想到什么,“对了,她是个孕妇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觉得他太过大惊小怪,忍不住用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,低声说:“赶紧走了,不要妨碍医生救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大抵也是感觉到自己略有些失态,敛了神,冲着医生礼貌一笑,没再多说什么,就同宋渺渺一块出了急症大厅。

    一路出去,他的步子跨的极大,走的也很快,阴沉着一张脸,跟谁欠了他几百万似得。转念一想,她还真是欠了他很多很多钱,倒也说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他刚才那股子紧张劲,宋渺渺的心里有点儿小窃喜。

    她快步赶上去,尽量与他保持并肩行走,诚心诚意的说:“谢谢你,若不是你拉着我来医院,说不定这鱼刺就一直卡我的喉咙里了,卡死了都没个准。”

    他不语,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,径直往前走。很快,宋渺渺就又被落在了后头。

    她慢慢停下脚步,眼珠子转了转,哎呦了一声,故意坐在了地上。傅竞舟起初没有停下来,连着走了三步,才止住了脚步。薄唇微微的抿着,这条路上就他们两个人,周遭有些僻静。由此,她这一声哎呦,显得特别响亮,没有任何阻隔,直接就传入了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脚脖子,视线牢牢的盯住前方站着的人,一颗心微微提起,心底冒出一点点的期许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傅竞舟没有转身,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宋渺渺就觉得有些尴尬,坐在地上,起也不是,不起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要是起来追上去摆明了就是骗人,可若是傅竞舟一直不管她,她总不好一直坐在这儿,跟碰瓷似得。说不定一会来一辆车,她还真能碰个瓷,讹点钱。

    宋渺渺把所有可能都想了一遍,再抬头,一道刺目的光线照了过来,使得她睁不开眼。她抬起头,挡在眼前,心里止不住的骂,这人是有毛病,在这里开什么远光灯!

    那车子开的极慢,灯光没有半点暗下来的意思,她听到汽车声由远及近,最后停在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皱了眉,想要抬眼看清楚是辆什么车,可车灯的位置距离她特别近,她压根就睁不开眼来看。最后人忍无可忍,只大声道:“有没有公德心?有什么点素质!没看见这里有人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滴的一声,短促的喇叭声,在她耳边响起,仿佛是车子在回应她的话。

    随后,她说一句,这车子就按一下喇叭,每一次都非常短促,可宋渺渺就在近处,那喇叭声显得十分刺耳。终于,她忍无可忍,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,双手狠狠的敲在了车头上,瞪大了眼睛,可当她看清楚车里的人时,刚到嘴边的脏话,一下就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脸,镇定自若,一只手抵在车窗上,神色淡淡,就那样看着她,仿佛在嘲笑她拙劣的演技。

    她愣了两秒,才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,缓缓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走到了边上,眼皮跟着跳了跳。

    片刻,黑色的宾利,缓缓的往前移了一点,傅竞舟用余光瞥了她一眼,“在医院里碰瓷?”

    宋渺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扭伤了吗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蹦跶了两下,说: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抱你吗?”

    她继续摇摇头,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暗暗抬眸扫了他一眼,然后迅速拉开了后座的车门,坐了上去,并继续低着头,只觉得有人在她的脸颊上点了火,一直烧,烧到她耳根子,热的不行。

    傅竞舟透过车前镜,看了她一眼,唇角略略扬起了一丝弧度,极浅,若不仔细观察,几乎看不到。

    随后,傅竞舟直接将她送到了公寓大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你休息吧,我明天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带着小恬。”下车的时候,宋渺渺犹豫了片刻,还是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下了车,刚一关上门,车子就瞬间启动,开了出去,没有丝毫停留。宋渺渺一直站在原地,直到车子的尾灯,消失在她的眼前,她才转身进了公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到沉末时,傅冉已经半醉,正趴在吧台上,揪着陈末的衣服,撒酒疯。

    陈末的餐厅名字就叫做沉末,极有个性,一般人取不出这种名堂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来了,赶快把你妹妹带走,才几杯就疯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几步走到傅冉的身边,三两下就将她给制住了,沉声说:“再装蒜,我明天就送你回北京。”

    傅冉靠在他的怀里,脸颊红扑扑的,睁开了眼睛,对着他翻了个白眼,啧啧两声,说:“三哥,你真是个无趣的人,都没有你朋友有趣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,往后扫了一眼,问:“渺渺呢?”

    “我把她送回去了,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?送哪儿去了?”傅冉眨眨眼,微微眯起了眼睛,一副侦探的模样,“我今天不在,家里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了傅冉放在一侧的外套和手袋,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不由分说,直接将她拽了出去,出门之前,对陈末说:“下次结账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傅冉叽叽喳喳问个不停,大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,傅竞舟被她闹的烦了,就将整件事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靠,这女人可真够奸诈的,就趁着我不再,趁着小叔出差,就欺负渺渺,有没有搞错!三哥,你真是瞎了眼睛,怎么会娶到这种女人啊!连小孩子都能下手,这心肠,得多硬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方,有些自嘲的说:“我一直就是个瞎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傅冉正自顾自的念叨着,并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安静点,不要打扰我开车。”

    她安静了大概三十秒,又凑了过去,一脸正经的问: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怎么替渺渺出头?”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给她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儿就这么着了?没有后续了?就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恶女人了?让渺渺搬出去,就是最后的结果?”

    他笑,侧头看了她一眼,“不然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冉张了张嘴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双手抱臂,嘟起了嘴巴,眼珠子溜溜的转,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。其实她想说离婚的,可是憋了半天,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凭她对傅三哥的了解,他大抵是不会离婚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虽想着他跟宋渺渺能够复合,不过这种可能性,大概是零。不提当年的事儿,就是宋渺渺现在的身份,家里人不会轻易同意他们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可惜,但有些事,实属无奈。他们这些人看似风光,但有时候其实比普通老百姓还不如,起码普通人可以安排自己的婚事,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。可他们,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的婚姻,大多是要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之上,那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便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傅洵的房间门口,轻叩了两下门。

    只一会的功夫,房门打开,傅洵擦着头发,看了他一眼,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依旧没笑容,略有些严肃,仿佛无时无刻在办公。

    傅竞舟也没有卖关子,只道:“谢谢四叔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他轻点了一下头,“举手之劳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傅洵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更何况,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打扰四叔你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傅洵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一向如此,跟家里所有人都是如此,并不特别亲近谁,也不刻意疏远人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他离婚之后,这性子似乎比以前更冷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正准备回房,一转身,就看到钟秀君不知何时,站在走廊深处,她立在暗处,就哪儿看着他。旋即,走到他的跟前,低声说:“跟我谈谈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进了房间,她便紧随其后,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接悦桐回来?”钟秀君也不说旁的,直接了当的说:“她离开的时候,态度很明显,这一次你若不是接她,她怕是不会自己回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脱掉了外套,丢在一侧,弯身坐在了床尾,说:“我不准备去接她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