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4章 重新振作
    “我不准备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解着袖扣,将摘下来的袖扣,随意的丢在床上,眉宇之间,染了一丝疲倦,不等钟秀君说什么,“妈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,我现在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让安叔他们说那些话?又让你四叔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说那样的话?你这样,让悦桐以后怎么在这个家待?”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吗?”傅竞舟侧头,看向了钟秀君,冷然一笑,“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,难道你希望有一天,她把小恬彻底弄丢了之后,再去责怪她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她离婚,已经算是退让。”他站了起来,走到衣柜前,拿了换洗衣服,径自的走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钟秀君几步挡在了他的面前,说:“沈家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他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钟秀君抿了唇,同样沉了脸色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就算你跟沈悦桐离婚!你也别想着还能把宋渺渺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。”他想都不想,直接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嘴上说不想,可你的行为,说明了一切!你这样私底下帮她,并揭发自己的老婆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傅竞舟看着钟秀君认真而又严肃的脸,忍不住嗤笑一声,反问:“妈,您真的信佛?”

    此话一处,钟秀君心里咯噔了一下,脸色变了变,“你不要给我岔开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您能仔细想清楚,再来教我要怎样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从她身侧绕过,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等钟秀君反应过来,转身的时候,他已经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回到公寓,洗了个澡,就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被子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,仿佛还沾染了傅竞舟的味道,她躺在床上,一时竟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拿过手机,翻了翻通讯录,傅沅的手机号码就在眼前,她的拇指悬在手机屏幕的上方,久久没有点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她犹豫的时候,傅竞舟的电话打了进来,她惊了一下,手一滑,手机便直接砸在了她的脸上,她一下子坐了起来,将手机拿在了手里,犹豫了好一会才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立刻开口,只沉默着没有说话,手机牢牢的贴在耳朵上,仔仔细细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。她坐在床上,一只手捂着胸口,能感受到自己砰砰的心跳,一下又一下,又逐渐加快的迹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傅竞舟才冷冷淡淡的吐出一个字,“喂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舔了舔略有些发干的嘴唇,从喉头发出一点声音,“喂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窗户边上,头发还是湿的,发尾滴着水,很快睡衣上边湿了一大片,他的指间夹着一支烟,青白的烟雾缭绕在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刚刚要睡。”她想了想,一只手紧紧捏着被子,犹豫了几秒,低声说:“今天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哪方面?”

    “所有事。”她洗澡的时候仔细想过了,要说安叔在那么多人说出实话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,那么小安应当是百分之零。毕竟沈悦桐是给他钱的,照道理他没那么大的正义感,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还有傅洵,他不是个轻易会多管闲事的人,就算她被人冤枉死了,他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可今天这些人,一个个都站出来,像是说好了一样。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做了什么,而这个人,应该就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如果是傅沅的话,他离开的时候,一定会提醒,但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,像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傅竞舟看到玻璃窗上的自己,嘴角微扬,那般清晰。他抬手,伸出一根手指,在嘴唇的位置,轻轻的画了一下。旋即,玻璃窗上就多了一道往下弯的印子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打来是想提醒你一句,睡觉的时候别把口水流在我的枕头上。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,将手机随意的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,目光落在窗外,看着这漆黑的夜色,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傅冉便堵在门口,让傅竞舟带她去找宋渺渺。

    他没有拒绝,吃过早餐,就带着她去了公寓。

    傅竞舟亲自将她送到楼上,幸好宋渺渺起的早,他们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起床了,并且已经梳洗整齐。

    门一开,傅冉就直接窜了进去,环顾了一圈之后,说:“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要求还没提出来,傅竞舟就低低的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呢,你怎么就说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傅冉翻了个白眼,“哪有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将手里多买的一份早餐放在了餐桌上,说:“我去上班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傅竞舟就走了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,傅冉便笑嘻嘻的趴在放在餐桌上的早餐边上,一只手撑着脑袋,笑说:“他说不小心买多了,为了不浪费,就把剩下的打包回来让你吃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喝了口水,脸上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表情,点了点头,说:“正好我还发愁要吃什么早餐。”

    傅冉感觉到她并没有GET到自己的点,皱了皱眉,说:“他说这是吃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跟我装蒜是不是?你该知道,他嘴上是这么说,可其实这早餐就是给你买的啊!”

    宋渺渺拉开椅子,弯身坐了下来,仍是神色淡淡,说:“那是他心善,再说我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傅冉张嘴,看着宋渺渺那样淡然的表情,终了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,全数吞了下去。自顾自的点头,说:“是是是,日行一善嘛,这是给自己积德。是是是,他买的早餐是给你肚子里的小豆子吃的。”

    傅冉说着,也坐了下来,双手捧着下巴,直勾勾的看着她,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她盯的有些不自在,吃下最后一口粥,便擦了一下嘴巴,笑说:“你这是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接下去准备怎么样?孩子出生之前就一直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,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儿,三哥都给我说了。沈悦桐确实可恶,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不舒服,总觉得她是个心机婊,而且有点小家子气,一点儿都不大度。果然啊,连小孩都忍心下手,等着看,这种人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只淡淡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可是话又说回来,她毕竟等了三哥那么久,那六年里,她对三哥也是不离不弃,一心一意的帮着他。她对三哥的感情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也可能是太爱了,所以才会走偏了路。有时候我会换个位置想一想,如果我处在沈悦桐的位置上,我丈夫的前妻带着一个孩子突然回来说要跟我丈夫再生个孩子救人,我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可能是会难受死的。”傅冉突然一脸正经,她说;“所以,这件事很难办,你知道吗?也不能完全的怪她,当然你也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纠结的样子,忍不住噗嗤一笑,说:“这些我都明白,只要她不再动我的孩子,她做什么我都无所谓。我也知道,我应该跟傅竞舟保持距离,我也有我的问题,不能完全怪她。”

    傅冉说这番话,只是想间接告诉宋渺渺,傅家人对这件事不是不作为,而是整件事很复杂。她沉默了一会,特认真的问:“渺渺,你有想过出去工作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倒是一直没有考虑过,回到海城,她一心一意只想着救小恬,并没有其他任何想法。为了救孩子,她对谁都是逆来顺受,不争不抗。

    傅冉继续说:“女人总要有属于自己的一份工作,这样的话,以后离的谁,都能好好活着,不会有任何改变。你现在是个好机会,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工作,用宋乔冉的身份。等十月怀胎,生了孩子,救了小恬,你也不用被人打回原形。不管是为了孩子,还是为了你自己,你都该抓住一切机会,让自己变得更好,甚至努力的找回曾经的风光。这一次,不靠家里,就靠你自己,你该对自己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傅冉的话很有道理,说的很对,宋渺渺曾经也想过,只是现实很残酷。更何况,现在她还怀孕了,要出去找工作,有谁会要一个孕妇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说的容易,做起来难。而且,我现在还怀孕了,有谁会请我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三哥么!”傅冉耸了耸眉,旋即又说:“还有宋氏夫妇,他们不是对你很好吗?说不定能够帮你。渺渺,你要相信你自己,也要相信你身边还是有人愿意帮助你的。我也会帮你,只不过我在这儿没什么人脉,到时候我帮你问问我妈。不管任何方面,你都不能输给沈悦桐!”

    其实她这么说,宋渺渺还很是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这六年她过的浑浑噩噩,因为没有身份证,文凭也不能用,她只能打零工,工资少,还非常累。她当年奋斗过,为了小恬她也拼了一把,开了个小店,结果把自己剩余的钱全部给亏完了,还倒欠了人家钱。

    那是唯一一次她拿出了全部的勇气去拼一把,结果老天没有眷顾她,反倒给了她最承重的打击,那一次,她与只有三岁的小恬,差点露宿街头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根本输不起,输了一次之后,就再也不敢这样做了,只老老实实的在泥泞里挣扎,却永远也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傅冉说的对,她应该把握现在可以抓到的所有机会,重新振作起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