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5章 我知道
    老城区的事儿,让傅竞舟有些焦头烂额,上面施压,他一直顶着,事情一拖再拖,但总也有拖不下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自宋渺渺从傅家搬出去之后,傅竞舟就嫌少回家。

    老爷子金口一开,谁也不再提沈悦桐的事儿,连方雅康都不再多说,规矩了好些天。傅竞舟没把小恬接过去,宋渺渺问,他便说最近没空。每天晚上,他都会回家,睡在客厅的沙发,或者书房里,然后一大清早,宋渺渺醒来的时候,他早就已经上班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三四天,宋渺渺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直到这天晚上,他回来的时候,闹了不小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天,傅竞舟喝了不少酒,处于半醉状态,脑子时而清醒,时而混沌。他进了门,就去厨房倒了杯水,喝完之后,便很自然的走向了房间。

    如往常一般,直接推门进去,也不开灯,一把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,直接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长臂一伸,耳边就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嘤咛,他侧过头,眯起眼睛,借着从走廊照射进来的光,细细的看了看,然后侧过了身,凑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光线晕暗,他看不清眼前这张脸,只紧紧锁着眉,用手一点一点的摸着她的轮廓,她的眉眼,她的鼻子和嘴唇。

    然后质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,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他摸不出来这是谁,但他觉得这个味道,好闻又熟悉。他的手指穿过了她的发丝,手掌轻轻的搭在她的背脊上,一路向下,这种感觉,曾经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游移至她的腰部时,一只温热的手,紧紧的扣住了他的手腕,不让他再往下,过多的侵犯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他这么摸了一通,睡的再沉,也被吵醒的,并且是非常的清醒,再无半点睡意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酒气很重,非常难闻,她略有些用力的推了他一把,想要将他挣开。然而,她这么一挣,他反倒越发的过分起来,整个人靠了过去,横在她腰间的手,稍一用力,她整个人便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鼻尖轻轻相触,宋渺渺不由屏住了呼吸,他的脸近在咫尺,脸上的每一寸皮肤,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她都看的清清楚楚。他的眉眼,是那般清晰。

    眉宇之间,有细微的褶皱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很久,没有这样近距离看过他这张脸了。

    他与六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,时间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,非要说变化,现在的他,比六年前更加沉稳,凌厉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她双手紧紧的握着他扣在她腰间的手,手指不停的抠着他的手指,将他的食指和无名指抠了起来,牢牢捏住,然后狠狠的掰了几下。只见他眉宇之间的褶皱越发的深,大概是感觉到了疼痛。

    她又扯了几次啊,他突地睁开了眼睛,他的眼睛很清明,并没有任何醉态。他就这样静静的盯着她,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抿唇,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,磕磕巴巴的说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大抵是终于看清了她的脸,他的神色微的变了变,扣在她腰间的手越发的紧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让宋渺渺有些心慌,急道:“傅竞舟,你喝多了,我是宋渺渺啊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静默的看了她一会,突然将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,闭上眼睛,轻轻的蹭了蹭。宋渺渺条件反射的往后躲避,他伸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手指插在她的发间。

    片刻,他轻微的叹了口气,带着无可奈何,低低的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扬了下巴,柔软的嘴唇,就那样不偏不倚的贴在了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感觉自己不会呼吸了,她只瞪大眼睛,牢牢的看着眼前的人。带着酒气,说着胡话,就这样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的吻很轻很软,没有任何攻击性,他似是把她当成宝贝一般,小心翼翼,似乎生怕太过用力,就会把她捏碎。

    宋渺渺僵硬的身躯,在慢慢的变软,一点一点的沉溺在他的温柔乡中。捏着他的手,也逐渐的松开。

    他的手慢慢抚上她的脸颊,她低垂着眼帘,始终不敢去看他的脸。他拇指指腹,轻轻的磨蹭着她的唇,片刻的功夫,他又再次吻了上来,这一次带着一股热切的欲望。他的手开始变得不那么安分,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,掌心摁在她的胸口,衣服被她扯的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宋渺渺没有了反抗的力气,仿佛她也喝了一杯极其浓烈的酒,让她丧失了理智和清醒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热度不断攀上,子弹上了膛,正准备发动的时候,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在这样寂静的夜晚,这一道声音,显得尤为响亮,并且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同时停下了动作,宋渺渺瞬间睁开了眼睛。此时,她正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整个人衣衫不整的挂在他的身上,胸口剧烈起伏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帘,两人的视线相触。

    一瞬间,原本交织在一块的人便迅速的分开,宋渺渺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。

    灯光骤然亮起,傅竞舟还有些不太适应,下意识的闭了眼睛,好一会之后,才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此时,宋渺渺已经端坐在床边,衣服还是有些凌乱,脸颊微微发红,唇色红润,泛着点点光泽,这一张脸,正当是娇俏可人,凌乱的发丝,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份妩媚。她只是用余光瞥了他一眼,只一眼而已,便看得人心眼一动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稳,一只手捂着胸口。等呼吸稍稍平稳一些,她才伸手拿过了手机,看了一眼,是傅沅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正准备接起来的时候,傅竞舟突然几步过来,一下将她的手里的手机抢了过去,狠狠的往房间门口一掷。只听得嘭的一声响之后,所有的声音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傅竞舟一下将她摁倒在了床上,宋渺渺瞪大了眼睛,双手护在胸前,木木的看着他,一时竟忘记了反抗。

    她磕磕巴巴的说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喝醉了?我……我去给你弄点解酒汤,你先洗个澡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语,也没有松手,仍牢牢的摁住她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宋渺渺同他对视着,片刻之后,她又尝试着开口,说:“你先放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目光沉沉,虽已经极力隐忍,但宋渺渺不是傻子,他扣着她手腕的手,掌心滚烫,她也能明显感觉到他某个部位的变化。她的脑子里还记着几分钟之前,两人纠缠在一块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又开始沉重起来,她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,肯定是要出事的。她现在的身体,也不是特别方便,她舔了舔唇,犹豫了一下,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他突然低头,一下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极快,像是看准了一半,她刚刚张嘴,他就吻了下来。快准狠,完全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吻很深,像是在发泄情绪。
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推他,他的动作便越发的粗暴,导致宋渺渺不敢再反抗,只能由着他。

    当他的唇终于离开她的,宋渺渺才得以开口,她双手紧紧捏着他的肩膀,说:“不行,不行!我现在怀孕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整句话都还没有说完,她的身体便瞬间被填的满满当当,那样迅速,一杆进洞,没有任何迟疑。片刻,他就开始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咬紧牙关,双手死死的掐着他的肩膀,尽量的去顺从他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宋渺渺好话坏话说尽,不管她如何求饶,傅竞舟借着酒劲,不管不顾的揪着她纠缠了很久。一切结束之后,宋渺渺很快体力不支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反倒清醒了,身上的酒劲都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他靠坐在床头,弯身捡起衣服,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烟,点上,缓缓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抽了两三口,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,便急匆匆的摁灭在了床头柜上,抬手散了一下烟雾。

    宋渺渺就卷缩在他的身侧,即便是睡着了,眉头依旧紧紧拧着,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子,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。

    傅竞舟就这样低眸看了她好一会,才转开视线,起身,从衣柜里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,进去冲了个澡。出来时,先是径自往房门口走,行至门口正准备出去时,不由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,想了想,便退了回来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那一夜,宋渺渺睡的很沉,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清晨,她是被一阵催命一样的铃声给叫醒的。她还未睁开眼睛,就感觉到身旁好像有人起来,铃声戛然而止,随之传来的是一个略带着沙哑的男声,那种晨起时,独有的沙哑,显得特别性感。

    他接起电话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宋渺渺缓缓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赤裸的背影,他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,身材修长,肌肉均匀,有着超级男模的黄金比例。

    他腿上的肌肉看起来很紧实,腿部线条好看的让她这个女人都有些羡慕,宋渺渺看的有些呆住,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这时,傅竞舟突然转头,宋渺渺一慌,立刻闭上了眼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