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8章 你那时候已经爱上他了
    楼笑笑怒气冲冲的走出餐厅,车门关的震天响,伸手连着抽了好几张,纸巾胡乱的在脸上擦了又擦,“真是气死我了!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!她刚才说什么?她竟然说自己才是傅竞舟的正房!我真该把这些话录下来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太冲动了,你这火爆的脾气什么时候可以收敛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替你出头,她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,你还这样忍气吞声。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,都已经内忧外患了,也该想想法子出手了!你还真准备当圣母,当纯真善良的贤妻良母啊?”她一边擦着身上的咖啡渍,一边说:“像傅家这种家庭,这一套,只能被人欺负,你懂不懂?你家里跟以前不同了,你也该有点底气了。当初宋渺渺不就是仗着家里的权势,才那样嚣张的么?现在她是什么东西?在海城,她宋渺渺有多少仇家,若是那些人知道她回来了,看她怎么在海城活的下去!”

    沈悦桐透过车窗,往餐厅落地窗的方向看了一眼,说:“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。不过,你知道刚才坐在那儿一直没说话的女人是谁么?”

    “谁?”楼笑笑只注意到了宋渺渺,倒是没有顾忌别的。

    “郁家千金,郁子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早说!她哥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!”

    沈悦桐无奈的笑了笑,说:“我已经很努力拉着你了。不过听说她并不介入郁家的生意网,是仁德医院心外科的医生,所以我想她应该不怎么认得你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拍了拍楼笑笑的肩膀,“而且,刚才你那样对待宋渺渺,她并没有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悦桐只浅浅的笑,眼神里闪过一丝精光,她没有回答,只说“好了,先送你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,我请你做SPA。就当是谢谢你为我出头。”

    楼笑笑这会终于露出笑容,“这还差不多,晚上还得请我吃一顿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郁子欢看着她们的车子驶离,才收回视线,看向宋渺渺,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刚才没听错的话,那个女人说你跟傅沅结婚了?可你现在怎么跟傅竞舟住在一块?你这……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袁湘湘用纸巾擦着宋渺渺身上的奶茶渍,倒是没有立刻追问,只说:“这样不行,先回去换一身衣服,咱们换个地方吃饭。”转而,她又看向了郁子欢,“就先不要追问这些事儿了,不管发生了什么,刚才那个没有教的女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儿,就是不对!有能耐找男人去,揪着女人不放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这种把什么错都归结到女人身上的人,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就算有错也不是一个人的错!男人往往更可恶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哑然,袁湘湘都这样说了,她也不好意思在过多的追问下去。只是觉得,这一次宋渺渺回来,似乎发生了不少事儿,并且关系混乱。

    随后,袁湘湘便拉着宋渺渺出了餐厅,她自己开了车,说也不说一声,就直接把宋渺渺塞进了自己的车子,也不跟郁子欢打声招呼,就这么先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你不等等子欢,她还在结账呢。”

    “等她做什么?她也是个没心肝的,刚才那种场面,也不知道出来说句话。人走了之后,还那样质问你,这算是朋友吗?你也是,人家一杯奶茶泼过来,也没个反应,你以前那脾气上哪儿去了?”袁湘湘侧目瞥了一眼她微微发红的脸,又忍不住低骂了一声,“那贱人真可恶,她竟然拿热饮来泼你,这是诚心想要毁你容啊!别让我再看到她,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气反笑,说:“我说袁湘湘,你好歹是个医生,是不是该温柔点,这话是应该从一个医生,一个高材生嘴里说出来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,做人是要有素质,但在面对没有素质的人的时候,就要比她还没素质。我有素质,也不能站着被她白白欺负了去。”她说的理直气壮,深踩了油门,车子在路上穿行,不断超车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她搞的心惊胆战,“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半点也不理会,车子一路疾行,到了她在医院的公寓。房子不大,两室一厅一卫,但装修精致,并被她打理的整整齐齐,看起来便也异常的温馨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先去洗澡,我给你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没有推拒,进了卫生间,简单的洗了个澡。所幸两人身材差不多,她的衣服穿上身上也合身。等她出来的时候,袁湘湘做了两碗蛋炒饭,从厨房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里没什么东西,只有冷饭和鸡蛋,我也只会做蛋炒饭,你将就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,“那也很难得了,以前你可是连电饭煲都不会用。怎么不住在家里,跟爸妈一起住,不是跟方便?要躲在这小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烦呗。”她拉过椅子坐了下来,扒拉了一口饭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,医院里应该会有很多白衣帅哥哦,找个男朋友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她蹙了蹙眉,说:“我们一家子全是医生,再找个医生男朋友,看到白大褂,我都要吐了好不好。你的想法倒是跟我爸妈很像,他们特希望我找个外科医生。但我已经按照他们的要求,考上医学院,当上医生了,结婚这事儿,我不想再听他们的话。若是再按照他们的要求,我这一辈子也算是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,也太夸张了。”她说着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说:“怎么把头发剪掉了?你以前不是说头可断,头发不可剪么,怎么一剪就剪那么短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小小的屋子里,陷入了一片沉寂,袁湘湘不停的搅动着筷子,一口一口的将金灿灿的蛋炒饭送进嘴里,却是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宋渺渺以为她不会说的时候,她却突然开口,说:“当一个人成为你想都不能想的身份时,就该毫不犹豫的剪掉。我以前以为我若是把头发剪掉一定会死,可我现在才发现,其实也没那么难,三年了,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。而且比以前活的更好,很多人都说,我短发比长发好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冲着她笑了笑,“是啊,反而变得特别有女人味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饭后,两人就一起窝在懒人沙发上看电影,这是高中的时候,她们曾经向往的生活。在周末的时候,两个人窝在属于自己的小房子里,一起看电影,喝咖啡,聊天打屁。

    不过宋渺渺只能喝牛奶,不能喝咖啡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”袁湘湘问。

    果然是医生,很有灵敏度,她笑着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袁湘湘挑了一下眉,“谁的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抿唇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,“傅竞舟的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愣了两秒,“你还真的跟他勾搭在一块了?怪不得沈悦桐要发飙了,她跟傅竞舟的事儿,早就传出来了,两人在一起也好几年了。渺渺,不是我想说你,只是作为朋友,我想告诫你,做人要有底线和原则,没有底线的人,都不配称之为人,我想你一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还是支持你的。以后要真有人抓着你的头发骂你小三,我还是会帮你打回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不由鼻子一酸,一拳头搭在了她的胸口,说:“说好的原则和底线呢?我当了小三,你不该把我拉回正道么!”

    “哎,谁让我这人,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了。”她说着,还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她给逗笑,笑着笑着,眼眶里便泛起了眼泪,舔了舔唇,笑说:“是因为我的女儿得了白血病,我要再跟傅竞舟生一个孩子,用脐带血就她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竟然一声不吭生了个孩子!你知不知道,我到现在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,我……我还是处女!”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,然后一本正经的说:“嗯,你还是个少女,怪不得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一股少女味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她仰起头,冲着宋渺渺翻了个大白眼。她又喝了一口咖啡,想了想,转头认真的看着她,问:“你干嘛要生这个孩子?你该知道,跑路的时候,带着球,会很不方便。而且我看你这六年,过的应该不是很好,多个孩子,不就多个累赘么?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,你不喜欢傅竞舟的。你们两个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小孩,怎么会无端端的冒出个孩子,而且你竟然还愿意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是舍不得打掉了,毕竟是个小生命。你一个产科医生,怎么能怂恿人打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切,现在的女人一个个都想的很通透,而且按照我对你的了解,不才不会冒然生下这个孩子。而且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,你是个很理智的人,通常不会做这些感情用事的事儿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宋渺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那时候就已经爱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铃就响了起来,袁湘湘起身去开门,宋渺渺则怔在那里,久久没有回神,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说过这句话,她也一向不认为自己是真的爱上傅竞舟了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,生下小恬,就是因为想给自己一个希望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希望,她说不出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