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99章 包养合同
    郁子欢双手抱臂,气呼呼的站在门口,一开门,便骂道:“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东西,就这么甩下我,自己在这儿快活。给你打电话,你也不接,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袁湘湘笑嘻嘻,说:“怎么会,手机静音没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门,袁湘湘去厨房给她弄花茶,郁子欢走到沙发前,就看到宋渺渺手里握着牛奶,木木的看着某处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弯身坐了下来,伸手在宋渺渺眼前晃了晃,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渺渺当即回神,见着郁子欢,惊了一下,笑了笑,说:“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东西,就这样弃我而去,还不给我打电话。我到现在还没吃饭。”郁子欢白了她一眼,佯装不高兴。

    郁子欢是在她们上大学之后才认识的,宋渺渺是通过袁湘湘认识的,一兜底,才发现两人其实还挺有缘分,有好些个共同朋友,却一直耽误到今天才认识。

    这样才有了她们这铁三角。

    那会,她们的关系是真的好,无忧无虑,除了期末的考试,压根就没什么烦恼。由着郁子欢和袁湘湘是学医的,课业相对来说比较繁重。宋渺渺就不厌其烦的从城市的这一端,那一端,只为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所幸那时候念书都在帝都,一个城市,总好过在两个城市之间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回忆起那时的时光,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这天,宋渺渺在袁湘湘家里,待到了将近十一点,完全忘记晚上还要跟傅竞舟谈判。

    郁子欢跟她同住一个小区,袁湘湘将她们送到楼下,对郁子欢说:“开车小心点。”转而又看向宋渺渺,冲着她眨了眨眼,小声说:“咱们过几天再约,或者你可以来医院找我,一个电话就行。还有啊,你以后产检就到我这里来吧,安全你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快上去吧,穿那么点,小心感冒。”宋渺渺说着,便拉开车门,弯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郁子欢开车比袁湘湘稳妥的多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异常安静,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,各自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六年过去,她同袁湘湘没有隔阂,反倒是跟郁子欢,似是生了嫌隙似得。可她们之间,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,不知道这嫌隙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海城是个不夜城,到了晚上,街上反倒是越发的热闹。

    车子遇着红绿灯停了下来,车前一群大学生模样的男女说说笑笑的走过。

    “真是怀念咱们还是大学生的时候,日子总是过的丰富多彩,有滋有味。想想那时候,还总是抱怨,时间过的太慢,只希望快点结束学生时代。现在想来,最值得怀念的,也只是学生时代了。人与人之间,没那么多算计和心机,你说是不是?”宋渺渺只是随口感慨。

    郁子欢听在耳朵里,却别有含意,她是个极敏感的女子,刚才在袁湘湘家里,气氛虽然还是很好,但她明白,她的突然出现,让她们两个多少是有些扫兴的。

    这几年,袁湘湘也有意与她疏远开来,吃饭也只是在医院的食堂,碰到面,才坐下来一块解决午餐。各自聊聊各自科室的一些烦心事儿,吐槽吐槽。

    下班之余,袁湘湘不是在家里窝着,就是去相亲,或者是在相亲的路上,她几乎约不到她。

    她想也许是因为那件事,她们之间的关系,令她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郁子欢侧过头,说:“渺渺,今天在餐厅里,我不是不想说话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干嘛?”宋渺渺笑着打断了她,“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本来就是我惹了麻烦,还连累了你们,是我该说一声对不起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微蹙着眉头,看着她,想了想,说:“渺渺。你还把我当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还把我当成你最好的朋友,以后有什么事儿,就不要瞒着我。虽然我认识你没有湘湘那么久,但我也是真心实意的把你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这人本来不是那么合群,朋友不多,寥寥几个,手指头都数的清楚,你也都知道。而你,是我所有朋友里排在第一位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,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,笑说:“好好好,以后我有什么事儿,一定会跟你说。你别多想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郁子欢神色淡淡,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三个人,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们都在改变啊,连身份都变了,自然就跟以前不一样了。但感情还是一样的,你就不要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红灯跳转,郁子欢慢了一拍,后面的车子就开始摁喇叭。她对着她笑了一下,就赶忙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回到御景花苑,已将近十一点。

    宋渺渺回到家,顺手开了灯,换了鞋子,往里走,行至客厅的时候,她着实吓了一跳。傅竞舟一个人坐在暗处,手里夹着一根烟,橙黄色的光忽明忽灭,他的周身,笼罩着淡淡的青烟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他的声音略有些沙哑,估摸着是香烟抽多了。

    “郁子欢上来叫我一块出去吃饭,我刚从袁湘湘家里回来,多年不见的朋友,难免就多聊了一会,忘了时间。”她立在沙发边上,没动,如实汇报。

    他微微歪头,声音冷冷淡淡,“谁允许你出去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舔了舔唇,笑了一下,说:“可你也没说我不能出去啊,谁也没有规定我不能出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现在是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袁湘湘现在是产科医生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?若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一丁点儿的意外,这个责任你负的起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模样看起来很严肃,面无表情的,也觉不出喜怒,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,烟灰缸里有数不清的烟头,领带被他扯的乱七八糟,眉头皱的极紧,眉宇之间的川字,像是用刀子刻上去似得。整个人看起来,略有些颓然。很少看到他有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想到袁湘湘说的那句话,她慌张的收回了视线,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,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来,双手抵在膝盖上,说:“你的手机呢?”

    “昨晚不是被你给砸了么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他眼眸一抬,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抬手挥了一下飘过来的烟雾,小声的说:“说关心孩子,还让我吸二手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她的声音极小,他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你还有事吗?没事的话,我去洗澡睡觉了,时间也不早了。你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。今天,不好意思让你白等,下次我出门一定给你打电话,这次是手机坏了,我一时忘了时间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说话,只冷冷睨着她,片刻之后,才从一侧将一份合同甩在了茶几上,扬了扬下巴,示意她自己看。

    宋渺渺瞥了一眼,上面大大的写着四个字,包养合同。她不由眼皮一跳,摸了一下厚度,眼皮又再度跳了两下。她只粗略的看了看,几十张纸,条条框框写的非常清楚并且严谨,甚至还有点恶趣味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在心里腹诽,哪个律师那么闲,竟然帮他拟定这种合同。里面还写了一大堆她要履行的义务,钱是按照她说的,每个月十万,一年一百五十万的定价。但她找了又找,并没有看到时间限制,倒是看到一句话,一旦开始,只能由甲方说停,才算终止。

    不对,这律师一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!他完全就是按照小说套路来的呀!是谁!究竟是谁!她必须要去膜拜一下。

    她吞了口口水,看了傅竞舟一眼,不知何时,他已经掐灭了烟头,翘着二郎腿,目光幽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问:“这个合同,你看过吗?”

    他只眨了一下眼睛,并没有说话,大抵是示意他看过。

    宋渺渺干笑了一声,说: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一个月十万,那么好赚?宋渺渺,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会给我钱?”她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做到上面写的每一条,我自然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与他对视良久,又低头仔细看了看上面的那些个条条款款,完全是情妇基本守则,外加保姆守则。傅竞舟的样子看起来一本正经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她能放下这最后的底线,这六年,她就不会过的这样苦了。不过在傅竞舟的眼里,她现在就是个,为了钱毫无底线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把合同放了回去,说:“其实还挺诱人的,只是我现在不一样,我现在是傅沅的妻子,即便只是名义上的,我也得先同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哼笑了一声,宋渺渺原本以为他会发怒,或者说一些难听的话,可他却只是哼笑了一声,然后站了起来,说了句随便你,就拿着外套走向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正欲开门的时候,门铃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顺势开门,只见郁子欢站在门口,浑身上下湿哒哒的,头发上满是泡沫,身上的睡衣黏在身上,呈半透明状,见着傅竞舟,当即愣了一下,一只手立刻横在了胸前。=

    脸颊一红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找宋渺渺?”他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,语气还是一贯的冷淡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