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0章 洗澡
    傅竞舟并不多话,只点了一下头,便侧开身,让了条道。

    郁子欢抬手弄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,脸颊越发的红,“抱歉,那么晚还来打扰,那个,我洗澡洗到一半突然没水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想着上来问问,你们是不是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走了过来,看到郁子欢的样子,微的愣了一下,“先进来,我去看看有没有水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往卫生间走,这会又只剩下他们两人,面面相觑。郁子欢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,只敢偷偷的,若无其事般的扫上一眼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门口,似乎没有进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傅竞舟淡声提醒,“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,抱歉。”她立刻让了条道。

    傅竞舟便径直走了出去,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侧了一下身,避开了她的身子。她只能感觉到他自带的一阵风,还带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。

    她的背脊挺得笔直,一只手紧紧的捏住了手里的毛巾,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傅竞舟前脚刚出去,宋渺渺就跑了出来,笑说:“有!家里有水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立刻回神,皱皱眉,“这就奇怪了,怎么会没水,我看水管子也没坏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进来,天气凉,你这样会感冒的。”宋渺渺把她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门砰的一声关上,郁子欢耸了一下肩,似是随口一问:“这么晚了,傅竞舟还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他本来就不住在这里,你赶快去洗澡吧。”宋渺渺回的淡然,并没有太在意,直将她推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郁子欢站在浴室内,很干净的颜色,就如他这个人一样。她的目光扫了一眼洗手台上的东西,洗漱用品摆放的整齐有序。

    其实卫生间里没什么味道,她却莫名闻到了一丝男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脱掉衣服,打开花洒,连沐浴液和洗发水,都是男士惯用的牌子。

    认识傅竞舟这么些年,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进入他生活的环境。

    正当她游神的时候,卫生间的门敲响,宋渺渺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,“子欢,需要沐浴液和洗发水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不需要,但她还是说:“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给你拿过来了,你开一下门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开了一条缝,接过了她拿来的洗漱用品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郁子欢从卫生间出来,宋渺渺在厨房,她走到客厅,余光瞥见了茶几上,宋渺渺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合同。她眉梢微的一挑,弯伸手翻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家里也没什么东西,切了个苹果……”宋渺渺出来,正好就看到她在翻看那份无聊的合同。

    她立刻冲了过去,一下将合同抢了过来,不等她问,便解释道:“这个是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笑了一下,“确实还挺有趣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将切好的水果放在了茶几上,转开了话题,“吃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明早还要上班,你也早点睡,有小宝宝了,一个人住凡事要小心。有什么事,你都可以下来找我。你也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将拿合同丢在了沙发上,送她到门口。

    一直看着她走进电梯,她才关上门。

    她将那合同塞进了抽屉,洗了个澡,就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日,宋渺渺便没再与傅竞舟碰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早上起来,她就在餐桌上,看到了一部全新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卡插上,第一时间给袁湘湘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两人只聊了两句就挂了,她正在忙着。

    刚挂断,傅沅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电话刚接起来,他就问:“我听说你现在住在傅竞舟的私人公寓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宋渺渺也没想瞒着,将那天在傅家的一场闹剧,给他简单的说了一遍,“我想我现在暂时是回不去了,在这里我也是一个人住,他并不跟我一块。”这算是解释。

    傅沅看着手里的照片,正是傅竞舟进出御景花苑的照片,他并没有质问,只问:“你现在是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宋渺渺手指抠着手机盒子,犹豫了一下,说:“经过这件事,我想了很多,也考虑了很多。我知道要让沈悦桐离开傅家是不可能的,但我知道,她是绝对不会拿小恬当成是自己的孩子,我也不放心小恬以后跟着她。所以,我觉得我该为自己争取点什么,我想出去工作,不想任人摆布,真的就当个工具,怀孕十月,生下孩子之后,就被人一脚踢走。我觉得,既然你给了我一个新的身份,我就应该好好利用,摆脱过去,重新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就算我以后跟傅家脱离,我也不会太过无助,无助到任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傅沅沉吟了片刻,“可是你现在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现在怀孕了,很多事很难办,可是我以前怀着小恬的时候,也还是照样出去工作,甚至还遇上高利贷到家里找麻烦。其实怀孩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,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想要迫害我肚子里的孩子,我想我可以就职,我也就只有这一个机会。”宋渺渺知道傅沅的顾虑,其实她也有这样的顾虑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如果真的有人要故意害她的孩子,就算她日日坐在家里,天天躺在床上,那些人也还是会想尽办法来迫害她,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所以,最后她还是决定出去试一试,若是成功了,就不用再回到过去那苦日子,白领的工资,抵得过她一天打三份工的工资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傅沅沉默了一会,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都没有出声,也没有挂电话。

    好一会之后,傅沅才问:“你……现在是打算住在傅竞舟那边,还是……你如果不想,现在就出来,我在小区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有些犹豫,“我暂时先住在这里好了,反正去哪里都一样。等工作敲定了,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傅沅,你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他的语气里带着笑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。这事儿若是传过去,我脸上挂不住,你的名声也会坏掉。但我还是会尊重你的选择,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考量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宋渺渺心里终究不是滋味,也许她就不该结这个婚。

    即便是名义上的,也不该。若是傅沅真的对她存了某方面的心思,她又如何报答的起。

    三天后,傅沅让她去傅氏集团大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她换了一身衣服,按照约定的时间,提早了五分钟过去。

    恰好傅沅也提前了五分钟,两人正好就在公司门口碰面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还真是被我猜对了,你习惯提前五分钟到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出门,有备无患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虑了一下,一方面要照顾你的安全,另一方面你现在的情况也不能做太操劳的工作,把你交给其他上司我也不放心。所以,你就暂时从我的文秘做起吧。”他推着她往公司内走,“不过你可以放心,劳工合同签的是五年的合同,你是我老婆,就不需要试用期了,直接正式员工,享受所有福利。月薪一万,年底加上年终奖励,多少也有十四五万,或者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电梯口,傅沅笑颜盈盈的看着她,问道。

    自毕业以来,宋渺渺其实压根也没有好好的上过班,她毕业就跟傅竞舟结婚了。那会她也想上班来着,可傅竞舟叫她在家里待着,当全职太太。

    钟秀君也说不需要她出去上班,在外抛头露面,真要是闲得慌,就帮她打理慈善机构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两个都这样讲,宋渺渺也就没再坚持。所幸她平时的爱好多,兴趣也多,自然是不会无聊。偶尔会跟傅竞舟一会出席一下商业宴会,与人交际,这方面,倒是难不倒她。

    后来的逃亡,为了生活,她不得不出去工作,却因为身份证和学历的关系,无缘大公司,连小企业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在外六年打黑工的经历,跟在这种公司上班不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也算是初入职场,多少是有些紧张的。明明都三十岁了,却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傅沅大抵是看出来什么,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别紧张,你有学历有脑子,还怕做不来?”

    “我大学是念金融的,而且也没有入过职场,再说我是个空降兵,到时候应该很多人会排挤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份,谁敢?别多想,不是有我在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身后传来脚步声,不知是宋渺渺直觉准,还是有某种感应,她一回头,便看到傅竞舟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同他打招呼,他都礼貌回应,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傅沅带着宋渺渺坐的是专用电梯,傅竞舟自然上的也是专用电梯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站在他们的身后,目光扫了宋渺渺一眼,旋即抬眸看着电梯上方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小叔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直接去老城区看情况,虽说开始动工,可还是要注意,万不能出什么事故。那几位钉子户,最好还是你亲自过去谈,不然也没法子动土。你要是没空,我替你去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下午自会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混职场,但她不笨,察言观色还是会的,在家里倒是不觉得,这会她多少能感觉到,傅竞舟跟傅沅之间,似乎不对盘。

    片刻,三人进了电梯,傅竞舟仍站在他们后侧,他垂了眼帘,目光落在宋渺渺的身上,说:“你非要这么作,出了任何事,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
    电梯里就三个人,他这番话是说给谁听的,大家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傅沅笑说:“小三儿你放心,她在我手底下做事。出不了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勾了一下唇,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傅沅同宋渺渺先在人事部下了电梯,傅沅带着她亲自找了人力资源经理,草拟了合同,做好了入职手续。

    随后才回了办公室,他与傅竞舟的办公室在同一层,一正一副,办公室是面对面的。

    秘书室内,傅竞舟有两位秘书,三位助理。

    傅沅便少一些,两人的秘书都在同一间办公间。

    傅沅做了介绍,安排好了位置,就回办公室做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忙,宋渺渺原本还想一一打声招呼,熟悉一下,可看他们脸上冷漠的神情,也就乖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只询问了带她的秘书邹雯,小声的问:“有什么可以让我做的吗?”

    邹雯是傅沅的首席秘书,傅沅对她十分信任,也是个有貌有才的女人,看起来十分干练。宋渺渺的情况,傅沅都提前跟她说过,这办公室里,也就她一个人知道宋渺渺怀孕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哪里敢让她做事儿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,怀孕还跑来工作,这不是纯属添乱吗?

    邹雯没见到宋渺渺之前,就已经对她有了意见,看到她笑的单纯无害的样子,只觉得好笑,能让傅沅这钻石王老五结婚的人,通常不会有多单纯。这社会上,能有几个单纯的主,只有蠢和聪明之分。

    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淡淡瞥了宋渺渺一眼,唇边泛起一丝浅笑,就从抽屉里拿了一本关于傅氏集团的企业文化书递给了她说:“你先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接过她手里的书,心知这是打发她呢。她拿了书,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对傅氏集团在六年前,她就了解透了,想要坑人,自然是要先把对手了解的清清楚楚。这种书上,写的大多数都是虚的东西,没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手捧着脑袋,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十分安静,每个人做着自己的事儿,宋渺渺百无聊赖,便偷偷观察这些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里头,她只认识方斯淼,傅竞舟的特助之一。她的视线刚落在他的身上,他就抬起了头,两人目光相触。宋渺渺便立刻低下了头,神情淡然,仿佛啥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方斯淼拿了文件出去了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傅竞舟翻看着文件,翻了两页,便问:“她在做什么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