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1章 我最怕死!
    “她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斯淼自然知道这个‘她’是谁,刚才出来的时候,他只用余光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书。”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她看的应该是前几年出的傅氏集团的企业文化。

    傅竞舟冷不丁的嗤笑一声,并没有做任何评价。

    也没再问下去,只继续翻看文件内容。

    偌大的办公室内,只剩下他翻阅文件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斯淼抬眸暗暗看了他一眼,他的神色依旧淡然,看不出任何异常,更觉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午饭时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合上了书,他们都三三两两下去公司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前,邹雯接到电话,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去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慢悠悠的出了办公厅,往傅沅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,静悄悄的,看着应该是没人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就准备自己去吃午饭。

    刚走到电梯间,就看到傅竞舟一个人立在那里,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另一个手里拿着饭卡,似乎也是去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宋渺渺瞬间停住脚步,一转身,正想回去的时候,傅竞舟的声音便不咸不淡的传了过来,“既然觉得要在这里做事,你就该有这个心理准备,每天都会遇到我。”

    她停了片刻,就转身走了过去,站在他的后侧,礼貌的叫了一声傅总。

    他噗嗤一笑,笑声里多是讽刺的味道。

    电梯门缓缓打开,两人一道走了进去,等进去了,宋渺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这是专用电梯,能用的人屈指可数,并不需要等待,那他刚才站在那里,在做什么?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电梯一角,她立在前面,总有一种锋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垂着眼帘,让自己做到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这时,电梯突然哐嘡一声,在六楼停住了,上方的灯瞬间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倒是冷静,不叫也不闹,狭小的空间内,安静的落针可闻,她能听到自己骤然加速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她伸手摁了警铃,并用电梯上的电话直接拨通了公司保安室的电话。

    但好一会,竟没有人接电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,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为所动,宋渺渺连续打了三个,均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她不由拧了眉,将电话挂了回去,终于还是回头看了傅竞舟一眼,说:“公司管理上存在漏洞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一本正经,“这种时候,安保室的电话竟然打不通,万一出了什么事,就是他们的责任,没有第一时间过来救援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倚靠在电梯壁上,双手抱臂,看着她严肃的样子,笑说:“不用紧张,不会出什么事,顶多被关上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已经尽量保持冷静,在这样昏暗的情况下,他竟然还是能看出她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不紧张,我只是担心是否安全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遇到过电梯骤降的事情,也是突然停止运作,她摁警铃都不管用,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,电梯突然发生骤降,她吓的半条命都没有了。那一瞬,她真的是把所有的事儿都想了一遍,最后只化为一句,我不想死。

    所幸她运气好,在最后一瞬,电梯停住,并没有直接坠落。安保队把她救出来的时候,她一句话也没说,只迅速的跑到了阳光低下,抬头看见天,才稍稍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她就去当地最有名的佛寺。她原本不信这些,那天起便开始相信。

    她最紧张的时候,通常的反应就是最镇定的样子,仿佛任何事都没法撼动她。

    但其实早就慌了心神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每一分钟,都像是度日如年,那样难熬。

    大概只一分钟的时间,宋渺渺再次回头。看向他,问:“你确定只需要几分钟?可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,为什么还是没有动静?”

    “你很怕?”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,说:“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害怕。”

    她定定的看着他,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,良久才转开头,看着眼前紧闭的门,恐惧感越来越甚。

    她的左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右手,傅竞舟好像说了什么,可她却没有听见,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傅竞舟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宋渺渺几乎是条件反射,猛的甩开了他的手,转头,眼眶微红,“你们傅氏集团这样大的公司,怎么也会出这种低级的错误?更何况这还是专用电梯,不该是绿色通道吗?就算停电都不会停止运作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一个总裁,被关在这里,你不觉得丢脸吗?你知不知道发生这种情况有多危险?”

    她一刻不停的说了许多,整个人开始发抖,似乎是对他的无动于衷感到生气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在笑,“你这么怕死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怕,我最怕死!我要是死了,我的小恬要怎么办?还有我妈,我妈该怎么办!谁不想死了一了百了,可活着的人,要怎么办?我有那样一个哥哥,我能指望他什么!指望他能帮我养孩子,照顾母亲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起来,“我妈快要死的时候,他都还要伸手向我拿钱!还要偷走我的救命钱去豪赌,去快活!他甚至还想让我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下噎住,没有再说下去,回想起那一日的惨状,她的手忍不住开始发抖!紧紧的握成拳。就是因为宋江南,她差一点杀人坐牢!

    到了今时今日,她依旧被宋江南那个混蛋拖累着!

    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没有落下来,她的视线模糊,连连后退,靠在了电梯门上,低着头,自语,“我曾经的生活那么美好,从天堂掉到地狱,你以为我很想活着么?这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!”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情绪激动,甚至说了许多不应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,头顶的灯光亮了起来,她抬眸的瞬间,眼泪啪嗒一下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迅速抬手擦掉,转过身,深吸了一口气,等电梯停在三楼,她才慢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她一言不发,飞快的走了出去,像是逃命似得。

    等她的脑子恢复清明,就开始懊悔在傅竞舟面前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这会,食堂里的人少了一半,她打了饭,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,刚坐下不久,眼前便多了个餐盘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一眼,是傅竞舟,还真是亲民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不说话,只眼观鼻鼻观心,兀自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附近的几个小姑娘频频往这边侧目过来,傅竞舟稍微一个动作,她们便会抑制不住的激动,宋渺渺几乎能感觉到她们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侧目瞥了一眼,笑了笑,问:“你平日里也都在大厅里吃饭?”

    “偶尔。”他说,顺手将一块纯肉夹进了她的餐盘内,又顺手从她的盘子里夹走了一颗西兰花。

    这举动那样自然,半点也不觉得刻意,就像是生活了很久的两个人,只是日常生活中很普通的一个举动。

    宋渺渺盯着盘子里的肉,咬住了筷子,紧接着就听到了那边的人开始窃窃私语,她清晰的听到一句,那个女人是谁啊?

    她又看了傅竞舟一眼,他再度将筷子伸到她的盘子里,宋渺渺有些条件反射的夹住了他的筷子,压低声音说:“这么多人都看着你,你这样做是不是想给我惹麻烦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过大公司是非多,我可不想第一天来上班,就成为是非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目光落在她盘子里的西兰花上,笑说:“你这样倒是更容易惹人遐想,我平常跟秘书一起吃饭也这样,并没有任何流言蜚语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打回了他的筷子,把盘子里的西兰花全部夹到了他的盘子里,“都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他依旧不动声色,慢条斯理的吃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工作,平日里自己留神。有任何不舒服,不要强撑。”他的语气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谢谢关心。”她低着头,只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吃的飞快,几乎是用吞的,很快就吃完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不料还不等她起身,便听到他冷清的声音,不轻不重的传入她的耳朵,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两秒,脚背被人牢牢踩住,她抬眸看了他一眼,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,她舔了舔唇,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吃饭很慢,周遭的人陆陆续续都走了。他才吃了一半。

    那几个小姑娘倒是挺执着,他不动,她们也定定的坐在那里,盘子都快吃干净了,还舍不得走。

    大抵对她们来说,能见一次大老板不容易。

    就算大老板有老婆,也不妨碍她们对大老板的热爱和向往。

    宋渺渺侧着头,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去看看你外公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转过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,旋即苦涩一笑,说:“他不会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最近生病了,病的太挺严重,我去看过几次,倒是都有提到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珠子转动,抿了抿唇,“我去见他,可能会加重他的病情,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外公是个退休老干部,性子刚烈,又极其要面子,当初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,他就一万个不不同意。至于他为什么不同意,宋渺渺到今天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起码在她眼里,她的父母的感情一直很好。宋怀鲁对林甄也是极好的,真正的相濡以沫,应当就他们那样。

    她以为宋家的败落,是她的哥哥宋江南一手造成,可后来她才知道,原来并不是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