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2章 你还有脸回来
    宋渺渺靠在椅背上,侧头看着窗外,心思几转。

    餐桌下,他的脚还是纹丝不动的踩在她的脚背上。

    傅竞舟放下筷子,拿了纸巾,擦了擦嘴,说:“下午我要去一趟老城区,你若是改变主意,可以来找我。傅沅一时半会不会回来,所以你不用有所顾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挑了一下眉,深深看了他一眼,怪不得都快中午了,傅沅还要出去,原来是他刻意给支走的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便一块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到了下午两点半,邹雯还没有回来。秘书室其实是一个很忙的部门,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轻松,只需要跟在老板身边,一块吃吃饭,递递文件。

    这个点,办公室内寥寥几人,宋渺渺百无聊赖,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一直想着傅竞舟说的话。这时,坐在对面的方斯淼突然站了起来,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,那架势似乎是要出去。当他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宋渺渺还是忍不住开口,“方特助,请问你现在是要跟傅总一块出去吗?”

    刚才傅竞舟倒是交代过他,如果宋渺渺问起,可以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他点了一下头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还是站了起来,将那本企业文化,放在了角落,说:“我跟你们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斯淼浅浅一笑,拉开门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宋渺渺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包包,走了过去,他们两个先去楼下,司机已经开车过来,就停在门口。方斯淼说;“您先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敬语,宋渺渺略有些不好意思,说;“在公司我算是新人,你这样的话,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傅副总的夫人,而是现在是在公司外面,你的身份就该是傅副总的妻子了,称呼上并没有任何问题。”他说着,拉开车门,依旧恭恭敬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也没有跟他争辩什么,直接上了车。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傅竞舟才姗姗而来。

    方斯淼开了门,他交代了几句之后,就弯身上了车。方斯淼关上门,却并没有上车。他对着司机打了声招呼,就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宋渺渺往外看了一眼,想问点什么,可又觉得不是很方便,到了嘴边的话,也就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车子平稳行驶,没多久便驶入了老城区,在经过一条长弄堂,车子停在了墙根下,司机下车给他们开门。对这里,宋渺渺还是熟悉的,小时候还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乖巧又聪明,那时候外公很喜欢她,却特别不喜欢宋江南,而宋江南打小也不爱来外公家,规矩太多,稍微犯个小错误,就要挨罚,而宋江南打小就不安分,整天闯祸。

    那时候,这周边的邻居,前前后后都认识,宋渺渺算是这里的小公主了,好多小朋友都爱跟她一起玩。如今再回到这里,周围很多地方已经变成废墟了。

    这周围已经没几户人家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的皱了一下眉,问:“这边要拆迁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可惜,原本老城区可是海城最有特色的一块地方,很多游客都会来这里走一圈,这样拆除,有点可惜。”她看着紧闭的朱红色大门,笑说:“外公肯定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点了点头,“确实不同意,怎么说都不肯搬走,这不还被气倒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连外公的话都不管用,看来这地方是拆定了。”她突然像是想到什么,侧头看了他一眼,笑说:“你会叫我过来劝外公的吧?”

    他但笑不语,上前叩响了大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跟在他的身后,略有些紧张,她想她以前做的那些事儿,老爷子一定全部都知道。老爷子是个很古板,又很正直的人,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子孙做出这种鸡鸣狗盗,没有良心,没有信用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她却几乎都做全了,他对她一定非常失望,她想,他一定不会再愿意认她这个外孙女。

    不知道一会会不会拿着扫把,把她赶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内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,宋渺渺不由吸了口气,捏着手袋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找谁啊?”

    “兰姨,我是傅竞舟。”

    “小舟啊。”里头的人自语了一声,然而眼前的门依旧没有打开,兰姨有些为难,说:“小舟啊,不是我不想开心,老爷子昨天才说呢,若是你来,不准给你开门。老爷子现在正在气头上,要不,你过几天再来。他最近身子也不好,不能动气。”

    “兰姨,你同老爷子说,我来不是跟他说房子的事儿的,我带了个人过来见他。至于是什么人,你可以先开门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往边上走了一步,宋渺渺惊了一下,有些条件反射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回头看了她一眼,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,并一下扣住了她的腰,让她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她微微蹙了眉头,侧头瞪了他一眼。这时,大门稍稍开了一条缝,兰姨透过缝隙往外看了一眼,只一眼,她便一下推开了门,一脸惊讶,几步走到宋渺渺的面前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说:“哎呦我的妈呀,这不是小渺渺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握住了手。她愣了一下,转头便对上了兰姨激动的脸,连眼眶都开始微微发红。她说:“这么些年,你上哪儿去了呀!出了那么大的事儿,你怎么不来找你外公呢?他虽然古板,但是对你这个外孙女还是很心软的呀,你多说几句好话,他肯定是会护着你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一走了之,老爷子更生气。”她说着,就要拉着宋渺渺进去。

    她有些犹豫,行至门口,停了下来,说:“兰姨,你还是先进去问问外公,我怕他不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宽心,他肯定是想见你的,但一会要是说了难听的话,你也不要往心里去,他就是那样,嘴皮子硬,但心还是软的。”兰姨紧紧抓着她的手,一个劲的把她往里带。

    傅竞舟自然也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院子还是同以前一样,葡萄架子上的树叶倒是更加茂盛了,屋子的门开着,从里面传出低低的咳嗽声。宋渺渺不自觉的站住了脚步,兰姨回头看了她一眼,笑了笑,说:“怎么?害怕?”

    她有些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兰姨微微叹了口气,说:“渺渺啊,六年了,六年不见,老爷子跟以前不一样了,他现在就是想教训人,也得有力气。”她深深看了她一眼,轻声说:“你外公的身子,大不如前了,前年还住院做了一场大手术,就差那么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兰姨说着,眼睛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操心的事儿太多,本来是小毛病,他又不愿意去医院,谁也劝不了,一拖两拖就成了大毛病。心脏搭桥。”她说着,看了立在身后一言不发的傅竞舟一眼,说:“你看看,才安分了几年,这又要动土。年纪大了,都念旧,这地方你外公是住了一辈子,他们说拆就要拆,一点余地都不给,把你外公气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阿兰,你在跟谁说话?谁在外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贤醇厚的声音就从屋子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来客人了,我这就带他们进来。”兰姨冲着宋渺渺眨了眨眼,就拉着她的手,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宋渺渺深吸一口气,跟在兰姨的身后,掌心出了一层汗。

    当她跨过门槛,一颗心不自觉的提到了嗓子眼,这会老爷子刚从藤椅上坐起来,往这边看了一眼。他的眼睛不是太好,并不能看清楚来人,便伸手拿起了桌几上的眼镜戴上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兰姨拉着宋渺渺过去,笑呵呵的说:“老爷子,你看看,是谁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往一侧走了一步,让宋渺渺整个人站在老爷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时间仿佛静止,林贤的表情僵住,下一秒,便拿起了手边的烟灰缸,直接就砸了过去。毫无预兆,就冲着她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所幸,傅竞舟眼疾手快,迅速的将她拉了过来,伸手挡开了水晶的烟灰缸,手背生疼。

    老爷子指着她,说:“你还敢回来啊!你做了那样的事儿,你还有脸回来!”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傅竞舟的身前,他高大的身躯,挡住了老爷子,她看不到他的人,只听到他的声音,充满了怒气。紧接着,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,用力的扯了扯傅竞舟的衣服,低声说:“我们走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兰姨立刻过去,替他顺气,说:“你啊你,人不来的时候,你念叨。现在人回来了,你是要把她赶去哪儿?你倒是去摸摸她的手,以前白白嫩嫩的,如今手上连茧子都有了,可想而知,这六年她在外头吃了多少苦。她到底是个女孩子,当年她也只是个孩子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你也不知道,你现在就是砸死她,事情也不能倒回去重新来过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那硬脾气,跟她妈怄了一辈子的气,现在还要跟外孙女怄气么?她要真的不再来看你,你又要骂人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