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3章 我错了
    “你跟她妈妈怄了一辈子的气,现在还要跟外孙女再怄一辈子的气么?都多少岁了,你还有几个一辈子能跟人怄气的?她以后要是真的不再来看你,你又要骂人哩。”

    兰姨脸上挂着笑,一只手轻抚他的背脊,说:“姑娘在外面漂泊这六年,也吃够苦头了,你这当长辈的,也不知道心疼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这会整个挡在宋渺渺的身前,老爷子只能看到她稍稍露出的发顶,他用力的拍着藤椅的扶手,眼眶微红,说:“吃苦还不是自找的!干出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,她还想有快活日子过,那就不是人!是畜牲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姑娘知道错了,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呀?真打算让她以后一直在外面飘着?任人欺负?”

    老爷子抿着唇,呼哧呼哧的喘着气,到底还是心疼的。话到了这里,他也就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兰姨知道他的性子,趁着他喝茶顺气的时候,冲着宋渺渺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傅竞舟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低声说:“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,眼眶红红,微微抿了唇,摇了摇头,不敢过去。她确实是丢了老爷子的脸,所以就算回来,就算苦不堪言的时候,她也没有想过要回来找老爷子帮忙。

    “过去吧。”他的声音又温柔了几分,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的捏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老爷子眼睛不太好使,耳朵却灵光的很,傅竞舟说的虽轻,可他也听的一清二楚。他哼了一声,厉声说:“有脸做,就该有脸去面对!起码还有点担当,这人若是连一点儿担当都没有,就枉为人,更别说做我林贤的外孙女!”

    宋渺渺用力的咬了一下唇,傅竞舟往边上走了一步,站在了她的身上,轻轻的推了她一下。她低着头,走了过去,在距离老爷子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下,声音糯糯的,“外公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贤仅用余光瞥了她一眼,看着她如今这般模样,到底心酸。以前的渺渺哪儿会低着头,她永远都是抬着头,自信满满的。一看便知道是被人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孩子,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林贤不由吸了口气,鼻子发酸,他曾经那般疼爱的外孙女变成现在这样,到底还是心疼的。可嘴上还是很硬,哼了一声,说:“也知道回来!你这么有能耐,有本事就永远不要回来,或者等我死了再回来!反正也不用等很久。”他说着,就别开了头。

    兰姨走到宋渺渺身侧,冲着她眨了眨眼,示意她过去说几句好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以前很会撒娇,对着林贤撒娇的次数尤其多,可现在,她早就已经忘记,什么叫做撒娇了。

    看着林贤的身板,花白的头发,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完全控制不住。她再次低头,双手紧紧的拧在一块,好一会才蹦出三个字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林贤这会也湿了眼眶,微微扬起头,回应她的,依旧是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她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老爷子的跟前,缓缓的蹲下了身子,抬起眼帘,伸出手,轻轻的覆盖在了老爷子的手背上。他的手微微一颤,手指不自觉的动了动,却没有甩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随即,宋渺渺便慢慢的握住,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磨蹭了一下,略有些哽咽的说:“我让您丢人了,这六年我每天都想回来,可我不敢。我记得您说过,做错是不可怕,最怕的是死不承认,还没脸没皮。您说过,做错了事儿,就要有心理准备承担起做错事儿之后所要承担的一切后果。所以这六年,我每天都咬着牙一个人在承担一切。我没脸来找您,也不敢来找您,我怕找了您之后,我就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,求着您救我脱离苦海。我更怕,您对我失望透顶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林贤微抿着唇,灰白的眉毛,紧拧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仰着头,看着林贤的侧脸,声音软软的,“外公,我错了,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?”

    老爷子闭上了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依旧冷硬,过了一会,才听到他吐了口气,声音有些发颤,转过头对上了她的视线,冷哼了一声,说:“你若是早点告诉我,就不至于掺和到这些事情里去!我反对你妈妈跟宋怀鲁在一起,自然有我的道理,可她就是不听!现在好了,闹成这个样子,你说她该不该后悔?”

    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算了,可这最后的昏招,到底是谁想的?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去坑害别人!然后自己一走了之?傅家人可是对你不错,你这样做,是没有良心,更没有道义!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说话,只忍着眼泪,安安静静听着老爷子训话。

    “也亏得小舟这小子有良心,把你们丢下的这些个烂摊子全盘接手,你是他的发妻,你可曾为他想过?你是个有思想的人,可以独立思考,到底是中了什么邪,竟然会干出这种事儿!”老爷子叹了口气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说:“既然回来了,就不要再到处乱跑了,实实在在的做些事儿,弥补自己当初做的错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又摸了摸她的脸,眼眶再次泛红,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,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垂了眼帘,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兰姨站在一旁看着,侧过头,抬手抹掉了眼泪,笑说:“好了好了,今天就留下来吃晚饭,我这就出去买菜。真是皆大欢喜,皆大欢喜啊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预备走的时候,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回过神,问:“渺渺,你妈呢?”

    老爷子也没有呵斥兰姨,显然他也是想知道自己女儿如今怎样,到底是自己的女儿,冷战了那么多年,看到她落魄在外,到底也是不忍心的。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表情僵了僵,眼神飘忽了一下,垂了眼帘,“妈妈她……”她舔了舔唇,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不想骗人,可又不能说实话,她暗自吸了口气,说:“妈妈她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老爷子闻言,一口气没喘上来,瞬间往后倒了下去,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胸口。兰姨呀了一声,赶忙过来,显然这一次刺激的够呛。看着老爷子的样子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渺渺啊!老爷子现在不能受刺激的呀!你怎么好那么直接的说出这句话!”

    这时,傅竞舟快步上前,直接将老爷子弄到了地上,躺平之后,一边做急救一边说:“快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蹲在一旁,看着老爷子慢慢呈猪肝色的脸,害怕的不行,眼泪不停的掉,双手紧紧的握在一块,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救护车来的很快,期间,兰姨给老爷子的大儿子和小儿子打了电话,然后跟着救护车一块去了医院。宋渺渺没上去,傅竞舟拿着外套,看她立在原地,不觉皱了一下眉,说:“你还真是没有良心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他一眼,低声说了句对不起,随即又说:“谢谢你,要不是你及时急救,也不知道会怎样。我就不该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深深看了她一眼,“宋渺渺,你要怎么样才肯说实话?”

    她一怔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之间静默了数秒,傅竞舟才侧身走向了车子,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上了车。

    傅竞舟直接去了医院,车子快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,她不由开口,“为什么来医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打算看看老爷子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听到兰姨给大舅和小舅打过电话了,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。我怕我在这里,一会外公醒来,他又会受刺激。”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一双眼睛湿漉漉的,“我真的不该来,真的不该来,我若是不来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仍然径直的将车子开进了医院,停好车子,“你在车上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,看着他下车,快步的进了急症室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人已经被推进练急救室,兰姨看了他一眼,又往他身后张望了两眼,问:“渺渺呢?”

    “她怕老爷子再受刺激,就不进来了。渺渺这事儿,你先不要跟舅舅和小舅说了,我会照顾她的。”

    兰姨抹了抹眼睛,“真没想到,小甄竟然死了。你不知道,老爷子不但疼爱渺渺,以前的时候,小甄也是他的掌上明珠,宝贝的很。后来因为她非要嫁给宋怀鲁,两父女不和,老爷子只是嘴巴硬,说什么不管她的死活,可照样私底下还是尽心竭力的帮她,希望他们一家子能一直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打宋家出了那样的事儿,这六年,整整六年老爷子都没有真正开心过。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,你说他怎么受得了。”兰姨转身看向傅竞舟,对着他温和的笑了笑,说:“你是个好孩子,渺渺跟你在一起我也放心,今天这事儿,你让她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从医院出来,发现车上的人不见了,正准备打电话,便看到一个身影,躲在车尾处,还有烟雾不断冒出来。他走过去,便看到宋渺渺蹲在那里,指间还夹着一支烟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