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5章 ‘房子’
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拿了换洗的衣服,就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只将目光牢牢的锁在他的身上,说:“我准备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闻言,刚好行至卫生间门口,一下停住了脚步,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。只回过头,漆黑的眼眸看不出喜怒,只深深看了她一眼,嘴角斜斜的往上扬了扬,“做婊/子就不要立贞节牌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微的蹙了一下眉,旋即淡然一笑,说:“我倒是没想立什么贞节牌坊,我只是不想沈悦桐一直揪着我不放。我现在也算是明白了,只要我在你身边一天,她就会是一个隐患,你又不肯出面解决,那我就只能离你远点。我也是为了自保,你若是想让我继续住在这里,就先搞定沈悦桐,让她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只淡然一笑,什么也没说,就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宋渺渺立在原地,长长吐了口气,转身回了客厅。坐了一会觉得肚子有点饿,就起身进了厨房,从冰箱里搜刮出了西红柿鸡蛋还有面条,就简单的做了个西红柿鸡蛋面。

    傅竞舟洗完澡出来,就闻到一股子香味,行至客厅,就看到开放式厨房内的宋渺渺,她挽着袖子,长发松松的扎着,一碗热腾腾的面,正好出锅。

    是的,她只做了一碗。

    宋渺渺刚放下,还没等坐下,傅竞舟便拿过了她手里的筷子,直接坐在了她预备坐的椅子上,还十分礼貌的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一旁,绞着手指,说:“你不是不吃西红柿吗?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碗出来。”他没有看她,只将面里的西红柿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依言去厨房拿了一只碗,他就将西红柿全部都夹进了碗里,说:“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他夹起一筷子面,正要放进嘴里,宋渺渺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腕,“这是唯一一碗面了,我是孕妇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冰箱空了?”

    “冰箱从来也没有满过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我平日不常在这里住,钟点工阿姨只给我打扫和整理,并不准备食材。今天晚上我有空,吃完一会去超市走一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重点并不是这个好吗!

    宋渺渺死死握住他的手,目光盯着筷子上的面条,吞了口口水,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饿了,我肚子里的小豆子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淡淡扫了她一眼,“你是想让我喂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只手拉过了旁边的椅子,将她摁在了上面,并拉开了她的手,自己先吃了一口,紧接着他又夹了一筷子到小碗里,拿起碗,面向她,将面条递到她的嘴边,动作这般亲昵,可神情依旧淡漠。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喂食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‘啊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鬼使神差一般,张开了嘴巴,咬住了筷子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慢,显得十分细心,一边喂一边说:“你继续住在这里,一直到孩子出生,以后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。”他抬起眼帘,看了她一眼,像是解释,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,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够顺利出生,那么他住的‘房子’就必须是安全的。你少给我跑来跑去,若是伤着他,吵着他,我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就知道从他嘴里出不了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她咽下嘴里的面条,暗自翻了个白眼,说:“既然如此,你也不能饿着我,我这‘房子’要是饿了,小豆子就会更饿。所以,你不该抢我的食物。”她说着,伸手直接拿过他手里的那碗面,抢过他的筷子,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两人分食了这碗面,宋渺渺煮多了,她最近的胃口不大,吃了一点儿就有饱腹感了。傅竞舟便吃掉了剩下的,宋渺渺洗好碗。

    从厨房出来,就看到傅竞舟换了一身休闲的装束,手里拿着车钥匙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一下,稍作整理,还是同他一道出门。

    小区附近就有个大型的超市,两人刚吃过饭,便一道步行过去,十一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,宋渺渺只穿了一件毛衣外套,风吹过来,还是有些冷。她的衣服没有口袋,两只手紧握着拳头,塞在咯吱窝下,跟在傅竞舟的后侧往前走。

    要过两个红绿灯才到。

    她缓慢挪步,直接跟在了他的身上,两人身形差距大,她跟在他的身后,从前面看过来,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,正好能挡风。她的视线落在他的脚后跟上,慢慢的两人便亦步亦趋,连步伐都变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停住,她也停住,两人之间只有一小步的距离,整个街道上,只有他们两个人,昏黄的路灯,将他们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,重叠在一块,仿佛融合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耳边是汽车呼啸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条路不远,也不近,两人就这样安静走了二十多分钟,才到了超市门口。

    超市里人还挺多,傅竞舟突地停下了脚步,宋渺渺也跟着停了下来,他回头,她默契的抬头,两人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愣,有些鬼使神差的走到他的身侧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拉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拉着我的衣服,一会走丢了,我可不找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又不是小孩。”

    他只深深看了她一眼,并未多说什么,径直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,他推着购物车走在前面,宋渺渺则跟在后面,注意力全在食品架子上,不知不觉两人就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等她手里的东西拿不下了,一侧头,哪里还有傅竞舟的人。

    超市很大,但也不至于找不到人,宋渺渺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找,最后在水果区找到了人。他正和郁子欢站在一块,不知道郁子欢说了什么,他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,微低着头,似乎是很认真的在听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立刻过去,他对别人总这样温善,对她却总是刻薄,现在是冷漠和可恶。她手里抱着零食,突然有些生气,转身重新拿了个购物车,开始疯狂的买东西,见着什么就拿。

    等傅竞舟找到她的时候,她的购物车几乎放满了东西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搬超市的。

    郁子欢同傅竞舟是一块走过来的,见着她的购物车,一下子就笑了,说:“渺渺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的笑容灿烂,视线在两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说:“买东西啊,今天傅先生请客,当然要多买一点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只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,并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郁子欢扫了一眼她的购物车,说:“有些东西你吃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买回去看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哭笑不得,“你这是什么论调。”

    不等宋渺渺说什么,傅竞舟问:“买完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将自己购物车里的几袋子水果放进了她的购物车里,然后走到她的身侧,同她一块走向了收银处。

    郁子欢则只好跟在他们身后,看着他们的身影,握着车把的手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她说:“我开车过来了,你们那么多东西肯定拿不动,一会坐我的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晚上吃了很多,要消耗消耗,我们走回去。”宋渺渺脸上的笑容,灿烂如花,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郁子欢余光看了傅竞舟一眼。

    他说:“是啊,我们走回去就可以了,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闻言,眼底闪过了一丝遗憾,点了点头,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走出超市的时候,宋渺渺才发现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傅竞舟作为一个男人,并没有多拿一样东西,两人不管是袋子的数量,还是重量,都是平均分配。

    她提着两大袋子的东西,跟在他的后面,怪不得他刚才那么轻易就拒绝了郁子欢的好意。她以为是她整他,其实是他在整她!

    对他这种常年健身的人来说,这就是小意思,就算全部给他拿也绰绰有余,可他不懂的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宋渺渺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,走过第二个红绿灯的时候,她走的有点慢,刚走到一半,绿灯转红,原本停着的车子开始动了起来。而此时,傅竞舟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喇叭声四起,宋渺渺被这些喇叭声催促的有些心慌,不免加快了脚步。然而,她的霉运并没有离开她,突然哗啦一下,其中一个袋子破了,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掉了出来,好几瓶饮料都滚到了人家车子低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下站住,看着一地的零食,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,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有几个特别着急的司机,不停的摁着喇叭,其中一个还降下车窗,口气不善,“杵在这里找死啊!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理会他们的谩骂,只蹲了下来,开始捡东西。

    傅竞舟站在马路的另一端,看着她蹲在马路中间捡东西的愚蠢样子,被她给气笑了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车流,他放下手里的袋子,看也不看,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手伸向一瓶话梅罐头的时候,一下被人握住,并将她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,见着傅竞舟,笑了一下,说:“我真倒霉哦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