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6章 纵容
    宋渺渺此时的眼睛眼睛,湿漉漉,亮晶晶的。她的视线有些模糊,车灯光那样的刺眼。在不停叫嚣的喇叭声中,她所有的负能量顷刻间爆棚,她的好运气,已经在六年前就全部都花完了。她紧抿着唇,在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,迅速的闭上了眼睛,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将破了一个大洞的袋子举到他的面前,咯咯的笑着,说:“你看塑料袋破了,早不破晚不破,偏偏在这种时候破掉,老天爷真爱跟我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十分用力,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,脸上的笑容依旧。她仰头静静的看着他好一会,突然伸手上前一步,一下抱住了他,将自己的脸颊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,闭上眼睛,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,却止不住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动,只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,在这样喧嚣的城市里,寻找一丝安慰和依靠。她告诉自己,只一分钟就够了,她就靠一分钟,就放肆一分钟,只软弱一分钟。等这一分钟过去,她会回到原来的样子,她会让自己坚强的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,就算是活在泥土里,她也要活下去。并且好好的活下去,为了小恬,她必须让自己越来越好,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推开她,由着她抱着自己,由着她在马路中间发疯。

    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一下,正欲抬手的时候,宋渺渺却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,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清明,她的笑容淡淡,对着他浅浅的笑了笑,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行人指示灯再次跳转成绿灯,她没再执着的去捡那些已经掉下的东西,见着绿灯,便从傅竞舟的身侧走了过去。步子极快,只一会的功夫,就站在了傅竞舟放着带着的地方,冲着他挥挥手,说:“快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转身过来的时候,一张脸极冷,那样子像是谁欠了他几个亿的似得,他大步走过来,看也不看她一眼,直接从她身侧走了过去,连放在地上的袋子都没拿。

    宋渺渺喊了他一声,他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最后,宋渺渺只能自己吭哧吭哧的拿着三四袋子东西,紧赶慢赶的,还是同他拉开了很远的距离。所幸路途不算遥远,宋渺渺最后也没有刻意再去追他,走一会歇一会。等她回到家的时候,房门紧闭,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,安静的有点渗人。

    宋渺渺并没有理他,将买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之后,就倒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竟睡着了,并且睡的很沉。大概是真的累极了,身心都累。

    而某个人还自以为是的在房间里生闷气,等着某个已经睡着的人主动上门说好话。

    等了又等,他拿起杯子出去倒水,便看到宋渺渺卷缩着身子,躺在沙发上,竟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傅竞舟看到这一幕,真是被她给气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里那股子气,这会也是消的差不多了,他将杯子放在了一侧的柜子上,走了过去,站在她的脚步,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熟睡的脸。

    她的倦意全部都表现在脸上,眉心蹙着一个小疙瘩,双手环在身前,嘴唇微微抿着,连睡觉都带着一点儿防备。不知道这些年,在外面,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,让她变成如今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了一下被她压在身下的毛毯,只轻轻一下,她就动了动,眉头紧了紧,身子缩的更紧了一些,一只手挡在了脑袋上,低声说:“不要,不要打我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停下了动作,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一眼,她并没有醒来,想来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儿了。他稍稍弯身,轻手轻脚的帮她盖好毯子,手指轻轻的碰到她的脸颊,他便突地停下了动作,手指就这样贴在她的脸颊上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不自觉的靠近他的手,并轻轻的蹭了蹭。

    他准备抽回手的时候,她却一把抱住了他的手,整个人缠了上去,就这样紧紧的抱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的脸,想要辨别出,她此时究竟是真睡还是假装。

    然,她的表情慢慢的趋于平静,呼吸沉稳,他的手被她抱在胸口,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呼吸,胸口轻微起伏着。那一片柔软轻轻的贴在他的手臂上,真是一种考验。

    不过傅竞舟的定力向来不错,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诱惑勾引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凡是他愿意跨出那一步,绝非是对方手段有多高明,只因他自己想要跨出这一步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许从宋渺渺在魅色第一次对他下药开始,他就是刻意在纵容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宋渺渺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,从而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,恰好手机闹钟也跟着响了起来。她起来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,还有些鼻塞。

    她竟然就这样在沙发上睡了一个晚上,她只觉得身子骨像是要散架了一样,她坐起来,身上的毯子就掉了下来,她只觉胸口一凉,低头,便发现自己的衣服不但全部解开,胸罩还移了位置,胸口一片血红,感觉像是被人……

    这时,房间里传出一阵脚步声,她立刻用毯子掩住了自己的身子,一抬头,就看到傅竞舟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,凉凉的瞥了她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,径直的走到了玄关处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目光紧紧的落在他的身上,胸口细微的疼痛,让她深刻的意识到,某些人昨天一定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。

    傅竞舟像是没有看到她炙热的目光,换好鞋子,就退门走了出去,半个身子已经在外面了,又往后走了一步,侧头看了过来,面不改色的看着她,说:“你有话想要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想问他昨天对她做了些什么,可话到最后,却是说不出口,这要怎么说出口?

    “我什么?”他倒是耐着性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抿了一下唇,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,便转开了视线,说:“没什么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心提醒你一下,你若是在这样继续发呆下去,上班就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她依旧坐在沙发上没动。

    一直等傅竞舟出去,她才起身去了卫生间,站在镜子前,照了又照,不但红了,上面有几个地方还留着齿印。她皱了一下眉,她昨天是被他下迷药了么?竟然跟死猪一样,一点儿感觉都没有!

    她忍不住幻想了一下,想到那场景,她当即就红了脸,耳根子红的都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她匆匆的洗了个澡,化了个淡妆就去了公司,差不多是踩着点到的。她冲进办公室的时候,发出不小的东西,秘书室的人全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又低下头,做自己的事儿,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应付她。

    宋渺渺道歉的话刚到嘴边,就被自己给咽了下去,扬了一下嘴角,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日,宋渺渺在公司依旧清闲的很,邹雯不让她做事,也不敢让她做事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责任谁负?她可负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而且从傅沅的话里,她也听出来了,并不需要宋渺渺做什么事儿,适当让她做一些杂事儿就行了,不用太上纲上线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日子,宋渺渺也没有把心思放在工作上,她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医院,她也是想明白了,傅竞舟说的话很对,现在这种情况,真正会帮她的人,只有外公一家,也只有外公一家出面,才有可能把小恬要回来。

    可林沛然对他们一家子的成见比较深,每次来都碰上他,就每一次都碰钉子。

    林沛凉虽然好说话,可林家的人辈分观念很重,轻易不会同兄长闹不愉快,通常在家里,首先听老爷子的,其次则听林沛然的。

    他劝也劝了,什么话都说尽了,林沛然却听不进去,就是不准让她来见老爷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倒也执着,这天周末,她一大早去菜场弄了一只鸡,炖了一个早上,下去拿去医院。她同郁子欢说好了,据说下午一点到两点这段时间,林沛然的人都不在,她可以过来探望老爷子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宋渺渺出门的时候,给郁子欢打了个电话,让她帮忙探探风。

    她到了医院,直接电梯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医院的走廊上十分安静,没什么人。她出了电梯过来,就远远看到郁子欢站在病房门口,她快步过去,然而在走到楼梯口附近的时候,虚掩着的门突然打开,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清洁衣服的人,一下捂住了她的嘴巴,直接将她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反抗不及,直接将手里的鸡汤丢了出去,发出了不小的动静,走廊上虽然没人,可郁子欢就在那儿,她一定能看到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用力挣扎,身后的人力气很大,应该是个男人,慢慢的她整个人就软了下来,她努力的睁着眼睛,一只手拉着门把,视线紧紧盯着门缝,渴望着郁子欢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可最终,到她闭上眼睛为止,也没有看到郁子欢的身影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