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7章 那就是我
    宋渺渺被拽进去的瞬间,郁子欢正好转过了身,那一瞬间,她是看见的,只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她惊恐的瞪大眼睛,脖子微僵,缓缓侧过头,往病房内看了一眼,用力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傅竞舟此时就坐在里头,正在同老爷子说话。

    “郁医生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,郁子欢被狠狠吓了一跳,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回头,便看到护士好奇的看着她,见她脸色难看,不由好心的询问:“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,是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郁子欢舔了舔唇,干笑了一声,抬手弄了一下头发,说:“没事,给老爷子做基础检查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郁子欢往一侧走了一步,笑说:“去吧,别说我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护士看了她两眼,就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郁子欢双手擦在口袋里,不自觉的紧握成拳,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,旋即转身,往宋渺渺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。她走的不快,长廊寂静,她的脚步声,显得那样清晰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走近,最后停在那只保温瓶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没有摄像头,算是一处摄像死角,看样子弄走宋渺渺的人应该提前来这边踩过点。她低头看着安静躺在地上的保温瓶,口袋里的手,力道更大了一些,指甲掐着手心,微微发疼。她弯身将保温瓶捡了起来,回头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,似是有些犹豫,又侧头看了看旁边安全楼道紧闭的大门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紧紧抿着,片刻,她便继续往前走,行至垃圾桶边上的时候,她没有停留,只抬起手将手里的保温瓶丢了进去,然后就回了自己科室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醒过来的时候,双手双脚被人紧紧的绑着,眼睛也被人用黑布蒙着,嘴里塞着一块破布。周围很安静,没有一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她轻微的挣扎了一下,绑的很紧,她又伸手摸了摸绳子上的结,竟然打了个死结。她不由皱了皱眉,虽是死结,可她还是尝试着去解。

    以前宋渺渺也学过一些防身术,教她的老师据说曾经当过特工,当然这是别人传的,是真是假,那老师从来也没有透露过。那时候宋渺渺学的很认真,那老师也挺喜欢她,不但在私底下多教了她几招,还教她在被人绑架时,若是双手被绑,如何自救。也就是逃生术。

    她学习了很多种专业的解绳法,学的时候很认真,但她从来也没有想过,自己真的会碰到这种事儿。她一直觉得绑架这种事儿,只发生在电视剧里,现实生活中,很少发生。

    可她忘记了,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小说,都是建立在现实生活上的。所以,并不是不会发生,只是平常的人,不会轻易碰到而已。

    正当她全神贯注在手上的死扣时,耳边突然传来开门声,紧接着有脚步声渐近,她躺在地上没动,假装昏迷。

    “人怎么还没醒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药效已经过了,怎么还没醒?”

    宋渺渺能感觉到来人在她周围转了一圈,正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“给我弄醒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宋渺渺就被人从地上拽了起来,扣在了一把椅子上,紧接着一盆冷水不偏不倚的泼在了她的身上,这水一定是冰镇过的,冷水泼在她身上的瞬间,她几乎不能动。

    片刻,身体机能才恢复正常状态,蒙住她眼睛的布条被扯掉,连带着嘴上的破布。

    她侧过头,眉头紧紧的拧着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,宋家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着唇,好一会之后,才缓缓抬起头,微微睁开眼睛,视线略有些模糊,慢慢才看清楚眼前的人。对方是个中年男子,脸颊上有一条刀疤,身上的西服看起来很廉价,头发油腻腻的,眼里带着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宋渺渺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更不要说是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抓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男人走到她的跟前,顿了一下,一只手用力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问:“你爸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爸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男人闻声眉梢微的一挑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爸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他哼笑了一声,“以前我也以为你们宋家都死光了!你以为,我现在还会相信这些鬼话?”

    宋渺渺瞪大眼睛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爸真的已经死了!你放了我!你要多少钱,我都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“钱?”他脸上的笑容变得阴测测的,转而一下扣住了她的下巴,“我以前需要钱的时候,找不到你们,现在我不要钱了,你问我要多少钱?嗬,那我就告诉你,我不要钱,我就要你的命!用来偿还我老婆和我孩子!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没关系,我认识你就可以了。你只要知道,我的老婆孩子死的有多惨就可以了!其他,你不需要知道,也不用知道。”他的手缓慢的往下移,手指触上她的脖子,轻轻握住。

    她挣扎,摇头,“我若是有什么事,傅家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我现在是傅家的五夫人!你不想惹麻烦的话,就立刻把我放了!要多少钱,你只管开口!我一分不少都会给你!”

    “嗬,你好像很有自信,你真的认为傅家的人会来找你?那就等等看,你不见了,傅家能有什么举动。我有的是时间跟你慢慢玩。”他笑着,拍了拍她的脸颊,站了起来,“把她给我放到冰窖里去,快死的时候再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!不要!”她现在的身体,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腾。

    那男人却没有再理她,只兀自走开了。两个男人,架着她直接把她丢进了冰窖里,离开之前,还朝着她的身上泼了一大盆水。

    宋渺渺惊叫一声,迅速的爬了起来,往大门的方向扑了过去,却只重重的撞在了门上。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厚重的门隔绝了她的声音,周围漆黑一片,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阵的寒气,冷,非常冷,彻骨的冷。她的手脚依旧被绑住,她吃力的挪到角落,靠在门口,不停的蹭着手上的绳子,让自己集中精力去解那个死扣。

    她相信,外面的人一定已经在想办法找她了!她也相信,她被绑的瞬间,郁子欢一定看见了!她相信,自己一定会没事!

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,可冰窖里的温度实在太低,而她身上湿透的衣服,才是最致命的。她根本熬不了多久,也坚持不叫多久,寒气从她的毛孔,钻入她的四肢百骸,冷的她完全没有办法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这样坐着,她咬着牙,靠着门站了起来,开始跳,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她又不敢跳的太厉害。鼻子一阵阵发酸,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,低声像是自语,“不会有事,一定不会有事,我们都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,我求求你,不要让我的孩子有事,我求求你!”她不断的跳着,可身体一点儿也没有变暖,只觉得越来越冷,小腹开始出现坠疼。

    她的手已经冷的没有办法再去解绳子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整个人一头栽倒下去,浑身开始发颤,睫毛上都结了霜。她抖着嘴唇,“救我,救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出了医院,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,说是老城区出事了。一帮人正在发起抗议,其中有三个老人,被打成了重伤,这时候正在他们公司大门口闹,来了许多记者,场面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傅竞舟立刻赶了过去,公司大门口挤满了抗议的人,带头的几个,头上还帮着带血字的布条,表情激愤,拿着大喇叭,鼓动人群躁动。

    方斯淼见着这般架势,说:“傅总,还是暂时不要出面了吧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侧着头,透过车窗看着这般场景,微微蹙起了眉头,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便从侧门进了公司,后门也有人堵着,公司的侧门是秘密通道,没多少人知道。

    公司上下都在讨论这件事,傅竞舟刚到办公室门口,就看到傅沅立在门口。

    见着他,立刻走了过去,“你回来了,究竟怎么回事?怎么外头都在说,你用了非法手段?”

    傅竞舟深深看了他一眼,神情淡然,浅浅一笑,问:“你信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,是现在媒体拿到了一个短片,上面虽然只有一个侧影,但放大了看,就是你。这件事,对你非常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,不需要你来告诉我,来的路上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。劳烦你挂心,我自己可以解决。”说完,他便从傅沅的身侧走了过去,径直的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傅沅并没有跟着过去,只一脸担忧的回头看了他一眼,并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斯淼紧跟着进了办公室,其实他也很想知道昨天晚上老板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方斯淼说:“那段视频我看了,那个戴帽子的男人跟您真的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傅竞舟便淡淡的说道:“那就是我。”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仿佛对此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方斯淼闻言,微的一怔,有些不可置信,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