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09章 你是谁?
    谢铭的眼神透露着他的不怀好意,即便是隔着衣服,宋渺渺还是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,还有他所带来的危险。她几乎不敢呼吸,什么也做不了,只懂得瞪大眼睛,紧咬着牙关,死死的看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了?”他的语气是那样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宋渺渺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抬了一下眼帘,见着她的眼神,低低的笑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最好是杀了我!千万不要让我活着!”

    他挑了一下眉,笑道:“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让你活着,你不必来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。”她的声音极冷,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动容,“既然我必死无疑,我想你也该让我死个明白,是谁给你透露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谢铭收回了手,搭在膝盖上,同她对视片刻,笑说:“自然是跟你亲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。”

    “傅竞舟。”

    她的眉头微的蹙了一下,紧抿了唇,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能。”她摇头,他若是想让她死,不用等到今天,也不必等到这个时候。他之前更不需要多此一举帮她在傅家人面前澄清一切。

    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神极其坚定,“是不是沈悦桐?”

    谢铭眼里的诧异虽只是一闪而过,但她看的很清楚,那就对了,她勾了一下嘴角,哼哼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够聪明,难怪六年前宋怀鲁让你去接近傅家。你是投错了胎,给宋怀鲁这种人当了女儿,他把你们都当成了棋子,结果最后还是不得善终。死都要拉着别人一起同归于尽,简直是恶毒到了极点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勾住了她的下巴,使得她与自己对视,说:“其实,如果你可以告诉我宋怀鲁在哪里,我倒是愿意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没有什么焦距,“我爸爸应死了,五年前就死了,现在宋家,就只剩下我和我哥两个人。不管你问我几遍,我的答案都是如此,他们都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你爸妈死之前,有没有给过你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什么也没有给我留下。”宋渺渺没有任何犹豫,甚至没有将他这句话放在心上,更不会把他嘴里说的什么东西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好的想一想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什么可想的,没有就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他转而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在她的周围转了一圈,最后站在她的身后,低下头,凑到她的耳侧,轻声问:“你说现在打开你的肚子,把里面的孩子取出来,会是个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声,身子不由微的颤动了一下,却没有抬头,仍抵着头,嘴唇抿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“想看吗?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掌覆盖在了她的头上,轻轻的摸了一下,“我倒是很想看看,不要害怕,我不会让你觉得疼的,不会有点儿痛苦,我会让你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站直了身子,脸上的笑容阴测测的,叫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宋渺渺垂着眼帘,目光落在膝盖上,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。她不认命,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她不认命,又有什么办法?老天爷会给她一条活路吗?如果没有,那就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随后,她就被人抬了出去,经过一条不长的走廊,她听到一阵刺耳的开门声,大铁门拉开,她被抬了进来,迎面而来一股强烈的血腥味。她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,紧接着,她就被绑在了台子上,她侧头看了一眼,发现一旁的架子上,有大中小不等的手术刀。这里看着像个手术室,或者应该说是个解剖室。

    上方的灯光非常亮,她死命的睁大眼睛,片刻之后,就有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走了进来,看了她一眼。旁边有助手给他戴上了一次性手套,器具碰撞的声音,让宋渺渺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。她只瞪着眼睛,在强光的照射下,眼睛一阵阵的发酸,她能感觉到有液体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半晌,对方利落的扒下了她的裤子,掀起了衣服,冰凉的手指,轻轻在她小腹的位置摁了摁。算算日子,这肚子里的孩子也该有四个月了吧,他一直都很乖,没有带给她特别大的反应,就跟没怀孕之前差不多。

    反倒是以前怀小恬的时候,反应比较大,闻不得一点儿腥味,并且胃口也不怎么样,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想想那段日子,确实辛苦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在,那个时候父母健在,她还有所依靠。起码想要吃什么,林甄都会亲自给她做。

    其实那时候,林甄并不同意让她生下这个孩子,太过累赘,而且时机不会。更重要的是,有了孩子,便有了牵连。她做了那样的事儿,傅家是不可能再回去了。而且,在林甄看来,宋渺渺那时候并不具备当单亲母亲的条件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非常坚持,林甄也就不多说什么。从小,林甄就很尊重她自己的选择,但会体现告诉她,既然做了决定,那么这一条路,是否好走,你都必须自己走完,怨不得任何人,也不能后悔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为止,宋渺渺都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,若不是小恬,她大抵是撑不到今天的。

    在那没完没了,毫无希望的日子里。只因为这一个孩子,让她咬紧牙关,继续熬下去。她让自己坚信,总有一天苦日子会过去,总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她才知道,老天爷关掉了她所有的窗户,她的人生,根本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开始不断闪现过去的记忆,一幕一幕,那样清晰,那么清楚。她讨厌现在如窝囊废一样的自己,怀念曾经那个自信又傲慢的宋渺渺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的手术刀刚贴上她的皮肤,她突然笑了起来,引得他手上的动作一顿,侧头看了她一眼,那一瞬间,她的眼角低落了两颗眼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跑了进来,见着手术刀抵在宋渺渺的肚子上,立刻道:“停停停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谢老大说放人。”

    男人微的蹙了一下眉,却没有太多的异议,只对着助手示意了一下。助手便上前解开了锁着宋渺渺的手脚镣铐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只静静的躺在铁板床上好一会,眼睛再次被人蒙住,旋即便感觉到几个体味颇重的男人架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五分钟,有个低沉的声音说了声停,“谢老大的意思是,这样放了她太便宜她了,这口气他可是咽不下去,得给点教训,以此来安慰嫂子和小少爷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被蒙着眼睛,看不到他们几个人的眼神,但她知道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不消多时,她就被他们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她只闷哼了一声,没有太大的反应。紧接着,她就听到了一丝金属碰撞的声音,这种声音显得那般耳熟,她知道,那是男人解皮带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她现在双手双脚是自由的,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后挪动,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甚至连蒙在眼睛上的布条都没有摘掉。

    “小妞,乖乖听话点,就少吃点苦头。否则的话,拳脚无眼,伤着你可不要怪我们不懂的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她仍然没有说话,很快背脊便抵在了墙上,她低声说:“你们轻一点,一个一个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冷冷的,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趣,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们也没有欺负一个女人的道理,就依着你的要求,一个一个来。”其中一个已经蹲在她的跟前,笑问:“那么这衣服,是你自己脱,还是我帮你脱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你亲自脱,这样才有意思,有趣味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那男人咯咯笑的猥琐,“你这女人倒是挺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能活着,比什么都强。我知道我自己不是你们的对手,既然如此,何不享受?”

    “通透。”说着,那男人就欺了上去,油腻腻的嘴巴糊在她的脸上,原本蒙在眼睛上的黑色布条,被他亲的挪了位置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闭着嘴巴,张开双臂,牢牢的抱住了他的脖子,旋即躲开了他的亲吻,亲咬住了他的耳朵,冲着他的耳蜗吹起,旋即柔软的身子贴着他的,慢慢的挪到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很享受,并没有太多的警惕性,并且她能感觉到他已经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,她睁开了眼睛,眼神冷到了极点,下一秒,她一只手紧紧的扼住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,然后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男人开始反抗,她本就较弱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也没有将他扣住,只得像一只猴子一样,紧紧的扒在他的身上,双手双脚牢牢的将他锁住,将他整个耳朵都死死的咬在嘴里,很快,口腔里就充斥了一股子血腥味。

    她无法承受这种屈辱,当初宋江南骗她去当坐台小姐的时候,她拿着啤酒瓶,直接砸在了宋江南的脑门上,就算是亲哥,她也照打不误,还他妈不用赔钱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人听到动静,立刻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宋渺渺就被他们从男人的身上拽了下去,丢在了地上,一顿好打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的耳朵差一点被宋渺渺给咬下来,她只听到那男人杀猪一样的吼叫声,紧接着就看到他冲进来,对着她往死里打,以此泄愤。他不光打她,还撕扯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声都不吭,只卷缩着身子,死死的抱住自己,紧咬着牙关。慢慢的她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疼了,视线越来越模糊,慢慢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感觉到拉扯她的力道突然消失,雨点一样的拳头,也跟着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抱着肚子,整个人像死狗一样摊在地上,仍不发出半点声音,她努力的睁着眼睛,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,正在对付那几个人渣。看架势,四个人对他来说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绷着最后一丝理智,靠着墙壁,艰难的站了起来,沿着墙壁一步一晃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一条巷子看着不长,可宋渺渺却觉得无穷无尽一般,她感觉自己走了很久,却怎么也走不到头。突然,有人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,她条件反射的挣扎,却没有力气,一转头,视线模糊,对方的脸,那样模糊,她眯着眼睛,哑着声音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是来救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听到这一句话,便晕了过去,再无知觉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