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0章 你可以哭
    宋渺渺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在病房里,窗外的光线很刺眼,将整个病房照的雪亮。她想要抬手挡住视线,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,她却做不到,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,疼的要命,疼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她往四周环顾了一圈,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。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记忆只停留在她晕倒的瞬间,那个人说他是来救她的。她并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,会是谁呢?到了今天,在海城,谁还会救她?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推开,宋渺渺听到动静,侧了一下头,视线望过去,只见一个一身黑衣黑裤的男人走过来,那张脸,在黑色衣服的映衬下,显得特别白,他的眼睛很黑,显得十分深邃,唇色淡淡,很薄。脸上没有笑容,显得十分冷峻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他行至床边,淡淡扫视了她一眼,低声说。

    宋渺渺直直的盯着他,看了许久,也在脑子里思索了很久,百分百的确定,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男人。她没有说话,只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拿了只杯子,倒了杯温水,放上吸管,抵在她的嘴边,声音没有什么温度,低低沉沉的说:“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她这会确实觉得很渴,喉咙像是要冒烟一样,也没有想太多,微微张开嘴,抿住了吸管,几乎是一口气就杯子里的水全数喝了下去,然后用干涩的声音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随后,男人便叫了医生过来,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,没什么大碍,就是需要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等医生离开,房间里又只生下他们两个,他就坐在床边,手里拿着手机,微低着头,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,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也不说话。宋渺渺一直看着他,等着他说一句话,起码也该做一下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,仿佛只是坐在这里看着她而已。

    大概是宋渺渺一直一转不转的看着他,看得他终于有些受不了,他突然抬起眼帘,对上了她的目光,说:“你的眼睛不累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说话,仍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嘴角一勾,有些无奈,“医生让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仍然没有闭上眼睛的打算,黑白分明的眼睛,没有丝毫波动,也不带任何情绪,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叫韩潜。”他歪头,笑道:“我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救我?”她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受人所托。”他说的简单,却不说出来,那人是谁,“你现在什么也不用想,唯一该做的就是好好休息,有什么需要,可以跟我说,我会尽量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,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一只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,眼皮突突的跳了跳,仿佛知道他想要说什么。这一刻,她终于收回视线,侧过头,视线落向窗外,脸色比刚才还要白上几分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要一直坐在这里看着我吗?”

    韩潜知道,她这是故意转移话题,不愿面对事实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说:“你是个男人,你应该不太方便亲自照顾我吧?”

    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,默了一会,说:“你的孩子没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这样毫无预兆,将这句话抛了过来。她脸上的笑容当即僵住,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幸好手术比较及时,过几天再复查一下,这两个月要好生养着,以后再怀孕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他将医生的话,简单明了的同她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宋渺渺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,连眼神都失了焦距,其实她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有几分感觉,她只是没有深想,也不愿去深想。他们不说,她便当做不知道,就当做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好好的待着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个男人,不给她半点逃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整个房间陷入了死寂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宋渺渺只听到自己的呼吸越发的沉重,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韩潜说:“这里没有别人,你可以哭。”

    她不哭反笑,转头看向他,说:“你不就是外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她咯咯的笑了起来,笑的整个胸膛都开始发疼,真的很疼,疼的她眼泪都掉下来了,过了好一会,她才稍稍收敛了笑容,说:“谢谢你救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在警察局里待了一天一夜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他出来的时候,沈悦桐就站在正门口,见着他,立刻站直了身子,摘下了墨镜,看着他,微微的笑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目光淡淡的在她脸上掠过,并不打算过去。

    沈悦桐等了一会,见他没有过来的意思,便笑着主动走了过去,站在他的跟前,说:“等方斯淼?”

    他不语,神色冷淡。

    “我刚给他打过电话了,所以他不会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准备给方斯淼打电话。

    沈悦桐伸手一下握住了他的手,看着他的目光还是温柔的,语气也跟着缓和了下来,说:“我知道你生气,可是我已经尽力了,我也是跟我二叔磨了很久,你也知道这件事惊动了那么多媒体,如果立刻把你放出来,别说是伤者家属要闹,光是舆论的问题,二叔就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他垂着眼帘,语气冷淡。

    “竞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。”他抬起眼帘,冷冷看了她一眼,默了数秒,一字一句的说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虽淡淡,却带着十足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握着他的手并没有立刻松开,只红了眼眶,说:“你不肯上我的车,就代表着你在我生的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僵持了好一会,直到钟秀君的电话打过来,傅竞舟才上了她的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都没有说话,傅竞舟坐在副座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沈悦桐时不时用余光看他一眼,犹豫了好一会,还是开口,道:“关于老城区的事儿,我也在想办法控制舆论,你也知道大众通常都会同情弱者,所以一开始一定是一面倒,都站在他们那边。但有句话说的好,三人成虎,给他们塑造一个贪婪的形象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傅竞舟就打算了她,“这些你必须跟我说,如今这件事不是已经交给小叔全权负责了吗?我听说他处理的很好,短短一天的时间,就安抚了伤者家属,还替我道了歉,赔了钱。你说的那些事儿,应该同他商量,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只是替你解决问题,现在你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嗬。”他冷然一笑,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回到傅家,钟秀君一个人坐在客厅里,听到动静,侧头看了过来,神色凝重,缓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在书房。”等他们走近,钟秀君说道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任何停留,径直的上了楼,沈悦桐没有跟上去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是虚掩着的,显然老爷子已经知道他回来了。他轻叩了两下房门,老爷子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,他便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老爷子站在落地窗前,双手交叠放在手杖上,视线落在窗外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微眯了眼睛,并没有立刻回应。

    傅竞舟默不作声的立在他的身后,等着老爷子发话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老爷子终于开口,“知道这一次自己败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最后,谈不上失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低哼了一声,“是吗?那我是该拭目以待,等着看结果?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语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“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来,他确实很有野心,并且走的每一步,都是深思熟虑。包括他娶宋渺渺这一步棋。”他说着,回过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,“我想你应该避谁都要明白,他为什么会娶她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行至他的跟前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低声说:“小三儿,你是我最看重的人,千万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垂着眼帘,只微微的笑。

    随后,傅竞舟便回房洗澡,洗完澡刚一出来,就看到沈悦桐坐在床尾,正准备去拿他放在床上,正叫嚣着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将手机拿了起来,看了一眼,手机屏幕,微笑着送到他的手里,说:“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说话,只看了一眼,是个陌生号码,他想了一下,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起,电话那头便响起了叫嚣声,“傅竞舟!你把渺渺藏到哪里去了!为什么打不通她的手机,家里也没人!已经两天了!”

    “袁湘湘?”

    “就是老娘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找宋渺渺。她如果在你身边,请把手机交给她,我要跟她说话。”袁湘湘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傅竞舟闻言,眼皮突的跳了一下,“你找不到她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要是能找到她,我现在会给你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打她手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关机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紧,一句话也没说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袁湘湘站在宋渺渺家门口,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然后抬头看向了郁子欢,说:“他竟然给我挂了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