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1章 她有千般坏又如何?
    袁湘湘再打电话过去,就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她怒了,差点摔掉了自己的手机,所幸郁子欢及时揽住,“这可是你自己的手机,摔坏了你还得买新的,人傅竞舟可不会赔偿给你。都快三十岁的人了,脾气怎么还是那么暴躁,你冷静点,也就两天的功夫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渺渺是自己走了呢?”

    袁湘湘斜了她一眼,斩钉截铁的说;“不会,绝对不可能,她跟我说过的,不会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真的要走,也不会跟你说实话啊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眉头一紧,一下甩开了她的手,心里极其不舒服,“郁子欢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这是巴不得渺渺离开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郁子欢神色有异,脸色微的变了变,说:“当然不是,我怎么会这样想,我只是猜测而已。”她皱起了眉头,显得有些不太高兴,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慌乱,“袁湘湘,你不要总把我往坏处想,我是喜欢傅竞舟,可我也不值为了一个男人,而去陷害我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也认识那么多年了,原来在你心里,我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吗?现在找不到宋渺渺,我也很着急,我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!我对她的关心,不比你少,你别恶意揣测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冷着脸,似乎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,她也不同她辩解,只问:“你能找到傅竞舟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能不能吧!”她拧着眉,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若是郁子欢有心,自然是能的,她的哥哥郁子谦跟傅竞舟是好兄弟,想找人自然不难。可郁子欢无心帮忙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沉默对峙。

    袁湘湘也没再为难她,只点了点头,说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电梯口,电梯门开的时候,她回过头看向郁子欢,说;“你刚才说的那番话,还是全部都收回去吧,什么好朋友?这三个字,根本就不配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径直的进了电梯,不顾郁子欢还要说什么。她挡住电梯,她便用嘴恶毒的语言攻击她。

    最终,郁子欢也没有再同她吵下去。

    当初她得知她暗恋傅竞舟的时候,两人就吵过架,袁湘湘骂她不要脸,喜欢朋友的老公。她辩解,她明明就比宋渺渺先认识傅竞舟,也早就喜欢他了,怎么就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她只是暗恋而已,她从来也没有想过去破坏他们的婚姻!

    袁湘湘很多时候只认死理,在她眼里好朋友的东西,不能染指,甚至连想都不可以想。所幸宋渺渺人间蒸发,谁也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这件事,最终也就不了了之,不过袁湘湘也说了狠话,若是知道她跟傅竞舟在一起,这一辈子就不是朋友,见面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郁子欢看着紧闭的电梯门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袁湘湘总说她不能跟傅竞舟在一起,这是道德问题。

    可她很早就认识傅竞舟了,也很早就喜欢他了,如今他跟宋渺渺已经没有关系,为什么不行?为什么还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?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宋渺渺消失的这六年,她没有趁虚而入,甚至没有故意接近傅竞舟,她都做到这种地步了,为什么还要责怪她?她一直把自己的感情压抑在心里,她袁湘湘可曾站在她的角度,替她想过半分?宋渺渺就一定喜欢傅竞舟吗?不!她说过的,她从来也没有喜欢过这个男人,嫁给他不过是因为婚约限制,父母之命,如果可以,她肯定不会嫁给傅竞舟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拿出手机,想要给袁湘湘打电话,可最终她只是摔掉了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湘湘风风火火的跑去了傅氏集团总公司,她的脾气火爆,一句不和,差一点跟前台小姐打架,三个保安将她拖了出去,给挡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傅沅恰好从外面回来,进去的时候,正巧听到袁湘湘说了宋渺渺的名字,不由停下脚步,让助理他们先上楼,自己便走了过去,询问了一下情况,旋即态度良好的同袁湘湘自我介绍,“我是傅沅,渺渺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打量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,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咖啡店坐下来,慢慢谈,如何?”

    她一下放开了保安队长的衣领子,走到他的跟前,再度将他细细打量一番,说:“不用了,我是来找傅竞舟的。不过现在找你也一样,宋渺渺现在在哪里,我要见她。”

    傅沅一脸茫然的样子,“渺渺不见了么?”

    袁湘湘真是给气笑了,一个前夫,一个现任丈夫,竟然都不知道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不见了!宋渺渺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低了?他们这些人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她忍着怒气,点头,“是,我给她打了很多电话,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,我也去她御景的家找过了,我甚至连她外公那里都问过了,这两天,他们都没有见着宋渺渺。看样子,你们好像也没有见过她,甚至还不知道她不见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竞舟一直在照顾她,其他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等会,我叫人去查一查。你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忍不住了,“到底是我该着急,还是你们该着急?对你们来说她还真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吗?别逼我骂脏话!你们傅家最近出的事儿,我到现在还没骂过一句,你要是惹着我,我现在就去网站论坛上开帖子,揭穿你们的假面具!”

    傅沅很快就收到了秘书室打来的电话,告知他这两天宋渺渺一直没有来过公司,邹雯昨天也打过电话,手机关机,对方也没有给过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是这样的人,更何况她怀着孩子,小恬还是傅家,她不可能就这样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傅沅微微蹙起了眉头,对袁湘湘说: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把渺渺找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陌生电话进来,傅沅用余光瞥了袁湘湘一眼,对着她礼貌的笑了笑,就拿着手机走进了公司大门,等走出一段距离,他才将电话接起来。

    袁湘湘觉得有猫腻,想要上前,却被保安扣住,怎么都不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傅沅背对她,便看不到他脸上浮现出的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傅沅给老爷子交代完事情,从书房出来,恰好傅竞舟从楼下上来,他停下了脚步,等着傅竞舟缓慢的上楼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三儿,这次是太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但笑不语,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傅沅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,说:“听说渺渺不见了,你说她会去哪儿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傅竞舟当即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傅沅双手插在口袋里,渡步走到他的跟前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看着他黑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缓慢凑到傅竞舟的耳边,低声说;“我知道你的能耐,不会那么容易被绊倒,你这般风轻云淡,自然是留了后手。不过不要紧,你有,我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能不能够平安回来,全凭你一念之间。”他说完,便立刻退后一步,脸上的笑容依旧是温和的,一如往常,说:“你放心吧,这件事,我们一块解决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不动声色,只淡淡看了他一眼,薄唇浅浅的往上扬了扬,就这样无声的从他的身侧走了过去,很快身后就响起了关门声。

    傅沅挺着背脊,微微扬着下巴,眼底蕴藏着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是了,这傅家上上下下,有谁看得起他?又有谁把他放在眼里?连老爷子都不喜欢他这个儿子,又怎么指望人家把他放在眼里,即便是这些个小辈,也时常将他当成空气!

    他回到房间,直接给陆崇元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人是被谢铭弄走的,这个人以前跟宋怀鲁关系不错,宋家落寞之后,他也跟着落寞,后来不知什么缘故,老婆孩子跳了楼,之后就销声匿迹,如今据说是在道上混的,并且混的还不错。我猜,当初那事儿,估摸着跟宋家脱不了干系,现在他弄走宋渺渺是准备报复。”

    陆崇元叹了口气,说:“不过现在就算去找谢铭也没用,人已经不在他手里了,我动用了好几道关系,就是查不出来到底被谁弄走了。老三,这事儿看来不是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略有些诧异,若是单凭傅沅的能耐,怎么也不可能从谢铭的手里把人弄回来,甚至这般无声无息,他的背后一定有什么人在支持他。

    他沉默着没有说话,陆崇元等了一会,问: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落地窗前,一只手插在裤袋里,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有舍才有得。

    陆崇元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了口,说:“还是以大局为重,你想想六年前,她走的时候,也没顾忌过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依旧不语,默了良久,才沉声道:“你给我查清楚,谢铭是怎么知道宋渺渺还活着,又是在什么地方将她掳走,全部的经过,我都要知道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废话。”他知道他想说什么,然,她有千般坏又如何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