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2章 你是否愿意?
    宋渺渺大概在医院待了一周的时间,她身上大部分都是皮外伤,所以恢复的还算快,三天就可以下床了,只是她却出不了病房的门。照看她的看护不让她出去,她趁着看护不在,走到门口,就被守在外面的保镖给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为此,她也算是看明白了,她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被人软禁了而已。

    那个叫做韩潜的男人每隔一天会过来看她,有时候一整天就待在病房里,有时候则只待几个小时就离开。宋渺渺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是受谁人只托,把她从谢铭的手里救出来。

    她喝下看护带来的鸡汤,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来人除了韩潜,自然不会有别人。她抬了一下眼帘,将手里的空碗递给了看护,又拿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韩潜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一眼,看护见着他,同他打了一声招呼,就收拾了东西出去了。他拉开病床便的椅子,弯身坐了下来,“看你脸色不错,恢复的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关心。”她擦完嘴巴,将纸巾叠成一小块,放在床头柜上,然后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纹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了我?”

    “是了,一直在病房里待着一定很闷。今天我有空,陪你去外面的院子走走。”他说着,起身走到衣柜前,从里面拿出了一件女款大衣,复又回到床边,举着衣服,那架势是准备亲自给她穿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神色不变,只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没有任何动作,旋即嗤笑了一声,说:“我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散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几乎每天都要过来一趟,你这样说,我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软禁我?”她可没那么心思跟他贫嘴。

    “这不叫软禁,这叫做保护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,“保护?我与你非亲非故,你干嘛要保护我?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笑,“难道我们之间连朋友都不是?就算不是朋友,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?”

    他说罢,直接上手,扣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从床上拉了下来,给她穿上了外套,还给她戴了一顶咖啡色的帽子,然后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带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挣扎,“你放手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不辛苦。”他显然没有松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跑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不语,也不松手。宋渺渺只瞥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他隔着衣服握着她手腕的手,想了想,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病房就在一楼,出了住院部,便能看到花园,这个医院的绿化做的非常好,一看就知道是私立的,普通人住不起,也不会来这里看病。花园里没什么人,或者说,整个医院也没多少人。

    外面的空气很新鲜,是个养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花园里,这花园很大,中间还有个人工湖,两人站在湖水前,韩潜松开了手,她便顺势将双手插进了口袋里。她眯着眼睛,沉默良久,她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究竟是谁?又是谁让你救我的?”

    他双手背在伸手,侧头看了她一眼,那笑容高深莫测,他突地抬手,轻轻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僵住,这种动作未免也太过亲昵,让她觉得十分突兀,并且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他嘴角一扬,“你只需记得,以后你要做什么,我都会帮助你,同样你也要帮助我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跟傅竞舟关系匪浅。”

    她不语,只用一双眼睛牢牢的看住他。

    他转开了视线,望向了波光粼粼的湖面,笑问:“想合作吗?但凡是你想要的,我都可以给你,并且可以确保你不再受到如此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目标是傅竞舟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问:“你是否愿意?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眼前这人究竟是什么人,更不知道他的身份和背景,可事到如今,有些事情,由不得她来选择。孩子没了,小恬的生死变成了未知数,她不能再让自己这样被动下去,谁都靠不住,她只能靠自己!

    所以就算眼前是一个大坑,她也要往下跳,不是生就是死!她便赌一把,赌一赌,这一次究竟能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。到了如今,她连死都不怕了,还有什么可怕的呢?

    这人生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,还能怎么坏?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她时,眸光里多了几分温柔,那种温柔,叫宋渺渺愣了愣。在他眼里,她应该只是一颗棋子而已,用得着这样真情实感?

    宋渺渺同他对视片刻,好奇的问:“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吧?”

    他但笑不语,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背脊,说:“回去吧,你现在的情况,不合适多吹风。明天,我会帮你转到市人民医院。以后,我会主动联系你,教你怎么走每一步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,宋渺渺就被转去了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韩潜没有出现,倒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看到了傅沅。

    傅沅几步上前,一下将她拥进了怀里,将她紧紧抱住,在她耳侧说:“你真的是吓死我了?没事吧?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只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要在这里,谢天谢地他们愿意放过你,我多怕他们不讲信用,给了钱还不放人。”傅沅说着,扶着她进了病房,“没事就好了,这些日子公司出了事儿,是我疏忽了,没有照顾好你,让那些贼匪有机可乘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脸颊上的淤青和伤口并没有完全消散,傅沅瞧着她的脸,微微拧了眉头,伸出手指,摸了摸她的嘴角,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她笑笑,说:“你要是不碰的话,就不疼。”

    傅沅顿了一下,旋即笑了出来,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脖子,“你啊你,我现在给你朋友打个电话,免得她着急。你是不知道,你失踪的这几天,你朋友差一点要把公司给掀了。”

    他打完电话,大概只过了十分钟,袁湘湘穿着白大褂,急匆匆的冲了进来,小小的人儿,力气倒是不小,一下将傅沅给撞开了。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会,暗暗松了口气,视线落在她小腹的时候,不由又提起了一口气,盯着她的眼睛,问:“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声,眉头微微动了动,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已经尽量不去想这件事,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要流眼泪,开头那几天,她着做了好几天的噩梦,梦到身边躺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,一个是小恬,另一个则是那个未出世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笑容,反手用力的握住袁湘湘的手,又说了一遍,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将每一个字都咬的非常重,像是在强调着什么。

    袁湘湘的眼眶一下子便红了,她扯了一下嘴角,笑着点头,“嗯,我知道,我知道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再睁开的时候,神色已经恢复了清明,她上下扫了她一眼,说:“你今天上班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回去吧,我这边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想了一下,点头说好,“那我下班再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她出去的时候,把傅沅也叫了出去,沉着一张脸,瞪着他,说:“算你们还有点良心,愿意把她救出来!找人好好看着她,她要是再出什么事儿,我一定让你们傅家从此臭名昭着!”

    “袁小姐,你只管放心,傅家其他人不愿意救她,我也会救她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是将信将疑,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随后,傅沅亲自找了个看护来照顾宋渺渺,又安排了两个保镖守在她的门口,确保她的安全。他没有多留,公司还有要紧的事儿,他只待了一会就走了。

    中午袁湘湘下班,买了饭菜过来,跟她一块吃。

    袁湘湘是个直肠子,有些事情,她憋不住,也不愿意放在心里,不放宋渺渺知道。饭吃到一半,她侧头往病房门口张望了一下,然后低声问:“那个傅沅,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以前我在傅家的时候,跟他关系也挺好。这次回来,他帮了我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。不要再跟傅家的有什么瓜葛了,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就算傅沅这次救了你!我也不赞同你跟他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抓了你的人威胁傅家,不知道对方提了什么要求,他们一家子经过商量之后,竟然说不救!你说恶心不恶心?最恶心的是,连傅竞舟也没有任何反应,他们说你跟他们家没有任何关系,没有这个义务去救你。在利益和你之间,他们所有人都选择了利益,包括傅竞舟。”袁湘湘一次又一次的强调傅竞舟三个字。

    宋渺渺眉头微微动了动,看了她一眼,问:“你怎么知道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那天我也在,我找不到你,我就杀到他们家里去了!”

    宋渺渺垂了眼帘,筷子在碗里轻轻的戳了戳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