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3章 我的孩子没有了
    宋渺渺沉默不语,低垂着眼帘,这件事何止袁湘湘说的这般轻巧。

    里头的弯弯绕绕,连她这个当事人都不是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袁湘湘一个外人,怎么就那么轻易的掺和进了这件事?甚至对于傅家人的决定都知道的这般清楚。

    她侧头黑白分明的眼睛,定定的看了她一会,问:“傅家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进去的,你是怎么进去的?子欢带你去的?”

    袁湘湘翻了个白眼,说:“我才不指望郁子欢能那么上心。是傅沅,他对我还算客气,我请了两天假,天天去傅氏总公司楼下守着,他大概是觉得我真的挺关心你,那天有了消息,就带着我去了傅家。估摸着也是希望用我的嘴来说动那些人,把你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毕竟是傅家的一份子,有些话也不是那么好说出口的,我承认他们这些大家族的人要考虑的事儿很多,不是我这种小老百姓能理解的。可也就只有傅沅能想法子救你,其他人几乎想都不想就放弃了你,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,这多叫人心寒。”袁湘湘缓和了语气,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,说:“所以,你还是不要跟这些人掺和在一块了,你斗不过这些吃人都不吐骨头的豺狼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看着高贵,其实这心里恶毒的比那些坏人还要坏。这样的人,才最可怕,面慈心恶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,宋渺渺一句也没有插嘴,只一边吃饭,一边听着她叨叨。渐渐的心情反倒是好了一点,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,亲手给她倒了杯水,递了过去,说:“口渴了吧?赶紧喝口水,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见她的样子,知道自己是白说一通,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然后低低的叹了口气,喝了一大口水,“得,你的事儿我也不管,你有你的打算,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,我当然会听。可是湘湘,你不知道,我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这个圈子里,你让我脱离,整整六年过去,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脱离过。其实你说了那么多,最想说的是想让我对傅竞舟死了那条心,我明白的。你怪傅竞舟不近人情,可若不是他当初站出来说我死了,说不定我现在就真的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清明,“我从来也没有怪过他,就算这一次他确实舍弃了我,我也不会怪他。在我和他之间,自始至终是我欠了他的,就算到了今时今日,也是我欠了他。这份债,我永远也还不清。”

    她的嘴角突然勾了一下,眼神冷了几分,淡淡的说:“湘湘,其实我从来也不是什么好人,其实我对他的喜欢也不过那么一点,如果我真的对他感情至深,当初我就不会做那样的事儿。所以你大可以放心,我不会为了一个男人,把自己搭进去,甚至做伤害自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那一闪而过的冷意,让袁湘湘愣了愣,她从来也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过这样的表情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笑了一下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说:“嘁,谁稀罕做那一朵白莲花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!自己过好了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说什么,只微微的笑着。

    袁湘湘今个全天都要上班,吃过午餐,在她的病房里睡了一会,等时间差不多就走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看电视,没有人过来看她,她倒也乐的清净。

    傍晚,袁湘湘刚到不久,傅沅就来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,在家养着就行,我也不喜欢住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傅沅不依,“还是多住几天,看看情况,让医生给你做个全身检查,这样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告诉她,在这之前,她已经做过全身检查了,是确定了没事儿,她才想要出院的。

    袁湘湘也在旁边迎合,“他说的对,你就安安分分的待在医院里,等做完全身检查,报告出来之后,真的没事再出院也不迟,反正费用他会给你出,安心点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般坚持,宋渺渺也不好多说什么,便由着他们。

    晚上袁湘湘留下来陪她,在旁边支了张床。

    宋渺渺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,说:“你给子欢打个电话,告诉她我没事儿了,别叫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不屑的哼了一声,说:“她要是真的关心你,不用我说,她也会知道你的事儿。她若是不关心,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给她打这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吵架了?”宋渺渺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小床上,“这次回来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特别爱针对她似得。我的事儿,也不能完全怪她,她就是有心想要救我,也无能为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袁湘湘拧了一下眉,视线从手机游戏上移到了她的脸上,“什么叫她有心救你,她哪儿救过你?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宋渺渺心里咯噔了一下,眼皮突突的跳了跳,转而笑了一下,说:“没什么,我想她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可不是这么认为的,郁子欢的哥哥跟傅竞舟是好兄弟吧?我指望她找傅竞舟出来,她就顾左右而言他,就是不肯帮忙。她你跟你住上下楼,你不见了,还是我第一个发现的呢!她什么都不知道,问她,她还说你这么大的人肯定不会丢……”她说了一半,大抵是觉得无趣,只一脸认真的看着宋渺渺,说:“渺渺,你以后也别人她走的太近了,她跟我们到底不是一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袁湘湘这一番话,宋渺渺在心里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她不见了,怎么可能会是袁湘湘第一个发现的,明明该是郁子欢第一个知道的!可她竟然什么也没有说……宋渺渺紧抿着唇,脸上的笑容依旧是柔柔的,说:“你就是喜欢多虑,好了,今天忙了一天,你早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袁湘湘盯着她看了一会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宋渺渺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,想着那天她在医院的情景,她将那罐鸡汤抛出去的瞬间,她有看到郁子欢转头的!她不可能没有看见她,就算没有看见她,在那之前她就跟她一个人联系过,她久久没有去医院,打不通电话,她就应该想到,可她没有。她竟然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吗?

    宋渺渺越想越觉得胸闷,耳边袁湘湘依旧传来了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侧头看了她一眼,想来她也是真的累了,只一会的功夫,竟然就睡着了。宋渺渺想了想,轻手轻脚的起身,出了病房,她需要吹吹风,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郁子欢和袁湘湘是一样的,都是她最好的朋友。在她的心里,从来就没有高低之分。她从来也没有想过,有一天,郁子欢竟然会这样对她。

    她站在露台上,出来的时候,她没有穿外套,只一件病人服,薄薄的,一阵风吹过来,冷的她寒毛直竖。然而,此时此刻,她的心更冷。

    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郁子欢这一块。

    她看着夜色里的万家灯火,双手紧紧的抱住手臂,深吸了一口气,想让自己坦然一点,却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吹够了冷风,她回去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病房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衣黑裤,还带着鸭舌帽,还带着口罩的男人。她拧了一下眉头,心里浮现的第一个人就是韩潜。

    她快步过去,正要伸手的时候,对方一转头,见着他的眼睛,她愣了愣,呆呆的吐出三个字,“傅竞舟?”

    他微的蹙看一下眉,看着她脸上的淤青和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,还有发白的脸色,他的眼神冷了几分,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愣了好一会,才回过神来,转开了视线,笑了一下,说:“噢,睡不着出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转而,她像是想到什么,抬起头,一双眼睛弯弯的,看着他,问:“你是来看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倒是没有否认,“我是来看你死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刚想说话,就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他好看的眉头,又皱了一下,冷冷的说:“进去躺好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全是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动,只抬手揉了揉鼻子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带着浅浅的笑,说:“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担心你。”他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快回去吧,很晚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他身侧走过的时候,突然脚下一软,整个人就这样倒了下去,他们离的那么近,宋渺渺条件反射的抓住了他的衣袖,他一下伸手拦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他带着口罩,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,只能看到他冷冷的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睛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立刻从他身上挪开,双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服,眼睛变得湿漉漉的,像一只小猫一样,看着他,说:“小恬好吗?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冷冷,仍然不带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她点头,低垂了眼帘,捏着他衣服的手更紧了一些,用很轻的声音说:“我的孩子没有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