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4章 先让他离婚
    宋渺渺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带着几分哀怨,几分悲痛,可她心里却充斥了憎恨。她不恨傅竞舟,可她恨沈悦桐。

    她问过韩潜,他也帮她调查了,背地里找过谢铭的人是楼笑笑找的,楼笑笑跟沈悦桐是一丘之貉,楼笑笑不会无端端的去做这件事,所以必然是沈悦桐在背后指使。楼笑笑已经不止一次,替沈悦桐出头了,两人一唱一和,演技一流。

    这件事,就算她现在一口咬定了是沈悦桐,让他们调查起来,大抵也只能找到楼笑笑这一处。楼笑笑向来喜欢帮她出头,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红脸。怎么都扯不到沈悦桐的身上,她又是一朵干干净净的白莲花,一切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说不定,最后,这事儿,还得怪她宋渺渺多事。

    到了今时今日,正面交锋,她必然不是沈悦桐的对手。就算她错,所有人也只会站在她这边。要让她得到教训,就不能贸贸然的与她正面起冲突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有办法,逼着沈悦桐露出最恶毒的一面。

    傅竞舟并没有立刻将她推开,也没有说话,夜间的医院格外的静谧,走廊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只有他们两个深浅不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像是抓着救命稻草,闭着眼睛,双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,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,“不要,不要这样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傅竞舟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,片刻才抬起手来,扣住了她的手腕,当即将她从身前拉开,低眸,只见她泪眼婆娑,形容憔悴,脸上的那些淤青和伤口变得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“去休息吧,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抬起泪眼,只淡淡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转身,轻轻推开病房的门,就这样进去的。她身上的病人服有些宽大,显得她整个人格外的瘦弱,引人怜惜。

    她乖觉的躺在床上,盖好被子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傅竞舟并没有多做停留,只站了一会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来的匆忙,去的也匆忙。

    宋渺渺睁开眼睛的时候,门外已经空无一人,不管怎样,他终究还是过来看她了,这样也就足够,也说明,她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冷漠,过了一会,才翻了个身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之后,宋渺渺在医院里住了一周左右,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之后,才出院。傅沅重新给她找了个住的地方,位于是市中心,绿化环境都不错。

    由着她的身体还虚,傅沅便找了个保姆,专门过来负责她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一个月的时间,宋渺渺哪儿也没有去,只在家里好好养身子。保姆阿姨姓杨,只是中年妇女,面容和善,大抵以前一直就在大户人家做事儿,这人并不似其他普通保姆,身上竟有一种说不明的气质,而且对她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。

    宋渺渺出事,平安制药的宋氏夫妇,也就是宋渺渺新身份的父母,为此也十分担心。夫妇两,期间来家里探望了她还几次,何丽萍还专门给她炖这样那样的补品,那般真情实感,让宋渺渺多少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何丽萍说:“傅家的人也太不把你当回事儿了,竟然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,也没有一个人过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您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当初我跟你说过把你当成是我的亲生女儿,那么你就是我的冉冉,我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。”她伸手摸摸宋渺渺有些瘦削的脸颊,说:“你若是有什么事儿,一定要主动跟我们说,你现在是宋乔冉,你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,也是你最大的靠山,受了委屈,一定要跟我们说,不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的眼睛,微微的笑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宋渺渺让袁湘湘给她搞了一身夜店的行头,换上衣服,精心化了个大浓妆,裹上大衣就出了门。傅沅给她弄了一辆奥迪TT,就停在地下车库,大晚上她带着一副超黑,从电梯里走出来,嘴唇的颜色,像是吃了无数个小孩。

    她之前没开过这种跑车,挂着空档,猛踩了一脚油门,顿时整个地下车库便充斥了引擎声。宋渺渺挑了一下眉,稍微研究了一下,便挂了挡,油门轻踩,车子一下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路疾行,车子停在魅色大门口,立在门口的小厮上前给她开了门,她下车,将钥匙递丢给了他,便径直的走进了魅色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见你们的经理。”妆容的加持,她此刻的气场有一米八。

    过来迎接他的服务生顿了顿,就转身走到前台,叫人给经理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从电梯那边走了过来,长发及腰,穿着正装,却依旧不掩其风骚,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。齐刘海,让她看起来很年轻,眼睛很大。

    她对着她微笑,“请问,您是?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见顾青岩。”

    女人挑了一下眉,要见大老板?她上下打量了她一阵,眼里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宋渺渺神色平静,黑深的眸子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没有丝毫避闪。

    她这般笃定的知道大老板今天就在这里,看她的样貌也不似普通人。经理犹豫了一下,还是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随即,宋渺渺便跟在她的身后,坐着电梯上了三楼,行至VIP包间门口,轻叩了两下门。紧接着,有人过来开了门,经理回头看了她一眼,说:“岩哥就在里面,您请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的视线往里扫了一眼,便走了进去,里头的暖气开的很足,她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,站在门口,视线一扫,终了坐在那个窝在沙发内的男人身上,然后解了扣子,将大衣递给了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说是夜店的行头,不过像袁湘湘这般良家妇女,在夸张的行头,在这里也还是良家妇女的风范。

    她身着深蓝色的连衣短裙,紧身款,她在家里养了一个月,胖了一些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丰腴,丰腴的诱人。

    胸大屁股翘,就算化着大浓妆,依旧透着一丝清纯味道,算得上是极品了。

    顾青岩一只手捏着酒杯,似笑非笑的望着她,眼神是那般赤裸,毫不掩饰其中的那点兴趣。

    她径直的走过去,拉开了坐在他身边的女人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侧,拿了酒瓶,亲自给他倒了酒。

    酒还没倒出来,顾青岩就一下避开,挑眉,笑道:“谁告诉你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宋渺渺微微的笑着,一抬手便握住了他拿着杯子的手,硬是将酒倒进了他的杯子里,长而卷的睫毛,随着她眨眼的动作,扑闪扑闪的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尤物,只可惜,这样一个尤物,也动不了傅竞舟的心,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这次被人绑架,岩哥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岩哥竟然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这见死不救的人,何止我一个,最狠心的应该是你的前夫傅竞舟吧。她对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儿感情都没有,你说,我干嘛还要费那个功夫救你?”

    宋渺渺侧着身,靠在他的身上,歪着头,说:“谁说他对我无情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他没有选择救你,救你的人是傅家五爷傅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一个对我无情的男人,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跑来医院看我吗?”宋渺渺嘴角斜斜的往上扬了扬,“你这样丢弃我,还真是叫我伤心的很,我妈不会也被你丢出医院了吧?”

    顾青岩看着她的侧影,微微眯了眼眸,很直观的感受,她变了,变的有攻击性了。

    她晃动着小腿,说:“我不管你跟傅竞舟之间有什么恩怨,我帮你办事,那么你也得在背后帮我,并罩着我,如何?”

    顾青岩摸了摸下巴,并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酒,轻轻晃动着杯中浅黄色的液体,说:“傅竞舟身边那么多敌人,我一个人孤军奋战,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紧要关头,傅竞舟还是舍弃了你,所以你对我来说,真的没用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容渐深,余光淡淡扫他一眼,说:“所以,你准备弃子?”

    顾青岩挑挑眉,喝了口酒,并未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辈子都没有办法那捏住傅竞舟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?是吗?你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自信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嘴角一挑,“第一件事,先让他离婚,他若是肯跟沈悦桐离婚,我姑且相信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仰头,喝光了杯子里的酒,笑眼盈盈的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便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能够死里逃生回来,就没有打算放过沈悦桐。

    之前她一推再推,她这样得寸进尺,甚至想要害死她,那么她就不会再客气。

    她说完,放下酒杯,站了起来,转而像是想到了什么,说:“我要见见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找宋江南,他会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拿了自己的衣服,便走出了包间的门。

    走廊上没什么人,她行至电梯口,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一分钟,电梯门才缓缓的在她眼前打开,里面顿时传出一阵欢笑声。她抬了眼帘,只看了一眼,从眼前两人之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,那个男人突然一转身,伸手一把扣住了电梯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微惊了一下,抬头便看到那男人微笑的脸,眼中满是诧异,“宋渺渺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