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5章 闹够了没?
    “宋渺渺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满是诧异,又带着一丝惊讶,视线在她的脸上逡巡了片刻,啧啧了两声,说:“真是想不到,你还有这样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顾皎皎闻声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来,刚才她并没有正眼看宋渺渺的脸,还以为她是哪儿来的风尘女子。这会听到顾瓒的话,便走回了顾瓒的身边,往里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宋渺渺嘴角微扬,客气而疏离,“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顾瓒堵在电梯门口,似乎并没有立刻走开的打算,他的眉眼之间全是笑意,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说:“现在就回去?似乎还早吧。”

    顾皎皎侧头看看顾瓒,又瞧了几眼宋渺渺,像是觉出了什么猫腻,抿唇浅浅的笑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依旧笑的礼貌,“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熟悉的声音,在电梯外响起,“皎皎?你们这是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从顾皎皎的身后又探出一个脑袋,带着好奇的目光,看了过去。此时此刻,宋渺渺觉得自己像极了动物园里的狒狒,还是脑袋长了花的狒狒,被人围观。

    “渺渺?”傅冉看着电梯里的人,一时有点辨不出来,毕竟他们家渺渺是良家妇女,可眼前这人,怎么都不能跟良家妇女画上等号。

    无巧不成书。

    数秒之后,他们身后又多了一个人,那人的目光淡淡的在她的脸上扫过,就这么淡淡的一眼,宋渺渺便起了一身的凉意,暗暗吸了口气,却还是保持着良好的笑容,“好巧。”

    傅冉闻言,直接挤了进去,一下站在了宋渺渺的面前,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又一遍,又在她的脸蛋上逡巡了片刻,“真的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扬了一下好看的眉毛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其实她的脸上还有几处淡淡的伤痕,不过盖了粉,不仔细的瞧,倒也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本想就此告辞,顾皎皎却笑眼盈盈,适时的说:“既然那么巧,大家就一起玩啊,今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傅冉倒是不强迫她,小声的说:“你要是不想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立在后侧,那一身装束,似乎只是来过个场子。宋渺渺用余光扫了他一眼,只犹豫了几秒,便点了点头,说:“也好,我在家里闷了一个多月,原本也没想那么早回家。赶巧碰上你们,正好搭个伴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。”傅冉拽着她出了电梯,指着顾皎皎说:“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在国外的校友,顾皎皎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手指指向一旁的顾瓒,挑了挑眉,“这个你应该有印象,不用我介绍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!”顾皎皎像是刚看到傅竞舟,一下跳到他的面前,爽利的叫了一声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“还记得我不?小时候我跟爸爸一块去过你们家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淡淡扫视她一眼,显然是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顾皎皎眼底浮现了一丝失望,摸着自己的脸颊,“我变化那么大吗?你竟然把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顾着说话了,咱们先进包间。”顾瓒适时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,几个人便三三两两的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刚才招呼过宋渺渺的那位经理笑容满面的过来,视线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,不免多看了两眼宋渺渺,紧接着便将视线落在了顾瓒的身上,“二少爷,小小姐,你们过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,我好叫人好好安排。对了,今个大少爷也在,你们要去打声招呼吗?”

    顾皎皎摆摆手,说:“不要了,大哥肯定有要紧事要办,我们就不打扰了,你也不必特意去说我们在这里。你不用招呼我们,我们自己会玩。”

    顾皎皎的话,宋渺渺一字不落的全部听了进去,不由抬眸多看了他们兄妹两一眼,真是想不到,这两竟然跟顾青岩是兄妹关系!刚才听顾皎皎唤傅竞舟一声三哥,恐怕以往也是有几分交情的,可为什么顾青岩对傅竞舟的态度却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?

    想来可笑,当初跟他当了三年的夫妻,很多事情,竟然是一片空白,什么也不知道,连他身边的那些个好友,她都还没认全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包间,里头坐了不少人,起初傅冉还待在她身边,等看到几个熟人之后,她也就玩开了。原来顾皎皎和傅冉以前高中是同一个学校的,今个算是校友会。

    顾皎皎和傅冉在校期间,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认识的人不在少数。而顾瓒和傅竞舟也是同校学长,刚一坐下,就有好几个女生过来搭讪,那激动的模样,简直像是见到了某个当红的明星。

    宋渺渺在这里,就显得格格不入,与他们不同校,也没有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顾瓒应付完一个女生,余光瞥见她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正想要起身过去的时候,又被人挡住。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,这人竟不见了踪影,他环顾一圈,连傅竞舟也跟着不见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去了趟卫生间,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傅竞舟倚着墙站在走廊上,双手抱臂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她甩干了手上的水渍,走了过去,脸上堆满了笑意,脸颊红扑扑的,看着他的目光,眼波流转,姿态千娇百媚,她走到他的面前,双手背在身后仰着头,看着他,不说话,就这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冷而严肃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小时,她喝了四五杯威士忌。

    “你该回家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出来玩,这么高兴,我才不要那么快就回家。我还想去下面的舞池跳舞呢!这里我熟悉的很,到了午夜场,下面的活动可是很劲爆的,有牛郎跳舞,跳的还是脱衣舞哦!”她似是醉了,说话开始不经大脑。

    她说着,在原地扭了扭,她的身上有浓重的香水味,不是她曾经惯用的那种清冽的水果香,而是那种引诱男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她一步便挨在了他的身上,一只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,半眯着眼睛,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脸,他们的距离很近,近到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。她缓缓垂了眼帘,抬起手,轻轻的拨弄了一下他的嘴唇,嘴角微扬,终了,什么没干,突然咯咯的笑着,转身歪歪斜斜的走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呼吸重了几分,侧目看过去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回包间,还真的去了负一楼的舞池。

    傅竞舟本不想管她,可一只手握着包间门把,却久久没有推门进去,终了还是松了手,迅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他到达负一楼,已经不见宋渺渺的身影,楼下人很多,鱼龙混杂,又非常喧闹,光线昏暗。舞池上,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很多,一个个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。

    傅竞舟穿过人群,站在舞池外围,他只这样站着,就有好几个火热的跳舞女郎挨了过来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在他眼前搔首弄姿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理会,也没有挥开对方的手,他的视线落在舞池里,寻找着那个本就不该出现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准碰我老公。”突然,耳边传来啪的一声响,紧接着,宋渺渺就挤了进来,将傅竞舟护在身前,撅着嘴巴,瞪了那吃豆腐的女人一眼,扬着下巴,像是在宣示主权。

    那女人倒也不甘示弱,双手抱胸,嘴角一斜,对着她翻了个白眼,说:“你说是你老公就是你老公?有本事打一炮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嘁了一声,尖着嗓子说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偷看我老公的身材,德行,就算要打炮,我也不会让你占了便宜。”她不耐烦的冲着她摆手,“走开走开,别妨碍我们调情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双手便搭上了他精瘦的腰,眯起眼睛来,笑的贼兮兮的。

    那火辣女郎扫了一眼傅竞舟的眉眼,转而便没趣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宋渺渺,让傅竞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一把扯开了她不安分的手,喝道:“闹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闹不够。”她的手又贪婪的搭了上去,隔着薄薄的衣衫,她几乎能摸到他身上那一块块结实的肌肉。

    她的一根手指勾住了他的皮带,轻轻的扯了一下,下一秒,傅竞舟便握住了她的手,想用眼神警告她,却发现,她根本就不看他,目光定定的落在他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那亮晶晶的目光,让傅竞舟极不自在。随即,他便拽着她的手,直接将她拽出了魅色,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不等傅竞舟关上车门,她突然用双腿夹住了他的脚,双手一下圈住了他的脖子,屁股坐在车子里,就这样牢牢勾着他,笑嘻嘻的看着他,说:“要车震吗?”

    “你满脑子就想着这些?”

    “每次看到你,满脑子就只有这些,完全想不了别的。”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荡?”

    “离开你以后。”她眨巴着眼睛,“离开你以后,我才发现,原来你才是最好的,别人谁都比不上,也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死命的伸长脖子,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说:“离开你以后,我已经忘记高、潮是什么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可勾着他的脚,却十分不安分的蹭着他的小腿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