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6章 清醒了?
    霓虹灯光下,宋渺渺的眼睛亮晶晶的,满含着笑着,就这样望着他,锁着他脖子的手臂,很热,炙热的温暖,一点一点钻入他的皮肤,慢慢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一股子血气直冲上来,扰的他心头微痒。

    这女人怕是不想活了!

    她拼命的仰起头,垂了眸子,视线落在他的嘴唇上,那样子简直像是在索吻。就在两人的唇快要贴在一块的时候,她又像是脱力一半,整个人软软的躺了回去,半眯了眼睛,喃喃的说:“好累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便歪了头,闭上了眼睛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傅竞舟微微握了拳,站直了身子,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阵,又侧头看了看魅色烫金字的大招牌,大晚上,她打扮成这样,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他先将她整个人弄进了车内,然后给傅冉打了个电话,通知她一声,自己先走一步,并不要玩的太晚。傅冉倒是没有半点遗憾,毕竟能把他拉出来,已经是不容易的事儿了,能熬着坐跟他们一群小屁孩一块坐半个小时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傅冉挂了电话,就想起了宋渺渺,她一回头,环顾一圈,哪里还有宋渺渺的身影,她先是一顿,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便也了然,想来是跟傅竞舟一块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,顾皎皎走了过来,轻轻撞了她一下,问:“你三哥哩?怎么一眨眼,就不见人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了,你也知道他是有妇之夫,我把他拽出来的时候,可没少挨我三嫂的白眼。”傅冉懒懒的说。

    顾皎皎眼底闪过一丝遗憾,嘴上敷衍,“也是也是。”

    傅冉余光瞥了她一眼,眉梢一挑,玩笑道:“你不会是在肖想我三哥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三哥这都是二婚了,我肖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不过话说回来,原来你跟我三哥早就认识了,你以前怎么没说?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跟我说你家里的事儿啊,我哪儿知道你原来是傅家的五小姐,小时候我跑你们家去玩,也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爸老早就搬出去独立成家了,爷爷那么凶,我偶尔才回去一次。”傅冉说着,眼里闪过精光,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,问:“老实交代,你真没有暗恋三哥?”

    女儿家的心思,难以捉摸,却也好猜。纵是她隐藏的极好,却也有稍不留神流露出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皎皎抿了唇,眉梢挑动了一下,生硬的转开了话题,说:“原本我想让你做我二嫂子的,现在看来,我二哥是另有所属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很喜欢你,可是我三哥啊,你还是不要想了,免得自己受伤难过。”傅冉不理会她的话,那她当真心朋友,才这般直言不讳,还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脸上挂着玩味的笑,可语气却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顾皎皎不语,只抿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肖想了那么多年的人,哪有说放弃就放弃的道理,总要争上一争,才甘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开着车,自是知道她现在住在什么地方,但他没有把她送回家,而是找了个酒店,开了个房间,将她丢到了床上。宋渺渺毫无形象的趴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傅竞舟双手抱臂,站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位置,就这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暖气轰轰声,慢慢的房间内的温度开始升高,不停攀升,不知道他开了极度,宋渺渺热的不行,甚至热的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再这样捂下去,估摸着要长痱子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睁开了眼睛,翻过了身子,傅竞舟只着一件薄薄的衬衫,立在那里,似笑而非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吃力的坐了起立,依旧是一副醉态,脱掉了身上的外套,呢喃了一句,“好热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听的清清楚楚,他低沉的声音,带着一丝极浅的调笑,说:“热就脱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呆呆的坐在那儿,眯着眼睛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似是在等着她下一步的动作,也没有打扰她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温度越来越高,宋渺渺能感觉到自己后背出汗,而且口干舌燥,原本喝了烈酒,身体就有些热,这会不知道暖气打到了几度,竟然能热成这个样子,简直像是在烤炉里,能把人蒸熟的那种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嘴唇,额头依旧有细细的汗珠,呼吸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由此,她也意识到一点,傅竞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扯了扯衣服的领口,一张脸红扑扑的,她走到他的跟前,身子靠了上去,“我好热,你热不热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也没有动,甚至连脸上的表情没有变,那模样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渺渺知道自己现在像个小丑,但她必须要装到底。

    她说;“我想游泳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

    “会呀。”她说着,做出了游泳的样子。

    酒店有两个游泳池,室内室外,这种天气,室内游泳池人很多,而室外却空无一人。傅竞舟倒是如她所愿,领着她去了室外的游泳池,并吩咐了酒店工作人员,这泳池他包了,其他人标准进来。

    寒风吹过来,宋渺渺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竞舟将她领到深水池边上,微笑的看着她,问:“想游泳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咯咯的笑,正想说话的时候,傅竞舟稍稍一用力,直接把她给推了下去。危险来临的瞬间,宋渺渺再伪装不下去,脸上的表情那般狰狞,但只一瞬的功夫,只听到嘭的一声,伴随着一声简短的尖叫声,她整个人没入了水中,溅起了巨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会游泳,她是个旱鸭子,入水的瞬间,就呛了一大口水,挣扎了两下就开始叫救命。傅竞舟站在水池边上,不为所动,她的呼救声不小,守在外面的工作人员都听见了,纷纷走了进来,正吩咐施救的时候。

    傅竞舟呵止了他们,“都给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那些人犹犹豫豫,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,不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说:“你还装不装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哪儿还听得到他说话,只一个劲的含着救命,越挣扎,就越往下沉。最后,她挣扎不动,整个人没入了水中,缓慢往下沉。她睁着眼睛,透过蓝色的水,看着站在岸边的傅竞舟,心头生怨。

    她的胸口闷的快要炸开,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有人入水,紧接着,那人便像是从天而降的神灵,自带光环,来到她的面前,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臂,将她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仿佛抓到救命稻草,冲破水面的瞬间,便死死的抱住了对方的脖子,她不停的往外吐水,止不住的咳嗽。脸上的妆容全部都画了,其中一只眼睛的假睫毛脱落,粘在她的脸上,整个人像鬼一样,一点儿美感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双手双脚死死的抱着傅竞舟,此时此刻,她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狗,脸色惨白,眼神怯生生的,再无刚才那种流里流气的样子。她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侧过头,便看到傅竞舟近在咫尺,一张似笑非笑的脸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,眉毛慢慢蹙了起来,在水里,她没法松手,也没法发脾气,防止他一发怒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清醒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宋渺渺一咬牙,突地低头,咬住了他的唇,狠狠一口,直到尝到血腥味,才松开了嘴,不发一言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然,傅竞舟这一次倒是没有生气,反倒是笑了。

    对了,这才是宋渺渺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慢慢的,她的眼睛却红了起来,即便她此刻一身的水,可他还是辨得出,从她眼睛里滚下来的泪水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,寒风吹过来,宋渺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片刻,颤抖着声音,说;“你就知道欺负我,非男子汉所为。”

    ”这一次,你又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,定定的看着他,默了许久,寒风再次吹过,将她的脑袋瓜子,吹的格外的清醒,冷静,“这一次,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一只手抱着她,游到了水池边上,一只手托住她的屁股,将她推了上去,紧接着,双手在水池边上用力一撑,一下就上去了。他叫人拿来了两块浴巾,一块丢在了她的头上,另一块围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擦掉了脸上的水珠,然后用浴巾紧紧裹住自己的身体,傅竞舟立在她的身侧,垂着眼帘看着她,说:“以后别再做这种事,也别试图勾引我,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没用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紧紧捏着浴巾一角,低垂着眼帘,花猫一样的脸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她的脚还沉在水里,很冷,但也让她足够清醒。

    他说完,并未做任何停留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了起来,没有回头,只说:“傅竞舟,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吧?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任何停留,宋渺渺侧了一下头,咬了咬牙,然后闭上眼睛,嘭的一声,水花四溅,这一次,一点儿挣扎的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傅竞舟微微顿了一下脚步,却没有回头,仍走了出去,对外面的工作人员说了两句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很快就被人救起,游泳馆内,哪里还有傅靖州的身影。她低着头,嘴角轻扬。

    当天深夜,宋渺渺就发了高烧,在酒店里睡的不省人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