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7章 选择
    宋渺渺是被一股尿意憋醒的,若不是实在熬不出,她恐怕一时半会都下不了床,也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身体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烧,时冷时热,喉咙里简直要冒出烟来,可杯子里一滴水都没有。昨个,她从泳池回来,洗完热水澡就直接把自己裹进了棉被里,其他什么也没做,一觉到现在。

    她上完厕所出来,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她重重的躺在床上,伸手拿过手机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,是傅沅。

    她接起电话,张了张嘴,一时竟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傅沅说:“你在哪儿?杨阿姨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,你一直没有回家,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的喉咙干涩的完全发不出声来,傅沅等了一会,见她一直没有开口,徒然紧张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问:“怎么了?渺渺?”

    她用力的吞了口口水,好半晌才吐出几个字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声音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“有点感冒,一直没喝水,现在喉咙直冒烟,说不了话。”她捏着嗓子,勉强的说道:“你跟杨阿姨说,我没事儿,昨天晚上我睡在朋友家了,喝了点酒,就忘记跟她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傅沅又说了几句,宋渺渺实在是连敷衍的力气都没有,一言不发,等他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手机刚放回去,整个人又开始迷迷糊糊起来,翻了个身子,正准备再睡一觉的时候,门铃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起初没动,门铃的声音不响,她便当做是幻听。

    然而,约莫一分钟之后,外面的人开始拍门,很用力,那架势,感觉随时会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宋渺渺躺不下去,只得拖着疲惫到极点的身体,吃力的从床上起来,拖着步子,走到门口,打开了门。耳根子终于清静了,她抬了一下眼皮,站在门口的是傅冉。

    傅冉见着门内的人,愣了愣,一时没认出,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竟然是宋渺渺。

    宋渺渺靠着门站了一会,咳嗽了两声,就转身进去,再次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傅冉赶紧跟进去,从卫生间拧了一块湿毛巾,拨开她脸上乱七八糟的头发,一点一点的将她脸上那些个没有洗掉的妆,擦干净。这才看清楚,她的脸很红,眼睛微肿,身体很烫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啧了一声,说:“你发烧了!”

    宋渺渺这会有点迷糊,只含糊的说了一句,就想拽着被子,埋头睡觉。

    傅冉想了想,觉得这样不行,就叫了几个酒店的工作人员,把人抬了下去,直接把她送进了医院。等将她安顿好,挂上电梯,傅冉才有时间停下来,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然,电话刚一接通,那头的人便冷冷的说:“我现在没空。”

    傅冉有些气,压低声音说:“人差点给烧死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没了声音,也没有立刻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昨天都干嘛了,她怎么会发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傅冉没有得到答案,换来的是果决的挂断。

    傅冉一口气被堵在了胸口,不上不下,恨不得钻进手机里,直接去傅竞舟的面前,跟他理论一番。

    “小恬乖乖的,等妈妈发工资了,给你买新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内寂静,宋渺渺的声音很轻,又十分沙哑,可傅冉却听的清清楚楚。她闻言,侧过头,便看到她鼻子微微发红,眼角有眼泪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可以健康长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只短短几句话,傅冉忍不住鼻酸,她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,小声的说:“小恬不会有事的,现在医学那么发达,小恬的病一定可以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,她再没有任何反应,只紧紧抿着嘴唇,眉心蹙起一个小疙瘩。

    傅冉的手指,轻轻摩挲她的手掌,皮肤粗糙,还布着一层厚厚的茧。生活总是能轻而易举的磨掉一个人身上所有的锋芒和美好,见过曾经的宋渺渺,在看现在的她,任谁都要唏嘘一番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宋渺渺的,有些事情,也无法再回头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宋渺渺才醒过来,烧退了,整人也清醒了不少,就是口渴的厉害。这一整天,傅冉都守在她身边照顾她。

    毕竟,受人之托。

    宋渺渺连着喝了三杯水之后,才哑着嗓子,说:“你怎么在这儿?你把我弄到医院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真应该感谢我,若不是我,你这脑子就要被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傅竞舟叫你来的?”她毫不避讳的问。

    傅冉闻言,顿了一下,然后鸡贼的笑了起来,问:“你们两个昨天一块消失,做什么去了?竟然做的你发高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你昨天怎么一个人在魅色?还打扮成那个样子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打扮成那样。别说,还真是妖媚,跟妖精似得,昨晚你走了之后,好几个男人过来跟我打听你整个人,还想讨要你的手机号码呢。”她笑嘻嘻的说:“渺渺,其实你还是很有市场的,不愁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喝了口水,定定的看着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傅冉被她这样盯得有些不自在,干干一笑,抬手看了一下腕表,说:“呀,该是吃饭的时间了,你想吃点什么?我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目光仍一转不转的看着她,说:“我没什么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胃口也要吃啊,吃的清淡一点,我知道有一家店的粥不错,我现在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站起来,宋渺渺就一下扣住了她的手腕,脸上的表情与刚才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傅冉嘿嘿笑了两声,看着她,说:“怎么?你还想吃别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什么?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她的眼睛仍然黑白分明,可能是生病的缘故,此时她墨色的眸子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傅冉淡淡叹了口气,坐了回去,说:“渺渺,忘掉过去,换个地方,重新生活吧。用你现在的身份,好好的生活,找一份体面的工作,我相信以你的资质,要再嫁一户好人家,不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恬你也不用担心,她的身上毕竟流着傅家人的血,又那么乖巧,她留在傅家,以后的日子坏不到哪里去。不不不,是绝对不会坏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句话也不说,只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傅冉垂了眼帘,有些无奈的话,“有些事,回不到过去的,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当然知道一切都不回去了,她笑的苍凉,哑着声音,说:“你让我放弃自己的孩子,我又怎么舍得?”

    “但你带走小恬,你给不了她任何东西,你难道希望她死在你眼前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唇,“所以,我也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傅家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你了,你对他们来说,已经完全没有用了,他们也不需要你再生一个孩子,用脐带血去救小恬。在沈悦桐和你之间,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。”她抿了抿唇,原本不愿说,可还是忍不住开口,“昨晚我回家,沈悦桐又闹了一场,三哥的嘴唇上有一个齿印,衬衣领子上还带着女人的口红印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哭哭啼啼的又要回家,是大伯母拦着,问了缘由。最后沈悦桐让三哥,不,应该是让他们所有人做出选择,究竟是要你还是要她。渺渺,这事儿,你也不能怪他们,沈悦桐的父亲沈建成如今的位置比我爸还高,沈家那三兄弟,在官场上都吃得开,势头正好,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,他们都不会选择你。再加上你以前做了那样的事儿,他们心里还都长着一根刺,拔不掉,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小恬。比如大伯父,还因为小恬跟大伯母吵架,说的话可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在这场战役里头,你没有胜算,你甚至只是一个炮灰。”傅冉拧着眉,满目愁容,“做个三哥还被爷爷上了家法,打的不轻,今个又要忙公司的事儿。其实……其实我觉得三哥对你很好,可你对三哥,却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了没有把话说下去,只转了话题,说:“渺渺,听我一句,你就离开海城吧,去哪儿都好,别在搅和到这些事情里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语,也没什么反应。可她却在心里冷笑,若是她离开,他们傅家的人就可以保证小恬的安全吗?就算有了匹配的骨髓,就沈悦桐那种心思,她会让她做手术吗?

    万万不要在手术台上死了才好!

    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,原本一切都有转机,一切都充满了希望,是沈悦桐,想要她的命!

    她沉默良久,说:“傅冉,明天我想去傅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傅冉闻言,愣了愣,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笑,“就算我要离开,总该让我见小恬最后一面吧?更何况,我现在还是傅家五太太,我还是傅沅的妻子,我去傅家,只是回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傅冉,我早就不是宋渺渺了,我现在是宋乔冉,我是平安制药的宋氏夫妇的千金小姐,纵然比不过沈悦桐,但也不至于要看她的脸色,你说是不是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