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18章 破碎
    傅冉见她的态度坚决,可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想要多劝说两句,“渺渺,你明知道这是以卵击石,何必呢?你到底是什么身份,傅家上上下下都知道,如果他们真的忌惮平安制药的宋氏夫妇,就不至于走出这一步,你明不明白?”

    宋渺渺微微一笑,说:“是你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,不愿再多说下去,说多了,只伤感情。

    她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水,就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,掀开被子,下了床。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出来的时候,整个人精神了一些,“咱们回去吧,给杨阿姨打个电话,叫她准备点清粥小菜。你要留下来吃饭吗?你若是吃饭,就让她做几道硬菜。”

    傅冉看了她半晌,终了懒懒的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今天没有准备,还是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没有强留。

    两人分道扬镳的时候,傅冉嘱咐她明天还要再来医院挂盐水,并把药塞进她的手里,将一些注意事项说了一遍,就走了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宋渺渺拉着她说了一声谢谢,这一句谢谢包含了很多。傅冉深深看了她一眼,微微的叹口气,想了想,说:“我该想到你是个母亲,跟以前不一样,一定是以孩子为先,更何况小恬还是你的命,要你割舍,等于是要去了你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现在傅家也没有多少人在乎这个孩子,沈悦桐也不是省油的灯,肯定不会是个好心的后母,就算小恬以后恢复健康,在这个家里,也不会有多快乐,我明白的,我没有想那么多,我只想着你可以好好的,我把小恬当成了你的拖油瓶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傅冉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傅冉离开,宋渺渺才准备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在大门口遇上了郁子欢。

    两人迎面碰上,站在同一辆出租车前,郁子欢今天没有开车,这两天她睡的不太好,精神不佳,刻意不开车,免得出问题。她早就知道宋渺渺已经救出来了,只是她一直没有过来打照面,实在也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这会子两人突然撞上,皆是一怔,不但是郁子欢没有做好准备,连宋渺渺都没有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她始终不愿意接受郁子欢见死不救这件事。

    两人愣愣的看着对方好一会,几乎是同时往后退了一步,露出了疏离的笑容。

    异口同声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下班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觉得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宋渺渺抿了一下唇,暗自吸了口气,抬眸看了她一眼,说:“我不着急,你若是着急的,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捏着包包的手微微紧了紧,与她对视了一眼,点了一下头,什么也没说,过去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,心里的寒意渐深,忍不住开口,“你那天是看见的吧?”

    郁子欢顿了一下,手掌全是汗,回过头,脸上仍挂着笑,反问:“看见什么?”

    友情这种东西,坚固的时候无坚不摧,脆弱的时候却也是不堪一击,这一刻,宋渺渺知道,她跟郁子欢之间那点友谊,算是彻底破碎了,不管是她对她,还是她对自己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笑的很假,说:“没什么,再见。”

    郁子欢咬了咬牙,轻点了一下头,说了声再见,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很快出租车就带着郁子欢,消失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宋渺渺收了脸上的笑容,风吹过来,身冷心也冷。

    回到家,杨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晚餐,全是素菜,口味十分清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好那么大意,你才小产不久,最是要养身体的时候,才过了一个月,就按捺不住,这怎么行呢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擦着头发,身上穿着薄薄的睡衣。

    杨阿姨赶忙去拿了吹风机,又给她取了一件厚一点的外套,搭在她的身上,苦口婆心,“你不要觉得我唠叨话多,以后落下病根,受苦的是自己,你现在还年轻,觉不出什么,等老了就知道苦了。”她说着,拽着她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,亲自给她吹了头发。

    这一个多月里,很多时候,宋渺渺觉得杨阿姨比她亲妈对她还好,真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,林甄从来也没有亲自给她吹过头发。她有些不好意思,伸手想要抢过她手里的吹风机。

    杨阿姨却将她推开,拧着眉头,说:“你便坐好吧。”

    客厅的落地出窗户上,倒映着杨阿姨细心给她吹头发的身影,她的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,缓缓闭上眼睛,享受这一丁点儿的温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在家里休息了两天,第三天一大早起来,选了件得体的衣服,化了个淡淡的妆容,吃过早餐,就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邹雯看到她突然出现,略有些诧异,她径直的走到她的跟前,面带笑容,说:“抱歉,前阵子发生了些不可抗拒的事儿,没法来上班,我的位置应该还在吧?”

    “啊,在,当然还在,副总跟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往自己位置的方向看了一眼,俨然成了堆放杂物的场所,她不以为意,淡淡一笑,像是想到了什么,说:“还有,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,你也不必顾忌我的身份,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让我去做。别让我在看什么企业文化了,傅氏的企业文化,我想我比在座任何一位都了解。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,邹雯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,直到宋渺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开始整理上面的杂物,她才恍然回过神来,察觉到她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拿了份文件,先去了一趟办公司,把这消息跟傅沅说了说。

    谁知道,她刚说完,宋渺渺就端着杯咖啡进来了,背后不说人,她才刚说完,正主就出现了,邹雯脸色微微变了变,但还是保持着良好的笑容,拿了文件,说了一声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礼貌的对着她笑了笑,等办公室的门关上,她才走到办公桌前,瞥见桌子上已经有一杯咖啡,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,啧啧了两声,说:“我这秘书,当的还真是多余,连泡咖啡这种小事儿,都轮不到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傅沅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咖啡,将邹雯泡的那杯放在了一旁,笑说:“咖啡我从来不嫌多,邹雯是我身边的老人,一直在做这件事,习惯了而已,而且也就她最了解我的口味,不会出错。”

    “她刚才在跟你说我啊?”

    她一语道中,傅沅微微顿顿了顿,喝了一口她泡的咖啡,太甜,“她只是跟我汇报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他们都知道我们的关系,我在这里做事,也不太方便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来监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给我换个岗位,怎么样?我大学学的是金融,我可以财务部,也可以去销售部,企业策划都行。啊,对了,公司好像还没有像样的公关部吧?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深看了她一眼,不等她说下去,便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一块,一直是授权给新启做的,你也知道它背后的大股东是谁吧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宋渺渺不以为意,拉开椅子,坐了下来,“就算如此,公司内部也该有一个公关部门,负责宣传策划,傅氏那么大一个公司,公关这一块,总不至于还要靠别人吧?我大学主修的是金融,但我还双修了一门公众媒体,虽然我没什么经验,但我相信我还是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傅沅十分认真的看着她,默了一会,说:“先不说我答不答应,你要知道你做这一块,势必要跟沈悦桐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宋渺渺眼里带着笑,整个人往前倾,一只手抵着下巴,说:“你觉得我会比她差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若是不同意,我便去同宋先生说,我想他应该会支持我的。”

    傅沅叹口气,“但这事儿,也不是我能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歪着头微笑,“傅沅,你不要这样妄自菲薄了,经过之前那件事,傅竞舟即便是保住了现在的地位,可董事会里有多少人倒戈到你这边,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。所以,我相信,你现在有话语权。”

    傅沅定定的看着她,目光变得有些深沉。

    他正欲拿起杯子喝咖啡的时候,宋渺渺伸手一下扣住了杯口,然后将咖啡从他手里夺了过来,笑说:“口味不对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考虑一下,尽快给我答案,不打扰你工作,我先出去了。”说着,她就转身,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,回过头,说:“傍晚下班等等我,我跟你一起回家,咱们是夫妻,那又分居的道理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半道上,碰到了傅竞舟,她停下脚步,毕恭毕敬,“傅总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因为感冒,还有些沙哑,这全是拜他所赐。

    他轻点了一下头,没有半点诧异,就从她身侧走过,径直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