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0章 以牙还牙
    宋渺渺拉着小恬的手,上上下下将她仔仔细细瞧了一遍,又让她在她跟前转了一圈,摸了摸她婴儿肥的脸颊,问:“这段日子,我不在,家里人对你好不好?奶奶还是像以前一样吗?”

    小恬眨巴着眼睛,笑嘻嘻的看着她,点点头,说:“好啊,大家都对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盯着她的眼睛,又问了一遍,“真的?没有骗我?小孩子是不可以撒谎的哦,要是撒谎的话,鼻子会变长的。”

    小恬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怯意,她到底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孩子,虽比同龄人要懂事,也很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,但孩子就是孩子,更何况还是在宋渺渺的面前,就更容易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看着小恬如此,宋渺渺心口微微一沉,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恬低着头,两根手指搅在一块,脸上依旧挂着笑,偷偷的看了一眼宋渺渺,然后整个人靠了过去,小小的脑袋顶在了宋渺渺的小腹上,说:“妈妈,你出差那么久,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将她拽了起来,迫使她与自己对视,“你知道我不喜欢你撒谎,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小声的说:“我只是不想让妈妈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如此模样,宋渺渺心头一酸,将她抱进了怀里,小恬软软的靠在她的身上,依旧小小声的说:“妈妈,我想一直跟着你,就算不上幼儿园,不吃好吃的,我也想跟着你。妈妈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,妈妈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,眼眶微热,摸摸她的头,说:“别以为嘴甜,我就不会罚你。”

    她紧紧抱着她的腰,脸颊在她身上蹭啊蹭的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将她抱起来,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,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这段日子,她在家里的情况。不一会,何丽萍就跟着佣人来了偏厅,见着她们母女二人正坐在桌子前,头对着头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。她没让佣人出声,及时揽住,悄默声的将人打发了,轻手轻脚的过去,原是小恬将幼儿园里带回来的故事书给宋渺渺看。

    正奶声奶气的同宋渺渺说着童话故事。

    整个偏厅都铺设了地毯,何丽萍即便是穿着高跟鞋,走路也没什么声响。等宋渺渺察觉的时候,她已经站在身后,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歪着头看着她们,似乎也在认真的听着小恬说故事。

    宋渺渺立刻起身,态度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何丽萍见她这般生分,伸手拍拍她的肩膀,笑说:“你爸爸同老爷子去书房谈了,我不愿多应酬他们就过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麻烦您和……和父亲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什么,你是我的女儿,在夫家受了委屈,当父母的自然是要管的。你说若是小恬,在这里受了委屈,你岂有不管的道理?”

    宋渺渺垂了眼帘,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便坐了下来,宋渺渺打发了小恬去一旁玩,两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小恬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人习惯了,所以即便是一个人,也能玩的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把这孩子拉扯那么大,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,说:“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,就算真的辛苦,我也不会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个沈悦桐可不是什么善茬,来的路上我也听你爸说了关于她的家室,我们身家清白,自是不怕他们。但是退一步海阔天空,你就是带着小恬回来家里住,我也是很乐意的,平日里我就一个人,身边要是真能多个孩子,也是好的。而且,我们平安制药有个私人的医学团队,里头各个都是医药界的精英人士,小恬的病,我相信他们那些人一定比医院的医生更好。”

    宋氏夫妇是好人,宋渺渺原本并不想将他们牵扯到这些事情当中,更不想因为自己而给他们带去任何麻烦。今天这一步,算是她自私而为之,她之前有听傅沅提过宋郎的大哥宋毅在京城里是大官,平安制药可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。

    只是当官的都兴低调,宋郎为人也十分谦和,一直幽居在海城。由着他没有儿子,这几年又心生退意,就把大部分业务全部交给了义子去打理。

    而傅沅能攀上他们这一层关系,还是因为傅沅的母亲同何丽萍以前是同学,偏巧周可雯以前还救过何丽萍,两人虽只是初中同学,可交情却很深。机缘巧合之下,周可雯给平安制药的保健产品做代言人的时候,两人又遇上,这便又有了交集。

    宋渺渺知道,若不能让自己有一个敦实的后台,她不但带不走小恬,还会被傅家的人赶出海城。她原本是想去求外公的,可一想到外公的身体,也就作罢,只得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便寻了宋氏夫妇。

    许是他们夫妇二人失去女儿太久,找了那么多年,也没个结果,依然心灰意冷,而她恰好跟他们的女儿差不多年纪,也算是了给了他们心里一丝安慰,他们待她确实不错,似是用了真心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知该说什么,默了片刻,也只说了一句谢谢。

    只一句谢谢,何丽萍也看出了她的心思,微叹了口气,也不强求,说:“我也只是建议,但你可放心,日后傅家不会在轻视于你,相信沈悦桐就算是想欺负你,也要好好考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何丽萍说着,又看向了小恬,脸上多了一分笑容,“不过小恬这孩子,我看着心里倒是真的喜欢,什么时候你便带她来家里吃饭,我也给她准备个小房间,若是可以,让她陪我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小恬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,直到佣人进来叫她们吃饭,这才出去。

    宋郎和老爷子聊的还算和谐,下来的时候,两人还有说有笑的样子,很快一家子便落了座。方雅康没有出席,只二哥傅海峰位于席间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颇为和谐,饭桌上男人谈天说地,女人则一边吃饭一边听着,适时的迎合两句,然后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席间,傅竞舟显得颇为安静,甚少说话,反倒是以往向来不多话的傅沅,今个说的有些多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理会这些,只管照顾小恬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,宋郎夫妇没有坐太久,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和傅沅亲自送他们出门,何丽萍握着宋渺渺的手,说:“好好照顾自己,有什么事便给家里打电话,我同你爸都在呢。小沅若是敢欺负了你,我定是不会轻饶。”

    几人又拉扯了几句,他们才上了车。直到他们的车子消失在眼前,他们才回了屋内。

    家里的气氛,随着宋氏夫妇的离开,变的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钟秀君的脸色并不好看,眼底甚至还蕴着一丝薄怒。

    宋渺渺觉得累,并不想再应酬他们,只礼貌的叫了人,说:“我有些累了,就先上楼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有些忍不住,“宋渺渺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说:“大嫂,你这话问的好生奇怪,我到底是傅沅的妻子,他在哪儿我便在哪儿,我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不等钟秀君说话,老爷子便沉沉开口,“你知道自己是傅沅的妻子,便要遵守作为妻子的本分,也该有一个长辈的样子。别以为搬出宋氏夫妇,你便可以在这个家里为所欲为。你若敢兴风作浪,我便绝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您这句话就只针对我吗?”宋渺渺往前走了一步,她也是豁出去了,在这里,并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,越是退让,反倒让人家觉得自己好欺负的很,之前她便是一退再退,结果呢?肚子里的孩子没了,连性命都差点没了,她笑的怪声怪调,反问:“那么请问在这之前,我在这个家里,何时做过兴风作浪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哪一件哪一桩是我做的,您倒是拿出来叫我看看。从我进这个家门的那一天起,我就跟你们所有人都说过,我只要救我女儿的命,就只是这样而已!所以你们如何在背后说我,骂我,甚至算计我,我都不闻不问,甚至我还愿意下跪给一个陷害我的人道歉!可结果怎样呢?”宋渺渺将目光落在了沈悦桐的脸上,笑说:“我知道我如今连一个平民百姓都不如,是个无足轻重,无关紧要的人,所以任何黑锅,我都可以背,也必须由我来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以前背的心甘情愿,可今天开始,我便不愿再背这个黑锅!谁要欺我,我便以牙还牙!光脚不怕穿鞋的,有些事,你们在乎,我不在乎。所以,你们大可以试试看,再欺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缓和了语气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说:“我累了,先回房休息了,你们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几个人面面相觑,宋渺渺不等他们回答,便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悦桐看着她的身影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,后槽牙都要咬碎了!

    凭什么,这女人得势的时候嚣张,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是这般嚣张!凭什么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