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2章 就是在寻死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宋渺渺身子微微一僵,抬手迅速的抵在了傅竞舟的胸口,由着太过紧张,应声的时候,声线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“我在呢。”她稍稍用力推了傅竞舟一下,他整个人纹丝不动,一只手已经不声不响的滑进了她裙子的下摆,她不敢挣扎的太厉害,只得狠狠瞪他一眼,立刻侧目光过去看小恬。

    然,她只呢喃的翻了个身子,再没有动静,似乎又睡熟了。

    宋渺渺暗暗松了口气,转回头的时候,傅竞舟的脸近在咫尺,两人的鼻尖一下碰到了一块。她微的一怔,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,一时之间忘了做反应,只愣愣的看着他,好一会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嘴角斜斜的往上一扬,他冰凉的手指贴在她大腿内侧的瞬间,她一个激灵,迅速的回过神来,隔着衣衫一下扣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他的目光从她的胸口挪开,落在了她的脸上,眼底闪过一抹戏谑,鼻尖轻蹭。

    她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,伸出另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强做镇定,浅浅淡淡的一笑,微的侧开头,凑近他的耳边,低声说:“你还真是个衣冠禽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岂不是正中你的下怀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“上一回在酒店,我还以为你以后再也不会理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愿再理你,只是如今你都投怀送抱了,我也不至于这般不怜香惜玉。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只是我怕结果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微微闪烁着亮光,笑说:“你知道我想做什么?那你倒是说说看,我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如还是让我先坐实了这衣冠禽兽的名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放在衣服内的手突地一用力,宋渺渺虽扣着他的手腕,可半点都抵挡不住他的攻势,曲径通幽,一下便穿透了进去。她当即闷哼一声,没想到他会这样快准狠。

    眼眸剧烈颤动了一下,捏着他肩膀的手,也不由自主的扣紧,脸颊腾地一下便烧了起来,所幸灯光昏暗,并不能看清楚她的脸色,不然就太过窘迫了。

    她先勾引的人,反倒她先沦陷,这岂不是给自己挖坑?

    再加上傅竞舟眼底的戏谑之意,更叫她难堪。

    她微微抿了一下唇,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,刚一张嘴,呻吟声便溢出唇畔。只不过简短的一声,便引来了傅竞舟一声低笑,不等宋渺渺作何反应,他便将她拉了起来,动作一气呵成,转眼,她便坐在了他的身上,薄唇轻轻的贴在她的耳畔,小声的说:“自己动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到底还是脸皮子浅,不过短短三个字,却像是在她脑袋里丢了个炸弹,炸的她乱七八糟,根本没法子招架,更何况身后,小恬还躺在床上,她的目光掠过他,便能看到那小小的脸蛋,睡的十分香甜。

    他的一只手被她压住,另一只手则扣在她的背脊上,她能深切的感觉到他指尖的冰凉。她仅用余光淡淡扫他一眼,只见他脸上一直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,手指微动,宋渺渺便忍不住吸口气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除了小恬均匀的呼吸声,便是宋渺渺时不时发出的喘息。她用力的捏住他的肩膀,终于还是败下阵来,用双手牢牢扣住了被她压在身后的那只手,浅浅一笑,说:“我要的是真枪实弹,你的手指才多长?”

    倏地,原本被她压住的手,一下就挣了出来,骨节分明的手,举到她的眼前,笑容淡淡的看着她,问:“你确定不够?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你的身体比你的嘴更诚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,甚至还绅士的将她扶稳,并顺手整理了一下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明明刚才还做了混账不如的事儿,这会又跟个正人君子似得,将她身上的外套穿好,还亲自给她系上了扣子,说:“虽然是在家里,可你到底是个女人,而这大屋里,男人居多,为了避免口舌,你还是多注意一些为好。”

    等给她将最上面那颗扣子扣完,他才转过身子,弯下身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小恬,替她盖好了被子,就这样悄默声的出了房间,并轻轻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独留宋渺渺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浑身跟火烧似得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她才迅速的回过神来,迅速的出了房间,几步进了卫生间,将门反锁,然后立在洗手池前,往脸上泼了几把冷水,这才稍稍冷静下来。她抬起头,镜子里的自己面红耳赤,眼睛里头泛着春色,活脱脱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脑子里再次闪过刚才的画面,瞬间这脑袋就热了起来,并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她在卫生间里待了好一会,等整个人彻底恢复平静,这才从卫生间出去,回到小房间的时候,恰好碰上钟秀君从里面出来。两人碰个正着,宋渺渺先是愣了一下,但还是礼貌的叫了她一声大嫂。

    钟秀君看了她一眼,低声说:“你跟我来,我有话想跟你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依言,跟着她去了楼下的茶室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而坐,宋渺渺这会的脸色恢复了苍白,眉宇间带着一抹倦意,脸上还有难以遮掩的病态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大嫂想跟我说什么。”她等了一会,见钟秀君久久不发话,便主动开口。刚才花了太多的精力去应对傅竞舟的攻势,这会子是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钟秀君也不跟她多说什么废话,从小抽屉里拿出了一支钢笔,和一本支票本,然后移到了她的面前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一眼,笑了笑,说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。”她笃定的说,“我知道你心思通透,不会不明白我的用意,念在这些年竞舟替你们还掉了所有的债务,还望你能够放他一马。人在做天在看,做人不能太没有良心,会有现世报。就算你报应在你的身上,也会报应在你未来子女的身上,小恬便是个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又有资本,还能重新开始生活,找一个优秀的男人成家,可别想不开,彻底断送自己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给她空白支票和笔的意思,便是准备给她一笔钱,让她从此以后消失,不要再跟傅家纠缠,走的越远越好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。这笔钱,随她开价,宋渺渺不由好奇的想,如果她开口要两个亿,钟秀君会不会给?

    不过她最终没有将这两个亿说出来,只将支票推了回去,说:“我不会离开小恬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让你离开小恬,你可以带着小恬一块走。”钟秀君说着,又将支票本子移了回去,“小恬我还给你,我们傅家不会跟你争,反正从头到尾最坚持把小恬留下的人是我,现在我放弃,只要你离开,你说什么要求,我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定定的看着她,突然觉得好笑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?为什么不早就放弃?不过就算她老早放弃,她也没有那个命拿一笔钱,带着小恬去一个不认识她们的地方重新生活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搅合在里头了,又怎么抽身?她想抽身,韩潜不会答应,顾青岩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她的母亲还在顾青岩的手里。

    如果她可以再冷血一点,说不定真的可以逃出生天,可她终究不能不管林甄,她毕竟是生养她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抿了一下唇,又将支票推了回去,没有立刻收回手,手指压在支票本上,垂着眼帘,坚定的说:“我要给小恬治病,用最好的方式给他治病。”

    她突地抬起了眼帘,那眼神冷到了极致,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,说:“我还要给我没有出生的孩子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看着她的样子,心头一凛,宋渺渺向来温和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薄唇紧抿,同她对视数秒之后,才低低一笑,说:“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能耐?说到底平安制药的宋氏夫妇,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,你觉得他们真的会蹚浑水,护你到底?”

    宋渺渺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自顾自的站了起来,礼貌的说:“我想有些话就不用再多说了,我累了,想休息了,大嫂也早点休息吧,别太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转身往茶室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钟秀君一时气恼,猛地站了起来,压低声音,怒道:“你就这么不识好歹?不知道感恩图报?”

    宋渺渺像是没有听到,径直的走到门前,伸手拉住了门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非要害得我儿子一无所有,你才甘心?他半点没有对不起你,从来都是你对不起他!宋渺渺,你没有良心!这世上,怎么会有你这样心肠恶毒的女人!你已经害了他一次,还要再害他一次吗!”

    宋渺渺依旧不语,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宋家就是个祸害!你知不知道当年,你差点害的我们家破人亡!你现在回来,就是在寻死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被关在了门内,但她还是听的清清楚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