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3章 造小孩
    宋渺渺一口气上了楼,站在小恬的房间门口,一只手紧握着门把,久久没有动作。钟秀君最后的那句话还萦绕在她的耳畔,仿佛冤魂索命一般,久久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一颗心沉到了肚子里,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越来越觉得六年前在宋家发生的事儿,真的不似她想象中那么简单,只是她现在想问清楚,都无处可问。宋怀鲁死了,林甄又半死不活的躺在医院里,不知道会不会醒来。

    或者正如他们说的,她压根就不该回来。

    她暗自吸了口气,稳定了情绪,这才推门进去,只见小恬坐在床边,一只手揉着眼睛,双脚在地毯上找拖鞋。她立刻过去,蹲在她的跟前,帮她把拖鞋穿好,问:“是不是要上厕所?”

    小恬只眯眼看了宋渺渺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宋渺渺亲自抱着她去了一趟卫生间,然后两人一块躺下,小恬抱着她的脖子,小脑袋靠在她的胸膛上,一只手搁在她的肚子上,吧唧了两下嘴,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们母女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睡觉了,小恬的身上香香的,宋渺渺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后背,嘴唇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下,不管过去宋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,她如今首先要做的就是给小恬治病,确保她的安全,让她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悦桐坐在梳妆台前,拿着化妆棉,正在卸妆。钟秀君说的那些话,久久无法散去。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虽然她已经费尽心思在保养,可这张脸,还是留下了岁月的痕迹,过了三十,这皮肤便大不如前,她很多时候都不敢纯素颜,若是熬个夜,那真是一百张面膜都补不回来。

    脸上的妆容一点一点的卸下,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已经到了这般可悲的地步,跟自己的丈夫生个孩子,都需要费尽心思,还要旁人来给她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钟秀君许是好心,可在沈悦桐看来,这不是好心,这就是在打她的脸,甚至是在羞辱她!

    她跟傅竞舟结婚,不是商业联姻,他们是真心相爱才会结成夫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微微侧过头,视线落在了卫生间紧闭的门上。

    此时,脸上的妆容也已经卸的差不多了,她放下了手里的化妆棉,正欲起来的时候,卫生间的门啪嗒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穿着黑色的睡袍从里面出来,头发还是湿的,余光瞥见她坐在梳妆台前,随口问了一句,“谈完了?”

    沈悦桐当即回神,站了起来,走了过去,微笑着接过了他手里的毛巾,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。妈妈大概是怕我不高兴,跟我说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坐在了沙发上,她则站在他的跟前,替他擦头发,一边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,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井水不犯河水的话,也是可以好好的相处的。小恬还那么小,就得了这样的病,我心里也很同情,可就算是这样,我觉得也不应该做太过分的事儿,也该有个底线。”

    她擦了一会,便停下了动作,蹲下身子,仰头看着他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,摆了摆手,“咱们以后都不提她的事儿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说话,只微低着头,同她对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脸上的笑容羞涩起来,低垂了眼帘,手指摩挲着他的手掌,小声的说:“竞舟,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,咱们……咱们考虑生个孩子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微微闪烁着光,她直接坐在了地上,将脑袋枕在了他的腿上,“有了孩子,我会比较安心,也省的再要应付那些长辈,每次见着我都要盯着我的小腹瞧上一阵。上次,我妈跟我说我表妹第二胎都生了,人家还比我小三岁呢。她说年纪越大,生孩子越辛苦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絮絮叨叨的说着,傅竞舟却是一句话也没说,只伸手拿起了桌几上的烟,缓缓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悦桐闻到烟味,抬头,便看到傅竞舟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,似乎对生孩子的事儿,并没有半点兴趣。这一瞬间,她心里像是磕了一块石头,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很想质问,很想发脾气,可终究,还是生生忍下了。笑着拿掉了他手里的烟,说:“少抽点吧,我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只点了一下头,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沈悦桐洗完澡出来,傅竞舟已经躺下了,房间里只留了一盏壁灯。她看着躺在床上的人,心里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弄完脸,吹了头发,刚做上床,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,没有震动,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那是傅竞舟的手机,沈悦桐探头看了一眼,是一条短信,那备注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低眸看了傅竞舟一眼,他闭着眼睛似乎睡的很熟,并没有丝毫反应。她想了一下,还是关了灯,躺下睡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后半夜,她复又睁开眼睛,轻手轻脚下床,绕过床尾,走到了傅竞舟那一边,蹲下身子,拿起手机,输入密码,几次都是错的。她舔了舔唇,心怦怦直跳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手机散发出微弱的光,照在傅竞舟的脸上,并没有醒来的迹象。她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沈悦桐想了想,便利用了指纹锁,在他的大拇指上触了一下,解锁成功。

    她嘴角微微一扬,立刻点开了那个短信,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内容很简单,想必对方也知道他不方便,所以连短信的内容都发的十分谨慎。可对于女人来说,第六感很准,也很敏感,这种小伎俩,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是沈悦桐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着傅竞舟沉睡的脸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她想象中的婚后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。她也见过曾经他跟宋渺渺结婚之后的样子,不是这样的,那时候他们明明是没有感情结婚,可看起来却那样幸福,那样快活。

    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不一样了?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!傅竞舟是爱她的啊!他们的生活应该很美好才对!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记下了手机号码,就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,再次悄无声息的躺回了床上。侧过头,看着他的背影,片刻,整个人靠了过去,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,脸颊贴在了他的背脊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,宋渺渺睡的很沉,早上还是小恬把她给弄醒的,她亲自给她洗漱,换衣服,然后带着她下楼吃早餐,又亲自送她去幼儿园。她跟小恬刚出门,傅沅就向老爷子提议关于在公司设立公关部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爷子沉吟了片刻,目光扫了沈悦桐一眼,说:“我记得我们公司跟悦桐的公关公司一直是合作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不过我认为公司也该在这方面培养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笑了笑,说:“小叔是不把我当自己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自己人,可是在新启,你也是个打工的,背后的大老板并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是股东之一,也是能说得上话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沈悦桐说完,傅竞舟便问:“那小叔有什么好的提议,或者说是有这方面的人才推荐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,我才知道原来小冉以前在大学里双修了公众媒体,之前老城区的事儿,她还跟我聊过,我觉得她有这方面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不用问,在座的人也知道傅沅嘴里的小冉是哪一位。

    傅竞舟笑了一下,“小叔莫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提议,即便她不在我们公司做,我岳父也会出钱支持她去外面创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沈悦桐问:“她之前做过这一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想了想,将目光落在了老爷子的身上,说:“我觉得小叔说的也没错,傅氏这样大一家公司,确实该有属于自己的公关部门。不如这样,我过来公司成立这个部门,跟小婶一起搞。我这年纪也不小了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怀孕生孩子,那势必是会停工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小婶之前没有做过这一行,正好我在这一行做的也算不错,我们可以一起合作,小婶在我的帮助下,也能少走歪路。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钟秀君闻言,不由侧头看了她一眼,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,旋即笑了笑,说:“孩子是要抓紧生了!你们两个年纪都不小了!”

    傅沅笑说:“是啊,小三儿趁着这段时间你工作量少,不如跟悦桐出去一块散心,顺便造个小孩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城区伤人的事儿,到现在还没有彻底解决,在公司,傅竞舟是半架空的状态,工作量大幅度减少,虽有老爷子压着,可董事会大部分人都不赞同,也没有办法,如今倒是傅沅还能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神色不变,“小叔好像忘记,我现在身上有禁止令,不能随便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于侄媳妇来说,可不是什么难事儿。”傅沅喝了一口牛奶,低笑着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