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5章 背后的金主
    蛋炒饭看似简单,可要做的好吃,也要有点手艺才行。

    陈末在厨艺上造诣很深,傅竞舟同她说过,陈末从高中开始就只对美食感情去,上了大学之后,就天南海北的跑,为的就是吃遍全国的美食,后来就演变成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哪里有特别美味,哪里就有陈末。

    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背包客,一路旅行,一路在餐馆打工,后来在一所大酒店里拜个师傅,学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他大学只读了一半,就辍学了。

    傅竞舟说起他的时候,语气淡淡,可宋渺渺那时候总有一种奇怪的错觉,总觉得傅竞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言语之间,是透着羡慕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傅竞舟是否真的羡慕,宋渺渺是打从心里羡慕的。人这一辈子,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儿,不受拘束,那是一件很难得的事儿。

    就像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很多人往往要瞻前顾后,考虑周全,一拖再拖,这一时的想法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宋渺渺还是很佩服陈末的。

    他去过那么多地方,看过这世上那么多的风景,见过那样多的人,阅历自然是比他们这些人要丰富许多,眼界也特别开阔。

    那时候,宋渺渺就喜欢同他聊天,只是机会不多。

    她用勺子吃了一大口,然后对着他竖起大拇指,“我该叫你一声厨神了。”

    陈末抿唇笑了一下,说:“那是你要求太低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水,就开始专心致志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睡了么?”

    董玉脑袋枕在手臂上,一只手抬的高高的,手机贴在耳朵上,闭着眼睛,声音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陈末瞥了她一眼,伸手想要去拿她的手机,却被她机敏的挡开,嗯嗯了两声,说:“是啊,我喝多了,我现在在陈末这里。你来接我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陈末闻言,不由用余光看了一眼正在专心吃饭的宋渺渺,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眉。董玉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,抬着眼皮,看着他,像是在证明些什么。

    董玉又说了两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在说话的时候,宋渺渺一直竖着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到不关注娱乐圈的事儿,在这之前,她并不知道董玉是什么人。这些日子,她一直在看傅氏之前在娱乐圈投资过的项目,其中有好几部电视剧和电影的投资,董玉都是主角,而且投资人全是傅竞舟。

    傅氏旗下的化妆品和服装品牌,也同这个董玉签了十年的合约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宋渺渺一时兴起,就想着找找关于董玉的八卦。

    微博论坛都搜索了个遍,竟没有找到关于董玉的一丝负面消息。

    要说这人背后没有后台,打死她都不相信,并且她可以确定,这个后台,很强大。

    不但将她捧到如今影后级的位置,还保全她的声誉。

    在娱乐圈混,怎么可能没有黑料!没有黑料,还一直保持话题度,在娱乐圈,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她刚才打电话的语气,宋渺渺听得真切,讲话那么温柔,对方肯定是个男人,说不定就是她的金主。

    宋渺渺第一次发现,自己的八卦之魂这般强大,她刻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。

    陈末又给她上了一盘寿司。

    这时,董玉慢吞吞的离开了位置,摇摇晃晃的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等她进了厕所,宋渺渺拿着纸巾擦了擦嘴,凑了过去,小声的问陈末,“那个女人是你这儿的常客?”

    陈末垂着眼帘,应了一声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见他神情那般淡定,又问;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陈末闻声,抬起头,看了她一眼,“董玉,是个影星,怎么?你是她的粉丝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不是,我不追星的。”她摆摆手,笑了笑,说:“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真人,她跟傅氏集团的关系也算紧密,傅氏给她投资过不少电视剧和电影呢。”

    陈末笑笑,不置可否,“现在电影业那么好赚钱,投资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是公司只投资她主演的电影或者电视剧,好多广告跟她都是常约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董玉就摇摇晃晃从卫生间出来了,还发出不小的动静,陈末听到,猛地站了起来,那样子,看起来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见她没什么事儿,便暗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宋渺渺都看在眼里,她不由挑了一下眉,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去吃饭,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董玉扶着墙过来,结果在坐上高脚椅的时候,脚上一滑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椅子也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被她吓的呛了口饭,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末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了出来,将椅子挪开,美人就是美人,就算是这般窘迫的样子,也还是美的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上划了一道口子,陈末将她扶起来,微皱着眉头,说:“怎么那么不小心!这样都能摔倒。”

    董玉咯咯的笑,揉了揉屁股,说:“我也没想到我会摔倒啊。”

    陈末抽了一张纸巾,塞进了她的手里,沉声道:“脸破了。”

    董玉有些讷讷的,好一会,才慢吞吞的从包包里拿出了小镜子,照了照,用纸巾擦掉了血迹。

    她一边擦一边打了个酒嗝,宋渺渺还在咳嗽,一张脸咳的通红。

    陈末顺便就给她拍背,问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董玉闻声,不由用余光瞥了他们一眼,眉梢微微一挑,神情冷然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传来风铃声。

    董玉闻言转头往外看了一眼,见着来人,立刻合上了手里的小镜子,丢进了包包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正咳嗽,还有心思转头往外看,不看还好,一看吓了一跳。这么晚,傅竞舟怎么找过来的?

    他穿着灰色的呢子大衣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就这样径直的朝他们走过来。宋渺渺拿起杯子喝了口水,尽量忍住不在咳嗽。

    等他走近,她正要开口的时候,他却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,立在了她的后侧,也就是董玉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董玉歪在吧台上,笑呵呵的看着他,说:“你背我出去,我刚才摔了一觉,脚歪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宋渺渺的脑袋有片刻的空白,陈末站在她的身边,手掌贴在她的背脊上,小声的问: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宋渺渺很快回过神来,笑着摇摇头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公司的那些资料上,傅竞舟签下的名字,每一个跟董玉有关的项目,都是他经手的。

    有好些都是六年前的案子,如果说,傅竞舟是董玉的金主,那么他们很早很早就勾搭在一起了!甚至她跟傅竞舟结婚的时候,他们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她垂着眼帘,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,董玉整个人靠在傅竞舟的胸膛上,撒着娇,“我真的走不了,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会看到,你就背我嘛,像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显然并不怜香惜玉,直接将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,拿了包包和帽子,领着她就径直的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风铃声再次响起,声音急促,宋渺渺心里有点凌乱。

    陈末看了她一眼,回了吧台后面。

    风铃声渐渐消失,餐厅里又变得十分安静,安静到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还是陈末提醒了一句,“再不吃,炒饭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恍然回神,抬起眼帘,一双眼睛,牢牢的盯住沉默,“你很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现在是在吃成年老醋?”

    宋渺渺一愣,干笑一声,说:“我就是随便问问,哪有吃醋,也轮不到我来吃醋啊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就当今天什么也没有看见吧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往嘴里放了一块寿司,却有点食不知味,慢吞吞的咀嚼着,突地便低低的笑出了声,啧啧了两声,说:“他还真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,亏得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,原来都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也算是很长情了,外头的人,就只这一个,起码有十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自言自语,陈末只是做着自己的事儿,并没有回应她的话。

    宋渺渺吃完所有的食物,付了钱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末亲自将她送到门口,看着她上车之后,还走到她的车边,敲了敲车窗,宋渺渺降下车窗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跟你说一句,路上小心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宋渺渺就关上车窗,一脚油门,便迅速的驶上了车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将董玉送回家,直接将她丢在了床上,说:“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闲嘛,所有工作都停了,在家里闷了好几天,陈末是自己人,我才跑去他哪儿喝酒的。”她歪在床上,慢吞吞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儿我都清楚,放心,很快会让你复工的。”傅竞舟将她的东西放在了沙发上,“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董玉一下坐了起来,伸手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今天就陪我一会呗,你难得过来看我。我知道你肯定记得,今天是我的生日呢。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靠了过去,眼眶红红的,略有些哽咽的说:“我想过生日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