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6章 你会后悔的
    “我想过生日。傅竞舟,我好像想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董玉一边说,一边双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傅竞舟脸上没了笑,眼底深藏着某种情绪,沉默半晌,他才抬手,轻轻扣在了她的脑袋上,说:“明天过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闭上眼睛,好一会之后,才睁开,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,抬起头,露出浅浅笑意,问:“你会来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目光落在别处,片刻,才点了点头,说:“会。”

    她咧开嘴笑,倏地站了起来,冲着她伸出了小手指,“拉钩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,并没有立刻伸手,“小孩子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你才不会反悔啊!快点快点。”她原地蹦了蹦,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伸出了手,她立刻勾住了他的小手指,自顾自的念叨,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,骗人是小狗,盖个章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伸出一只手,戳了一下他的嘴角,“你笑一笑嘛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避开,她却不依不挠。

    他微的蹙眉,直接抓住了她的双手,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要胡闹。”

    她一张脸凑了过去,眨巴着眼睛,看着他,说:“我不胡闹,你可以多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只松开了手,后退了一步,“早点休息吧,你是个明星,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,还有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董玉还要靠过去,傅竞舟已经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立刻跟上去,再次拉住了他的手,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她的手隔着衣服紧紧捏着他的手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视线慢慢的从他的脸上移到他的胸口,她抿了抿唇,像是下定决心一般,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,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身。今个,她便要借着酒劲,将深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,一定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他们之间的那张窗户纸,总要有个人先站出来捅破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隔着衣衫,感受着他身上的体温,还有他身上独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傅竞舟,我有话想跟你说,我觉得我不能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。”不等她说下去,傅竞舟便用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他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想把她的手扯开。

    董玉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,双手牢牢扣在一块,不让他这般轻易将她扯开,她说:“你听过酒后吐真言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话,我憋了很久,一直放在心里,从来也不说。可有些事情憋久了,会变质,会发臭,所以我必须要说出来,这样我们的人生才能往前走。不会像现在这样,固步自封。”她是鼓足了勇气,深吸一口气,猛地抬头,睁开眼睛,看向他的双眼,“傅竞舟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他低垂着眼帘,就这样同她对视着,没有丝毫躲避,目光深沉,没有丝毫波动,神色也毫无变化,就这般静静的瞧着她,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董玉的心凉了一截,她微微张着嘴巴,久久没有出声,抱着他腰的双手,被一点一点的掰开,然后彻底的从他的怀里退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脖子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,一句话也说出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,低声说:“明天我会让他们都来给你过生日,一定让你开开心心的过一个生日。甚至工作上的事儿,我会摆平,我说过,我会保你的前途一片光明,不会让你受到半分伤害。只要有我一天,你在娱乐圈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。”

    董玉吞了口口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看着他的眼神充斥着一种淡淡的忧伤,终了,还要硬挤出一个笑容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早点休息,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了。喝酒伤身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董玉没再阻拦他,而是将他送到门口,又看着他进电梯。电梯门缓缓关上,她却立在门口发愣。

    良久才回神,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渺渺的车子开到环线的时候,为了躲避一只野猫,猛地大了方向盘,惊慌之中,狠踩下了油门,等反应过来踩下刹车的时候,车子已经撞上了中间的花坛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猛地往前扑,安全带扯的她脖子生疼,又重重的弹了回去,撞在了车座上,气囊都弹了出来,把她整个人笼在里面。

    真是要命,就走了一会神,路上都没什么车子,竟然还会出事。

    宋渺渺靠在座椅上,一动不动,也根本动不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摸放在副座的手机,正当她准备打110报警的时候,车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打开,“宋渺渺!”

    短而急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带着一丝焦急。

    这声音很耳熟,她没有说话,只把手机放了回去,歪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傅竞舟扯开了气囊,眉头微的一紧,伸手解开了她身上的安全带,想将她从车里弄出来,他这么一动,扯到她的脚,宋渺渺一时没忍住,低呼了一声,赫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皱着眉头,看了他一眼,说:“脚疼,好像卡主了。”

    他睨了她一眼,“这个时间点,这条路上没什么车,你倒是说说看,你是怎么把车开到花坛上的?”

    宋渺渺拧着眉头,挣开了他的手,说:“管好你的金丝雀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同她争辩,只蹲下了身子,往她的脚上仔细看了看,问:“卡住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车头变形的很厉害,这一下撞的确实用力,她人没事,也算是万幸了。刚才,宋渺渺还不觉得很疼,这会倒是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疼的不行,连胸口都觉得闷。

    傅竞舟打了110,又费了好大劲,将宋渺渺从车里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将她扶上车子,远处突然传来引擎的轰鸣声,一听便知道是深夜飙车党。

    宋渺渺的疼的额头全是冷汗,刚坐好,一道刺目的车灯光就照射了过来。她不由皱了眉头,只一会的功夫,周围便停满了车子,将他们两个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雪白的灯光,打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抬手,挡住了光线,有些不满的说:“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傅竞舟站了起来,后侧响起了关门声,他回过身,眯着眼睛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人从车上下来,影子被拉的很长,车灯光时隐时现。那些人缓慢走近,傅竞舟才慢慢看清楚来人,不由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日子,他早有准备,他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,傅三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探出头去,看了一眼,她眯着眼睛,那人背光而站,不怎么看得清脸,可声音却很耳熟。

    傅竞舟礼貌一笑,“顾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身子动了动,挡住了后面的车灯光,宋渺渺一下便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,她不由吸了口气,竟是顾青岩。

    顾青岩的目光扫了一眼,旁边变形严重的车子,双手背在身后,往前走了几步,与傅竞舟只隔一步的距离,微微扬着下巴,看着他,说:“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,今天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?你觉得这日子能改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身后就响起了宋渺渺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要干什么呀!”

    人被他们架着出了车子。

    顾青岩嘴角斜斜一扬,往前走了一步,两人一般高,就这样对视着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他们两个,一时忘了挣扎。

    顾青岩问: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傅竞舟深深看了他一眼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请带路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的余光透过他看了一眼宋渺渺,微微一笑,转身回了自己的车上,傅竞舟则跟在他的身后,一同上了车。

    只一会的功夫,车子就消失在了环线上,只剩下一辆撞的变形的车子,还戳在花坛上。

    警察到的时候,就只看到车子,还有车窗上贴着的联系人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城最大的盘山公路上,前后行驶着六辆车子,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傅竞舟和顾青岩同坐一车,两人一起坐在后座,中间隔着一个位置的距离。顾青岩翘着二郎腿,一只手抵在车窗上,侧头看着窗外稍纵即逝的景色,笑说:“你对那个女人,还挺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小婶,我自然要确保她的安全,总不至于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侧过头,似笑而非的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车子在中间路段停了下来,那里拥簇着一群人,男男女女都有,他们的车子过去,便听到了欢呼声。

    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,扭动着身子,冲着他们挥动着内衣。

    车子整齐的停好。

    顾青岩看了他一眼,扬了扬下巴,说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依然淡定,没有太多的情绪浮动。

    他刚下车,宋渺渺就被人拽了过来,她身上有伤,被他们这样扯来扯去,疼的背心全是冷汗。却生生忍住,一声不吭,她抬眸看了傅竞舟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,她对着他笑了一下,想告诉他不用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说话,他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让她有种热脸贴在冷屁股上的感觉,她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真是想多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