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7章 愿赌服输
    宋渺渺瞥了他的背影一眼,就靠在了车门上。

    她想今天这一出,应该跟她没什么关系,顾青岩拿着她,也仅仅只是想让傅竞舟乖乖听话而已。

    可宋渺渺还是想错了,她刚想拉开车门,坐一会的时候,站在她身后看着他的男人,似乎是收到了信息,一下扣住了她的手臂,直接拽着她往人群里头走。

    宋渺渺紧着眉头,稍稍挣扎了一下,侧目瞪了身侧的男人一眼,低声说:“慢点,轻点!”

    然,男人根本就不理她,直接将她拽到了旁边的摩托车上,口气强硬,“坐好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往傅竞舟的方向看了一眼,想反抗,可对方已经不耐烦的将她拉上了车,引擎一哄,摩托车便嗖的一下飞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整个人往后一仰,差一点甩飞出去,立刻握住了身后的把手。然,她刚刚坐定,摩托车又吱呀一声停了下来。随着惯性,她又猛地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男人毫无怜香惜玉,直接把她从车上扯了下去,宋渺渺一个踉跄,脚上传来的刺痛,让她站不稳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她瞪视了那男人一眼,但对方显然并不在意她的喜怒,停好模特车,将人拽到了马路的中间。

    地上用粉笔画了一个圈圈。

    男人将她拽进圈圈内,然后用黑色的头套直接罩在了她的脑袋上,头套上眼睛的位置有两个洞,视线不至于受到阻碍。

    片刻,她听到一阵嗯嗯声,似乎是有人在挣扎反抗。旋即,就听到一阵呵斥声,“再反抗,信不信割了你的舌头!站好别动!”

    宋渺渺紧抿着唇,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,只见一个女人,被绑着手脚,嘴巴用胶布贴着,在距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,也画着一个圈。

    他们将那女人拽到圈内,同她一样,被套上了黑色的头套。

    灯光下,宋渺渺能明显看到那女人在不停的颤抖,抖的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她的话,只听到一阵兴奋到极点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不远处,响起一阵引擎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转过头,便对上了白色的远光灯,这个距离并不远,两辆车子并排停在那里,宋渺渺几乎能够猜到他们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顾青岩和傅竞舟背对着他们站着,顾青岩一只手搭在傅竞舟的肩膀上,笑说:“今天我们来玩点刺激的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来比速度,比胆量,放心,人撞坏了,不用你赔,只要你敢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青岩就将他引到了那两辆车子跟前,说:“这里其中一辆是没有刹车的,我们再赌一个运气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笑了笑,说:“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,不然让她们站在那里做什么?要的就是一个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市民,同顾先生您不一样,杀人这种事儿,我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这是一场赌博,一方面赌你我的运气,另一方面也赌了那两个女人的运气。你不玩没关系,我可以找别人玩。只是不知道你的小婶,运气会不会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说完,便走到了两辆车子的中间,左看看右看看,然后转过了身,看向依旧立在原地的傅竞舟,“你若是不选,我可就先选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视线越过他,往后看了一眼,距离不是很远,再加上山上还起了一层薄薄的雾,所以看的不算真切,更何况两个人的脑袋上都套着黑色的头套,根本就分辨不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这时,顾青岩的手下从人群里钻了出来,走到他的身边,说:“江少说他很有兴趣,马上就到,让您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的目光落在傅竞舟的身上,并没有立刻回答手下的话,似乎是在等着傅竞舟的决定。

    只一会的功夫,傅竞舟便径直走向了他左边的方向,拉开车门,直接坐了进去。顾青岩微微勾了一下嘴角,转过身,上了另一辆车。

    在海城,这种深夜飙车党很多,并且还设了不少比赛,赢的人奖金不少。很多二世祖,富二代,都爱玩,出事的自然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这两辆车都是经过改装的,马力很大,且全是手动挡,也是考验技术。短短几百米的极力,车速要拉到一百五十码以上,要比对方快,刹车又要踩的准,更考验判断力。

    顾青岩降下车窗,冲着傅竞舟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他侧过头,神情依旧淡然,真当是掩藏情绪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输了,你那小婶子今天晚上就跟着我走,等明天你再过来亲自接她回去。这一次的赌注,是不是很小?”

    傅竞舟侧过头,对着他笑了笑,说:“你要是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条件随便你提。”随即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侧过身,半个身子探出窗外,说:“如果你的车子踩不了刹车,一旦转了方向盘,也算你输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顾青岩一直揪着他不放,每年的今天,势必会出现在他的面前,给他下套子,刻意刁难。

    傅竞舟均是不以为意,他的运气也算不错,每次都能赢。只是今天的情况,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万一那头站着的是宋渺渺,他的车子要是踩不了刹车,他避让,他就是输,输了,宋渺渺就会被他们带走。

    顾青岩这人向来没有人性可言,对他更是没有情面,宋渺渺被他带走,自然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避让,宋渺渺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只能碰运气,看天意。

    空档踩着油门轰轰响,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外国妞,手里拿着红色的帕子,在辆车之间舞弄了一番之后,一声开始。

    两辆车飞快的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傅竞舟的车子在第一时间超过了顾青岩的,车速几乎高大两百码。他的视线目不转睛的盯着站在前方的那个人,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他把握着距离,然后猛地踩下油门,车子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只一瞬间,站在前面那人已经近在眼前,他猛地转了方向盘,车子嗖的一声从那人的身侧驶过。不多时,身后就响起了剧烈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傅竞舟猛地拉起了手刹,过来挡他的那几辆车子,被他推出了长长一段距离,好一会儿才彻底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渺渺站在那里,一双眼睛瞪得老大,一动不动,看着眼前的车头近在咫尺,她甚至能感觉车子带过来的冲力。

    她屏着呼吸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连那剧烈的撞击声,都没能让她回神。

    白色的车灯光照着她,她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片刻,灯光熄灭,顾青岩从车上下来,一只手抵在车身上,这边已经有人过来拿掉了她的头套。这一抽,宋渺渺双腿一软,直接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,傅竞舟艰难的从车内出来,缓步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顾青岩走到宋渺渺的跟前,蹲了下来,动作温柔的整理着她的头发,低声说:“看样子,你真的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略略抬眸,白着一张脸,一字一句道;“你这个神经病!”

    他的视线望向后侧,微微扬唇,说:“你输咯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直接将宋渺渺从地上拽了起来,拉到了身后,神色冷然,低笑,说:“速度上,是我赢了你,所以也不算输的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规则,你想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也没有答应过你所谓的规则,而且我说过,我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,我跟你不一样,犯法的事儿我不干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人趴在地上,嘤嘤哭泣,她微微抬头,往傅竞舟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顾青岩慢慢的站了起来,双手抱臂,问:“你现在这是准备……”他沉吟了数秒,“准备护着她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小婶,我自然不能让她出事,不然我小叔会怪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倒是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顾青岩咯咯的笑了起来,“有些事情,女人是不会说出去的,既然如此,你不说我不说,你小叔又怎么会知道我对她做过什么。他更不会知道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傅竞舟,这一次是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由抓紧了傅竞舟的手,低头躲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顾青岩往前走了一步,立在他的身侧,视线落在宋渺渺的身上,伸手挑起了她的发丝,攥在手里把玩,低声说:“想让我放手也行,你求求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所有人面前,低声下气的,像一条狗一样的求我,以后在任何地方看见我,都要礼让三分,叫我一声大哥,那么今天的事儿,我便算了,你放了你小婶一马。不然,今个,你便带不走你的小婶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发丝便从她的指间缓缓滑落,侧过头,看向了傅竞舟。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不由抬眸暗暗的看了顾青岩一眼。

    像傅竞舟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有失颜面的事儿,就不能适可而止么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