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8章 我求你
    就不能适可而止?

    万一傅竞舟没了人性,正当把她送出去,她之前夸下的海口,就他妈成了戏言。估计是要被顾青岩打死了。

    原先她还有那个自信,自以为傅竞舟对她总还会有点感情的,可今天在陈末的店里,看到董玉,知道真相之后,她便觉得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早就暗度陈仓了,这样想起来,沈悦桐更是可怜,这位金丝雀傅竞舟藏的可真够深的。

    她不由松开了握着他的手,低垂了眼帘,等着傅竞舟把她给推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瞬间松开,她的双手垂在身侧,暗暗深吸一口气,等待着结果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闹哄哄的,可宋渺渺与傅竞舟站的近,那三个字,那般清晰的传入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求你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愣,不由抬起头,望向傅竞舟,她看不到他的脸,也看不到他的嘴巴。不由怀疑,她是不是幻听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顾青岩将耳朵凑了过去,问了一句,“你说的这样轻,谁能听得见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侧过头,倒是一本正经,脸上没什么笑容,神情一如往常,“我说我求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宋渺渺听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顾青岩抿唇浅笑,“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放她一马。”

    顾青岩与他对视半晌,他此时的神态,即便嘴上说着求你,可气势上倒像是在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但他傅竞舟能说出这句话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当初他找人把他打的半死不活的时候,他都没说一句求饶,骨头硬的很,连低头都不会。他微微眯了眼睛,笑了笑,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就转身走到车子边上,对着这群人做了个手势,紧接着,他们便都坐上了摩托车,呼啸着远去。

    顾青岩瞥了他们一眼,上了车,迅速调了个车头,随着一阵轰鸣,他的车子的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中。刚才还喧闹非凡,不过一会的功夫,这盘山公路便很快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宋渺渺忍着疼,立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笔挺的背脊,就那样站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,他转过身,看了她一眼,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,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,问: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疼。”她抿了抿唇,只蹦出这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走?”车子停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宋渺渺往停车的方向看了一眼,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的裤子被人扯了一下,紧接着,耳边就传来了怯怯的声音,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宋渺渺也听到了,两人几乎是同时低头,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,是刚才跟宋渺渺一块当靶子的女人,她此时的样子,像鬼一样,匍匐在地上,仰着头,眼泪汪汪的看着傅竞舟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谢谢你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并没有救你,撞人犯法,我只是不想做犯法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挪开了自己的脚,但那女人似乎很执着,一只手牢牢的揪住他的裤腿,“我会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他的声音冷冷的,“松开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了他一眼,缓缓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随后,傅竞舟便扶着宋渺渺,缓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宋渺渺时不时的用余光偷偷看傅竞舟一眼,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,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,同顾青岩低头的人也不是他。宋渺渺犹豫了很久,始终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行至车边,傅竞舟将她扶上车,宋渺渺往后敲了一眼,那个女人似乎还在那儿,她说:“要不要把她送到市区?这里荒郊野岭的,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,好像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瞧了她一眼,冷哼了一声,“你还有心思管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他又不阴不阳的开口,说:“不过确实,人家比你有礼貌,我更应该救她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等宋渺渺反应过来,他就退后一步,重重的甩上了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微微张着嘴,一句谢谢卡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的。

    片刻,傅竞舟上了车,启动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距离,车子停在了那个女人的身边,她已经站起来了,站在路边,双手交握放在身前,低着头,一副怯懦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竞舟降下车窗,却没有说话,视线落在前方,也没有说话的打算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了他一眼,然后对着外面的女人,友好的笑了一下,说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她闻言,抬起头,一双眼睛里满是惊喜,有些不敢置信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渺渺笑了笑,说:“你先上车,这里荒郊野岭,又没什么车,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,我们也不放心。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她对着他们鞠躬,一连三个,然后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等她坐好关上车门,车子便迅速启动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市区,宋渺渺适时的问:“对了,你家住在哪里?我们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后面,双手交握,低着头,也不说话,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宋渺渺转过头,又问了一遍,她依旧是同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办法,只得看向傅竞舟,他已经靠边停车,没有半分怜香惜玉,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是对后面的女人说的。

    那女人双手紧紧的捏着衣服,牙齿咬着嘴唇,整个人紧绷着,并没有立刻下车。

    宋渺渺没法说什么,毕竟她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,也管不了别人的事儿。

    傅竞舟等了一会,微微蹙了蹙眉,有些不耐烦,“我不想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女人咬了咬牙,抬起头,一双眼睛里充斥着眼泪,看向傅竞舟,小声的说:“你救了我,我没什么能够报答你的,我只有我自己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需要。而且,我并没有救你,你不用报恩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落了下来,目光瞥了宋渺渺一眼,“我可以给你当保姆。”她说着,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宋渺渺的手臂,哭着说:“求求你们让我跟着你们吧,我已经没有家了,我也不想回家。你们可以不给我工资,只要给我三顿饭和一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了,我给你们当保姆,好不好?求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回家的话,我哥哥会把我卖掉,我不想当坐台小姐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眼泪哗哗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她的样子,心里莫名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当初宋江南迷晕她,把她买去会所的时候,她醒来看到肥肉横生的男人扑向她的时候,她真的很绝望,很无助,叫天不应叫地不灵

    如果那时候有这样一个人,她大概也会像眼前这个人一样,苦苦哀求对方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只侧头看向傅竞舟。

    傅竞舟像是知道了她的心思,说:“我身边不缺保姆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看她的样子年纪不大,问:“你是不是还在上大学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:“我只上了两年,家里出事,就没钱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学校?”

    她报了个名字,是有名的高等学府,她又说:“若不是发生家变,我也不至于沦落至此。我以前很喜欢弹钢琴,还参加过好多比赛,可现在,我却再也不能弹钢琴了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呜呜的哭了起来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宋渺渺想了想,说:“不如,让她帮忙照顾小恬吧,她的学历不低,还会弹钢琴,我以前就想过如何生个女孩子,要会琴棋书画,做个肚子里有墨水的女人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转而看向傅竞舟,“正好,反正她也不要钱,现在请个钢琴老师,一个钟头三四百呢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深深看了她一眼,又回过头,看了那女人一眼,问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丁婉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宋渺渺,问:“你确定要她?”

    宋渺渺点了点头,说:“这个还是你来决定,你若是不愿意,我也不强求,也算是给你们傅家找佣人,跟我多少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现在不同意,只怕明天你也会跟小叔说,然后把她弄进来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不语,只转回了头,一只手摁着小腹左侧的位置。

    傅竞舟没再多说什么,只启动了车子,不消多时,便驶入了医院,停在了急症室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下车扶她进去。”他稍稍侧了一下头,对坐在后面的丁婉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好。”丁婉闻言,立刻下车,拉开副座的门,将宋渺渺扶了出来,可她身子瘦弱,身上又没什么力气,根本扶不住,而且现在的形象,进了医院,叫人看到,还以为她才是伤者。

    宋渺渺说:“我自己去,你在这里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跟着我进去,我怕他们会以为我虐待你,找警察来把我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丁婉还是有些犹豫,毕竟傅竞舟发了话,她哪里敢不听话。

    她推了她一把,将她塞回了车里。

    宋渺渺刚想关车门的时候,像是想到了什么,弯身对着傅竞舟伸出了手,说:“我身上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求我。”

    宋渺渺闻言,微的一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