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风月入我相思局 > 第129章 你装睡?
    宋渺渺的手悬在半空,久久没有回神,直到身上的疼痛,让她回过神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求人的时候,都这样理所当然?你以为我是你谁?这样伸手朝我要钱,我就该给你?”

    宋渺渺顿时觉得自己伸出去的手显得那般尴尬,她撇了撇嘴,正想说一句‘我是你小婶’,可话到了嘴边,脑子里突然响起在盘山公路上,他说的那句我求你。这句话也就被她给吞了下去,稍稍犹豫了一下,便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脸,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,说:“求求你,帮我一下,我自己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傅竞舟没有任何反应,只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渺渺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后排的丁婉,想到她刚才央求他们的画面,说:“你这样救我,我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,你想要我做什么,我便做什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学着丁婉的语气说出这句话,丁婉羞怯的把头低的更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扬了一下,又慢慢的往下沉,侧目斜了她一眼,便推开了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宋渺渺对丁婉说:“你在车上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点点头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宋渺渺关上了车门,一转身,傅竞舟已经走到她的跟前,不等她说话,他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宋渺渺不由低呼了一声,双手迅速的圈住了他的脖子,瞪大眼睛看着他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“麻烦。”他淡淡说了一句,就抱着她走向了急症室。

    丁婉坐在车内,透过墨色的车窗,看着他们走向急症室的身影,唇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傅竞舟抱着丁婉刚一进急症室,就有护士推着轮椅上来,傅竞舟将人放在轮椅上,把宋渺渺的情况和症状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宋渺渺坐在轮椅上,听他说完,不由多看了他一眼,有些症状,她明明掩饰的极好,竟然还被他给看到了,可他从头到尾压根也没有好好的正眼看过她呀。

    医生看过之后,建议先留院观察,明天做个详细的检查,看看有没有内伤的情况。

    傅竞舟去交了费用,又办理了入院手续,他给她弄了个单间,环境还算不错。他过来的时候,宋渺渺已经躺在床上,护士已经给她把身上的一些外伤都处理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进来,护士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这一个晚上,把宋渺渺折腾的够呛,加班,然后又是车祸,又是被当成靶子,受到了不小的惊讶,这会躺下来,整个人才舒了口气,倦意一阵阵的袭来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到床边,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问:“还有什么地方疼?别忍着,一定要及时告诉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眯着眼睛,点了点头,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了手,看了她一会,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转身,正欲离开的时候,宋渺渺一下握住了他的手指,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握住他的手掌,她的手很凉。傅靖州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,并没有转身,也没有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侧脸,抿了抿唇,问:“你会把丁婉弄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傅竞舟闻言,轻笑了一声,回过头,看了她一眼,“你还真是关心她。”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“她看起来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可怜别人?我倒是觉得你更应该可怜可怜你自己。”他每句话都带着刺,

    宋渺渺垂了眼帘,撇了撇嘴,其实想说的并不是这个,而是想跟他说一声谢谢,可话到了嘴边,竟然变成了这样。她其实不担心丁婉,刚才傅竞舟没有把她赶下车,就代表着他会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,但言而有信这一点,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挣,挣脱开了她的手,说:“你放心,既然我答应了,我自然会将她安排妥当,就当做是日行一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时之间,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默了半晌,傅竞舟凉凉的问:“你还有什么事?没事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他没有半分停留,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打开,宋渺渺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那个,一会你还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刚才你们飙车的时候,我受到了惊吓,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只微微侧了一下头,似乎往她这边看了一眼,就出了病房,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宋渺渺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,缓缓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竞舟走出医院就接到了方斯淼的电话,车子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,他打过来交代一声。

    “宋渺渺小姐的手机和包包需要我送过来吗?还是我明天拿到公司?”

    “你来一趟人民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竞舟并没有回到车边,只在附近的道路上来回渡步,并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,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,他又拿出手机给方斯淼打了个电话,报了个地址,“去孟婆婆馄饨买一碗小馄饨。”

    “不,买两碗。”

    方斯淼挂了电话,在前面的红绿灯处调转了车头,结果刚刚调转,老板的电话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买了。”

    方斯淼闻言,眼皮子跳了跳,心里不免腹诽了两句,他们家BOSS又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,这一次,他没有调转车头,而是一心一意的往孟婆婆馄饨摊去,果不其然,只过了十几分钟,傅竞舟的电话又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最后这小馄饨自然是买了。

    方斯淼的效率很快,约莫半个小时,就带着两碗馄饨到了医院,车子行至急症室大门口,远远就看到傅竞舟一个人站在旁边的花坛上。

    他将车子停在傅竞舟的身侧,然后推门下车,将宋渺渺的东西和打包的两碗小馄饨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傅竞舟接过,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他,说:“我车上有个女人叫做丁婉,你先帮我把她安顿下来,过两天我要带进傅家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方斯淼接过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你的车钥匙给我,你开我的车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顿了一下,这才应了一声,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傅竞舟。

    傅竞舟的车子就停在附近,方斯淼很快就找到了,丁婉一直看着急症室门口,所以自打傅竞舟从急症室出来开始,她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移开过。

    由此,方斯淼过来的时候,她便推开车门下来。

    方斯淼见着她,礼貌一笑,问:“你就是丁婉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问:“姐姐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到姐姐这个称呼,方斯淼顿了一下,然后笑了笑,说:“没事,傅先生会照顾的,你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低垂了眼帘,双手交握放在身前,整个人瘦瘦小小的,头发乱七八糟,身上的衣服也凌乱不堪,脏兮兮的,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了,而且她这一身这样单薄,这样在外面晃荡,应该很冷。

    方斯淼是个斯文书生,并且很有绅士风度,再加上眼前这个女人是傅竞舟吩咐说要好好安顿的,他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了她,说:“先穿上吧。傅先生交代我先帮你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冲着他鞠躬,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方斯淼立刻制止了她,“不用,你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丁婉往傅竞舟的方向看了一眼,这才转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傅竞舟在外面站了一会,又抽了两根烟,这才拿着东西进了医院。这个时间点,医院里安静极了,急症室病房的走廊上值夜班的医生比较多,时不时便会有护士查房,以防那些病人有突发情况。

    傅竞舟走到宋渺渺的病房门口,透过病房上的玻璃窗往里看了一眼,她背对着门躺着,安安静静的,一动不动,看着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,走到床边,她也没有半点动静。他探头看了一眼,她闭着眼睛,眉头微微的蹙着,看起来是睡着了。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,拉过椅子,坐了下来,视线落在宋渺渺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片刻,他不由哼笑了一声,真是有意思,他出去到回来前后也不过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之前,竟这么快就睡着了,并且还睡的这样熟。

    这时,宋渺渺翻了个身,缩成一团,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,是一种防御的状态,看样子,这些年,她的心里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最近似乎又瘦了一些,原本脸上就没什么肉,这会看着脸就更小了,眼底有一抹淡淡的乌青。

    傅竞舟手里把玩着火机,翘着二郎腿,视线落在她的脸上。半晌,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住,将火机随意的放在了床上,伸手,手指轻轻触上了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柔软非常,热热的。

    指腹来回摩挲,然后缓慢的往上移,沿着轮廓,和她秀气的五官,最后停留在她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收回手的时候,宋渺渺倏地睁开了眼睛,睫毛轻刷过他的指尖,微微有些痒。

    他没动,宋渺渺也没有避开,只睁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竞舟顿了顿,心里略有些慌,像是做坏事被抓包,可脸上依旧淡定,收回了手,说:“你装睡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